大明权后

阅读大咖

都市小说、异能小说,关注后免费阅读

大明权后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3

评分

超过96的同类书

万在读

85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1

她为他争得了天下,而他却在登基之日,圣旨落下,要了她的命,帝王心,不可测; 重生一世,她翻手云覆手雨,定要那人,付出代价……

第1章 严刑逼供

景泰元年,隆冬

天气阴冷,寒风呼啸,刀锋一般的刮在看守地牢的士兵的脸上,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伸手的衣衫拉紧,生怕那寒风刺入骨髓。

阴森森的地牢内,一声一声的皮鞭声震人心肺。

皮鞭一下一下落在身上的阵痛感,几乎要了苏雨陌的命。苏雨陌想睁开眼睛,眼皮却有千斤重,极尽全力,却也只能睁开一个小缝隙。

“就这样就晕了,拿水浇醒!”

一声阴鸷的近乎无情的声音穿过苏雨陌的耳膜,下一刻,一桶冷水就将她从头到脚浇了一边。刺骨的寒凉瞬间让苏雨陌清醒过来。

“继续……”

还是那阴沉的声音,苏雨陌寻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男人正端坐在不远处,身后还站着几个太监模样的人。

那人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鬓角飞扬,俊美异常,微微上扬的唇边带着无尽的讽刺,一双狭长的凤眸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她,无端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男人的长袍是金丝滚边的龙袍。虽然瞧不出是那个朝代的衣服,但的的确确是皇上的龙袍无误,那一对绣工精致的五爪金龙盘踞在前襟,看着着实大气。

穿越了?

不是吧?

苏雨陌忍不住蹙眉,心说自己不过就是出了一场车祸,人没死,却穿到了这个年代?

她记得自己是在公司的庆功会之后开车回家路上出的车祸,她看的清清楚楚,是对手公司的人下的手,她带着自己的团队抢了对手公司的生意,他们就找人开车撞死自己。

现在她没死,她的公司怎么办,她的策划案怎么办?公司下一任的总裁会是谁?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回去?

自己开的公司好不容易上市了,这才没几年自己就挂掉了,一代商场女精英就这样香消玉殒了?苏雨陌想想都觉得自己悲剧的很!

不等苏雨陌多想,皮鞭就重新落到了苏雨陌的身上,疼的苏雨陌恨不得一死了之。

瞧着她痛不欲生,对面的男人就轻笑出声。周围的士兵瞧着这个人笑了,打人的力道就越发的重了。

一声一声的呻吟从金陌的口中溢出,那男人却没有半点的怜惜之情,只是轻轻摆摆手,示意周围的人下去。

“说,奸夫是谁?”

那男人口气冷冽的开口问,苏雨陌勉强抬起头,只见那男人面色淡然,全然没有怒发冲冠的意思。

他的态度,似乎平淡了些。

他看见苏雨陌抬眸望着自己,冷然一笑,继续问道:“说,奸夫,是谁……”

奸夫?苏雨陌努力想了许久,也不曾想起来这里所谓的奸夫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想不起来,就本能的摇摇头,那人似乎也不惊讶,漫不经心的邪眼望着她。

“不说,也好,从小便知你们玉家的人牙关紧,如今看来,果真是名不虚传,柳罡,将她的衣服全部给朕拔下来,用刑……”

一句话,宣布了苏雨陌的结局,几个身着侍卫衣服的男人,整齐的走了过来。

苏雨陌错愕,完全不明白那所谓的玉家到底是谁家,自己又是谁,还有那奸夫,又是何许人也?

她无意识的挣扎,此时这才感觉到,自己是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了木头架子上,几个人大手一挥,她身上仅剩的几件衣服就全部脱落,露出了白皙的胴体。

有没有搞错?别人穿越好歹是个大家闺秀,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阶下囚?

苏雨陌怒火攻心,想骂人,张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努力的摇头表示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可惜却无人在意她的话。

想要挣脱控制,护着自己的身体,手脚却都动不了,苏雨陌几乎是咬碎了一口银牙,好死不死的穿越过来,睁开眼就遇见这种事儿,怎么能不郁闷?

众人不敢多看,纷纷扭脸,皇上冷哼了一声,所有人就都扭脸过来。

苏雨陌活了三十年,一辈子都要强的很,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耻辱的事情,她现在是恨不得将这些人的眼珠子都给挖下来。

“用刑,还要朕说第三遍吗?”

皇上一声令下,几个士兵就全部回神,刑具也变成铁烙,烧的火红的铁块碰到她的身上发出滋滋的声响,接下来就是刺骨的疼。

瞬间,刺鼻的肉腥味就弥漫了整个地牢。

苏雨陌的脸上全部都是冷汗,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嘴唇也被咬出了血,可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铁烙一次一次的落在她的身上,苏雨陌昏过去又被浇醒,几次三番,苏雨陌恨不得自己当真是死了才好。

第2章:你,逃不掉

第2章 你,逃不掉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都用了什么刑罚,等到苏雨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被人放了下来,地牢中只剩下了皇上一人。

他依旧威严却又优雅的坐在她的对面,漫不经心却又带着极尽的鄙视看着她。

她依旧是赤身裸体,身上连块遮羞布都没有,苏雨陌想要伸手护着自己的身体,可手上连一点力气都没有,动一下手指都累的满头大汗。

身上或许是伤口太多,她已经感觉不到疼了,整个身体好像都不是她的一样,完全不受控制。

“醒了?”

轻淡的两个自从他的薄唇中轻轻吐出,一瞬间,就能让苏雨陌恨不得自己还在昏迷。

苏雨陌闭上眼睛,一句话都不想与这个人说,他却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擒住她的下巴,冷笑着望着她,低声道:“怎么,这就受不了,那接下来的,你岂不是又要生不如死?”

他话音未落,就动手缓缓解开了自己的衣襟,苏雨陌错愕的睁大眼睛,心说这人不会这么变态吧!自己一身的伤口,动弹不得,这人还要强暴她?那跟奸尸有什么区别?

不等苏雨陌反应过来,那人就附身压到了她的身上,阴沉沉的笑了两声,抱起苏雨陌的身体就横冲直撞的进入了,没有丝毫的温存,没有前戏,只有被撕裂一般的痛苦,苏雨陌疼的咬牙。

“你,杀了我吧……”

苏雨陌此时真的是恨不得自己不曾穿越过,即便是死在了车祸现场,也好过此时此刻受到这般侮辱。

苏雨陌的声音极小,可他偏偏听得清清楚楚,阴沉的脸上终于挂上了笑容,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她,眼神之中的讽刺可是一点都不曾少。

“想死,哪有那么容易,真要你活着,活得屈辱。玉馨月,你不是心高气傲?你不是京城无双?朕要将你赏给你最讨厌的人,要你日日都受着折磨,要你生生世世,都只能看着你想要的皇后之位而终不能得。”

他的眼神太过绝情,话语像是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的剐在苏雨陌的心上,即便不知道这人为何如此,却还是觉得后怕。

“你……”

苏雨陌还想继续问,他却不给她机会,低头就覆上了她的唇,撕咬,吸允,近乎野兽的发泄一般的欢爱都让苏雨陌觉得恶心。

苏雨陌扭脸,想要吐出来,他却紧紧的扣住她的下巴,生生的将她所有呕吐的意思都压了下去,苏雨陌满眼含泪,他却笑的异常妖冶。

“玉馨月,你逃不掉的,从你说喜欢朕的那一刻开始,你就逃不掉了,这辈子,你就只能如此低贱的活在朕的控制中,永永远远不能翻身!”

说着,他的身下就狠狠的穿透了她的身体,苏雨陌吃痛的呻吟一声。

眼泪顺着眼眶落下,玉馨月,这个跟苏雨陌完全没有交集的女子,自己承受不住这男人的怒气死了,却拖这他来承受这个男人的怒气,何其不公?

“我情愿,从未,说过……”

苏雨陌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

皇上身子一顿,随后就是越发狠辣的侵袭。

他不要听她说自己后悔,不要这个女人死,不要!

苏雨陌几乎绝望了,索性闭上眼睛,任由这个人在自己身上驰骋,片刻之后就陷入黑暗中。

“馨月?”

皇上察觉身下的人不再有反应也随机停了下来,伸手将自己的裘皮披风裹在了她的身上。

“我还如何办你,才能堵住天下的悠悠众口?才能灭了对你的恨呢?”

皇上低眸凝视着地上的小人儿,那苍白的几近透明的脸色,无端让他心酸。

他身上的每一处伤口,都是拜自己所赐,如今看见却不会觉得快意。

做了一场给天下人看的戏,却骗不来自己。

所有的话语,终究只换来了一声苦笑。手指轻柔的抚摸过她的脸颊,最后又匆忙的收回手。

恨,只能去恨她,唯有如此,才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才是那旷世的傻子。

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醒了过来。

身上盖着一件看不出来颜色的棉被,棉被之下,已经换上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棉衣。

那皇上早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整个地牢寂静的就像死城一样,苏雨陌本能的打了一个寒战。

深吸了几口气,缓过劲儿之后,她才开始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最开始还想不起那个皇上是谁,如今倒是能想起来一些了。

那是景泰皇帝,今年十月登基,十二月与玉馨月大婚,她被册封为皇后,却又在结婚当晚就被打入了死牢,估计这个身体的本尊是受不住酷刑,死了,自己才勉强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之中。

第3章:玉家三小姐

第3章 玉家三小姐

玉馨月是左丞相玉诚志的三女儿,自小就与当时还是六皇子的景泰皇帝硫月沧定下了婚约,小小年纪就是情根深种,发誓非君不嫁,玉诚志对女儿也是自小骄纵,便以协助六王子登上皇位为筹码,换了她的皇后之位,只是没想到,你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大婚之时就将这个女人废了。

玉馨月也是可怜,满腔情谊却换了哪人恩断义绝,自己做了一日皇后。

景泰皇帝说的奸夫其实就是他自己,玉馨月在皇上登记之前就与皇上苟合了,还怀了孩子,如今为她惹下了杀身之祸。

苏雨陌还真是佩服那个景泰皇帝,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得……

果然能当上皇上的都不是寻常人?想想就觉得一身冷汗。

这一场只会在电视剧中出现的情节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中,她真的很难接受啊!

自己记忆中的所有画面都是玉馨月对皇上如何如何的好,可她总觉得还应该有点什么东西是没起来的,那应该很重要,可甩甩头,还是什么想不起,她顿时觉得有点心慌,总觉得自己忽略的这一点的问题,之后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

忽而,地牢中传来了脚步声,步伐很轻,在地牢之中却还是显得十分的突兀,苏雨陌勉强撑起身子,想要去看看到底是谁来了。

若是那皇上,自己还是直接撞死得了。

片刻之后,就见一个年岁不大的太监带着两个宫女匆匆而来,他的手上端着圣旨,身后的宫女端着一个小碗,另一个端着几尺白绫。

“圣旨到……”

太监尖锐的有些刺耳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空气,苏雨陌漫不经心的靠着冰冷的石壁,没有起身的意思。

那太监似乎也不大在意。撑开圣旨,照着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左丞相玉诚志,意图谋反,夺权弑君,其罪当诛,玉家一门,十四岁之下,男为奴,女为娼,世代不能入朝,十四岁之上,一律斩首。皇后玉馨月,淫乱后宫,意图不轨,其身不正,其性刁钻,即日起,夺去皇后头衔,赐予闲王琉月灏为是侍妾,永不为妃。钦此……”

闲王?

苏雨陌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人是京城出了名傻王爷,也是皇上唯一活着的亲人。

一听这封号就知道,绝对的不受宠啊!闲着的王爷!

那个皇上,这是要赶尽杀绝啊!自己什么身份?被皇上抛弃的,跟人私通的废后,这样的身份嫁给那个王爷,还不得被那王爷嫌弃死?

要不要这么狠啊?这个玉馨月是挖他家祖坟了还是怎么着了?让一个男人恨成这样?

那个闲王估计也得罪了这个狗屁皇帝了,不然怎么会把这个天下人看在眼里的绿帽子丢给他戴?呜呼哀哉,自己可怜,那个什么闲王估计更可怜。

“皇后,不,玉姑娘,皇上命杂家转告您,若是您接旨,就赐你一碗红花,也好让您干干净净的去西安王府,若是您不接旨,这七尺白绫,就是您的归路,黄泉路上,你们玉家人还不曾走远,你此时去了,还能追上。”

太监说的不卑不亢,苏雨陌看了看那白绫和红花,心中冷笑,却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她的目光在两样东西之间徘徊了许久,最后还是端起了那一碗红花,这一碗药喝下去,就什么都干净了,她与硫月沧的一切,都断的干干净净了。

自此之后,她就是玉馨月,就是这个被皇上废弃的一日皇后。

苏雨陌一饮而尽,半点都不曾犹豫,片刻之后就觉得肚子里面一阵抽疼,太监和宫女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痛的全身麻痹,苏雨陌倔强的靠在墙壁上,大口的喘息却不肯求救,太监原本还有些看戏的意思,如今也紧蹙眉头。

苏雨陌的身子靠着墙壁慢慢的下滑,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今时今日自己所承受的苦楚,只要她不死,就要在那个狗屁皇上身上讨回来。

此言,永志不忘。

“成婚之日是腊月二十六,您好生将养着身子,到时候,奴才会派人来接您。”

太监似乎是看不下去了,带着宫女快步离开了。

脚步声慢慢远去,等到确定人都走了之后,苏雨陌才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嘴巴里面嘤咛了一句,好疼。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撑过去的,疼的昏过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血泊之中,周围都是血腥味。

自己缓缓的站起来,转移了地方,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4章:敬候大驾

第4章 敬候大驾

西安王府

赐婚的圣旨已下,整个西安王府都炸开了锅。

典雅古朴的书房中,一身着绛紫色的长袍的男子临窗而立,了望着远处三五成群的下人窃窃私语,大抵说的都是赐婚这件事儿。

他的背后跪着四个黑衣男子,面面相觑,谁都拆摸不透这个男人此时此刻的心情。

窗边这人不是旁人,正是京城百姓中的废皇上,如今的闲王琉月灏。

“王爷,那厮要将那个女人赐给您做侍妾,这不是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给您带了绿帽子,他侮辱您侮辱的还不够吗?再说他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咱们还需小心防范才是。”

跪在地上的死士开口劝诫,说的气愤难当。

若是王爷当真要了那残花败柳,这辈子只怕都抬不起头了。那硫月沧抢了王爷的皇位也就罢了,现在还要再羞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琉月灏转身,那微微上扬的桃花眼之中略带笑意,俊美的让人只看一眼就觉得整个人都被吸引了。这么一看,哪里像是众人所说的傻王?

他伸手将人扶起来,自己走到了书桌前面,拖着下面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你们还当真是不了解硫月沧,丞相一家上上下下百十口人都杀了,唯独留下了这个罪魁祸首,难道真是想留下她来侮辱本王?硫月沧没那么幼稚。”

琉月灏轻抿了一口茶,看着对面几个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就轻声笑了起来,继续解释。

“硫月沧一辈子不受宠,性子却桀骜不驯,看不惯旁人的眼色,也学不来委曲求全。那玉馨月是唯一对得起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肯为了他舍身忘死的人,他若是不喜欢,早早的就将人推开了,何苦做这一场戏?”

琉月灏想想当年这个女人为了他做了多少事情,就觉得这辈子硫月沧即便是死,都值当了。

说起来,琉月灏对玉馨月也是又敬又恨。

这女人,为了硫月沧的皇位,赌上了自己的所有,杀太子,废先皇,毒太傅,所有坏事做尽,双手满是血腥,为了给硫月沧留一个清白的名号,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着,她办事滴水不漏,让他这个敌人都觉得的佩服,可如今这般下场,倒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如今杀了丞相一家,无非是因为玉馨月太过聪明,丞相势力日益增长,长此以往,必成心腹大患,所以要及早动手。可这个女人,他舍不得杀,他又不能轻饶,所以只能以这样的名义送出来,保全她一条命。你们无需太过介怀,本王就是傻子,不会在乎绿帽子,可天下人却都看得清楚,是皇上欺负本王,对本王是百利而无一害,本王何乐不为?”

这世上,最了解硫月沧的人恐怕就是琉月灏了,小心翼翼的在这个人的压迫下活了十来年,他的每一个心思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琉月灏对于此事,是出奇的冷静。

他自己也想看看,这号称京城无双,最厌恶自己的女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可是王爷,如果……”

死士还想拦着,琉月灏摆摆手,示意他们都下去,他心意已决。

众人退下,琉月灏才低笑出声。

旁人只当这是对他的羞辱,他却觉得,这是硫月沧把自己的软肋送到了他的面前,他如果不珍惜,那岂不是对不起硫月沧的一番‘好意’?

玉馨月,他琉月灏就在这西安王府,恭候大驾了!

玉馨月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坐在软轿中了,身上的衣服换成了一件狐裘披风,里面穿着金线滚边的淡粉色夹袄,手脚还被绑着,却已经比在地牢里面好了太多了。

苏雨陌,不,应当说是玉馨月,已经从地牢里面出来了。

轿子摇摇晃晃的走着,晃悠的她想吐。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轿子才停下,轿帘被打开,还是那天宣旨的小太监,命人解开了她的绳子,摆摆手,让人将她从小门送进了一个大院子内。

这里应当就是西安王府。

王府之中走出来两个年长一些的下人,对着那太监拱拱手,送了些银子,才将玉馨月带走了。

玉馨月本以为这些人势必是要对自己鄙夷一番,却不料一个个看起来都还算小心,两个下人一路俯首帖耳的跟在她的身边,路上但凡是有下人看见他们,势必都要给她行礼,毕恭毕敬的叫一声玉夫人。

玉馨月忍不住好奇,这地方的人是不是脑袋都被门夹了,自己这名声怕是在京城都传遍了,前几日玉家才满门抄斩,自己从皇后落到了一个王爷的侍寝,这些人怎么还能对自己这么谨慎?

若不是王府的规矩甚严,那就是这些人都是傻子。

第5章:独守空闺

第5章 独守空闺

两个人将玉馨月送到了偏殿内就退了出去。

她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仔仔细细打量了一圈这个偏殿的设计。

简单,大气,细致之处,却又让人觉得匠心独运。

前厅与卧房用了一道紫檀拱门隔开,门柱上雕刻着张牙舞爪的四爪金龙,这是王爷的象征。

前厅的桌子上,摆着几道看起来还算可口的点心,两个青白的酒壶,一对玉杯。

靠着墙壁的书桌上,摆着基本泛黄的书籍,香炉点着淡淡的熏香,味道清浅,闻着就能让人舒缓神经。

夕阳透过精雕细琢的窗户洒进来,落在清冷的石砖上,留下了几个斑驳的痕迹。

偌大的卧房,不见丝毫喜庆的东西,若不是那点点日光,玉馨月都要觉得这就是王府的冷宫了呢!

内室,便只有这一张雕龙画凤的大床,床上摆着尚好的丝绸被子,触手的感觉很好。

看了一圈,也就这个东西,是自己最渴望的。

翻身在床上滚了两下,脱了鞋子就打算好好的睡一觉,反正那个王爷是肯定不回来了,与其白等,还不如自己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呢!

可刚打算稍稍的舒坦一下筋骨,就听见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谁?”

玉馨月扶着墙往外走,眼神之中全是戒备,四下都是守卫,应当还算安全,可她当真是半点都不敢松懈,在地牢里面发生的事情着实是将她这个新时代的女性给吓怕了。

朱红色的大门嘎吱一声被推开,先是漏出来一个画着油彩的脸,那狰狞的样子还把玉馨月吓了一跳。

那人四下看了看,发现只有玉馨月自己在,就越发的大胆了,侧身挤到了偏殿内,朝着玉馨月就走了过来。

这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袍子,袍子上绣着各式各样鬼怪的图案,她看不懂。

那人到了玉馨月的面前,冲着他嘿嘿笑了一下。

“你就是那王爷要娶的妖女吧!是长得挺好看的,可就是命不好。”

那人自来熟,玉馨月看他也没恶意,就扶着墙又坐了回去,这么一来一回,她就满头大汗。

那人的眸子越发的深沉了,想来是玉馨月好不设防的样子让他有点意外。

“哎呀,身子骨还虚弱的很,怕是不能生养,以后肯定不会被王爷喜欢,你这辈子怕是就要老死在西安王府了,真可怜……”

那人眨巴这清澈的眸子满眼怜惜的看着玉馨月,玉馨月不想说话,只觉得这人就像是苍蝇一样,一直在自己的耳朵边嗡嗡的乱转,烦死人了。

“大门在你后面,你要是没事儿,直接往后转,开门出去,话多的要死,小心王爷回来砍了你的头。”

玉馨月蜷着身子靠在床头,心说这一次自己真够点背的,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之前看电视上都说什么七星连珠的话就能反穿回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一次就算大难不死,她也不乐意在皇城之中生活啊!一群人勾心斗角的,累的半死,而且没有电脑,没有手机,不能玩微信微博,不能发email,没有汽车火车飞机,出门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这日子就没发过!

虽说之前自己在公司也没好到那里去,可那个时候自己公司的头,都是下面一群人来巴结自己,什么时候轮到自己巴结别人了?

地位转换,她承受不住啊喂!

还不如直接一死了之呢!

“病的很厉害,我给叫大夫?”

那个画着大花脸的莫名其妙的男人居然还没走,看着玉馨月这个样子,似乎觉得心情还不错,说话半是冷嘲,半是热讽。

“你谁啊?谁要你多管闲事了?你就是把人叫来了,他也不敢看,且不说那傻王爷,就是皇上都不可能饶了他,你也离我远点,省的被我拖累,到时候你死了我了不管埋!”

玉馨月满肚子的坏脾气一溜烟的全部朝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就发过去了,那男人倒是好气度,也没跟她计较,拉着她的手就她号脉,玉馨月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也就随他的便了。

“气血两虚,心浮气躁,命不久矣!”

那人似乎还是懂一点医术的,玉馨月闻言却只是冷笑,反问道:“全京城大约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玉馨月被皇上废了,还作为羞辱王爷的棋子,被送到了这个西安王府,我活着未必就比死了好,你多管什么闲事儿?”

玉馨月此话一出,那男人也跟着点点头,玉馨月更郁闷啊!这个时候不是该好生安慰自己几句,说写鼓励的话语,支持自己活下去吗?

第6章:走错洞房的新娘

第6章 走错洞房的新娘

“滚滚滚,我死了才好呢?反正活着也是受罪!”

玉馨月自暴自弃,她现在是平头百姓,怎么能斗得过那个什么狗屁皇上,民不与官斗,更何况是个皇上?胜利遥遥无期啊!

那人看她这幅样子索性直接丢开了她,转而攻占檀木桌子上的雕花酒。

只见他打开酒壶的盖子闻了闻,深吸了一口气,赞了一句:“真是好酒。”

随后就仰着头喝酒,那姿势,那气魄,不知道的还当这是这家的主子呢!

“你少喝点,一会儿那个傻王爷就来了……”

“你还当那王府上的人是真傻,真的会让王爷与你同房?你到了这个西仓王府也还是皇上的人,他们啊不敢动!,你这洞房花烛,必然是独守空闺啊!”

那人倒是看得透彻,玉馨月越想越郁闷,站起来抢了他手上的酒壶就是一阵豪饮,那男人站在她身边啧啧称奇。

这雕花酒果然是尚好的东西,入口绵柔,不辣喉。

玉馨月也是在酒桌子上混出来的人,对这酒还是有些讲究的。

一壶下肚似乎还觉得不舒服,有将另外一壶也喝了,一饮而尽,连口渣都没给那男人留。

“好酒量……”

这话听着怎么都不像是一句好话,玉馨月挑眉看着他,最初还不觉得,一晃头就猛的就觉得头晕的厉害。

“哎呀!我忘了说这就上头啊!后劲儿可大了呢?是不是现在看我都有两个?”

那大花脸蹭蹭的就炮到了她的眼前,玉馨月被突然放大的大花脸吓了一跳,猛的往后退了不步,腿一下撞到了凳子上,身子往后倾斜,那大花脸伸手就将人抱在了怀中。

“哎呀,小心点,投怀送抱的,我有点不适应啊!”

这男人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眉眼微微上扬,眸子晶晶发亮,好一双惑人的桃花眼。

玉馨月双手捧着他的脸,又靠近了一点,笑了起来:“反正那皇上也他饶不了我,不如我们就做吧!我也算是给他戴绿帽子了!恩,也不好,那个狗屁皇上刚逼着我喝了红花呢?做了也不会爽,嘿嘿……对了,你不知道吧!我不是玉馨月哦,你猜猜我是谁……”

玉馨月明显是有些醉了,在加上看见了美男,酒不醉人人自醉,开始说胡话了,手脚并用挂在大花脸的身上。

大花脸闻言先是一愣,似乎未曾料到这女人居然敢这么说话,随后就笑了起来,那笑声清脆干净,着实让玉馨月心情大好。

“让我猜猜你是谁?你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是不是?恩,跟我们这边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是啊!可也不完全对,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离得很远,就知道车子被撞了,砰地一声,就到了这里,就看见了那个皇上,恶,好恶心,那皇上很恶心。”

大花脸看见玉馨月那嫌恶的表情立马笑了起来,那眼睛越发的亮了,他打横将人抱起来,玉馨月一时之间失去了平衡,赶忙伸手抱住眼前的人。

“你这是进错了洞房了,可我不介意要了你这个新娘!”

那大花脸低声说了一句,声音太轻,玉馨月没有听清楚,就瞪大了眼睛等着那人重复,那大花脸嘿嘿一笑,蹭了一下她的额头,将脸上的油彩蹭到了她的脸上才满意。

“睡吧!睡醒了就好了。”

他的声音很低沉,还真有让人安稳的能力,玉馨月模模糊糊的就睡着了,梦里有自己熟悉的电视,汽车,飞机,她还住在她环海的别墅中,还能听见海风吹动海浪的声音,一切都一如之前的那般美好……

那大花脸将人放在了床上,细心的而她退下衣衫,坐在床边观察了许久才笑了起来。

这女人,跟记忆中的不大一样呢!

连酒里放了东西都察觉不出来,这还真是出乎自己的预料呢!她这次出门是没带脑子吗?

“进来吧……”

他扭脸低声说了一句,门外就进来两个黑衣人,手中端着金盆,伺候他梳洗。

洗掉了脸上的油彩,露出了英气逼人的脸庞,那黑衣人才退下,留下了另外一人候着。

这大花脸就是玉馨月口中绝对不会来的闲王琉月灏。

“说吧!怎么回事?”

俊美的男人瞥了一眼床上的人,瞧见她梦里舒展眉心的样子,也笑了起来。

黑衣人愣了一下,默默的低下头。

“属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是听闻这玉馨月一夜之间就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在地牢中不吵不闹,皇上下旨打胎赐婚也不曾反抗,若是真是那个玉馨月,只怕就算是死,也断不会跟硫月沧轻易划清界限。”

黑衣人想起来之前玉馨月那风魔的样子也浑身一颤,满脸嫌弃。

第7章:故技重施

第7章 故技重施

玉馨月在京城可是大大的有名,十岁见到硫月沧就发誓非君不嫁,之后明里暗里的将所有接近硫月沧的人都杀了,但凡是女子,接近了他十步之内,隔天就死。

为了做皇后,不惜拿着整个家族作为赌注。

说刚烈,也着实是个刚烈的女子,爱的太痴,却又太聪明就注定了悲剧!

她什么都做了,可唯独就是容不下硫月沧不爱自己,若当真是她,只怕在狱中就是死也断不会喝那堕胎药。

“这么说来,还当真是出了变故了?”

琉月灏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黑衣人连忙开口道:“那倒也未必,之前玉馨月便为了硫月沧接近过大将军,用的也是这样的招数,如今怕又是故技重施,咱们还是防备些好!”

琉月灏摆摆手,黑衣人就不敢多言了。

“下去吧!我自有分寸。”

黑衣人拱手行礼之后就慌忙退下了,那人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许久,才低声笑了起来,最后褪下那一身奇奇怪怪的衣衫,躺在了玉馨月的身边。

手指轻轻的划过她的眉心,微微笑着。

玉馨月,我信你不是她,你可切莫辜负我……

清晨,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子撒了进来,落在床上,越发的温暖。

玉馨月被阳光刺痛了眼睛,模模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坑爹的穿越还不曾结束。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的时候还看见自己没穿上衣,嗯?

再看一眼,衣服还是没穿,裤子呢?也没穿!

一股冷风从门口刮了进来,玉馨月回眸,就见外面已经站了一群侍女,为首的是一个目光狰狞的老婆婆。

玉馨月立马盖上被子,也没空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收拾好了心情才侧眼看了他们一眼。

不就是比高贵冷艳吗?

她还能输了吗?

玉馨月的眼神太冷,让那老妇身后的侍女们都打了个寒战,她的唇角轻轻的扬起,挂上了讽刺的笑容,将毒妇的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

反正她记得自己以前也都是这么个形象的,现在还是很好用的!

“老奴绿珠给玉夫人请安,玉夫人万福!苏慕颜留下伺候夫人洗漱,其他人随我下去!”

这个叫绿珠的老奴才说是请安却不行礼,留下一个小姑娘就带着大队的娘子军走了。

玉馨月眨巴眨巴眼睛,心说这就完了?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的激烈啊!

望着那老奴才的背影冷笑,她倒也不至于生气,墙倒众人推正常的人,等到自己得势的时候这些人自然会巴巴的贴上来。

“奴婢,苏慕颜给玉夫人请,请安,夫人万安,奴婢伺候,伺候夫人起身!”

被留下的苏慕颜慌慌张张的跪下,端着的水盆都差点落在地上,摇晃了两下,勉强算是稳住了。

玉馨月没出言责备,也没让着小丫头起来,只是披着一件外衣就赤脚走到了地上,找到了衣柜,找出了一件还算素净的衣服,换上。

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着就累的半死。

那侍女跪在地上,看玉馨月动作不是很利索,就跪着跪着爬了过去,伺候玉馨月穿衣。

玉馨月这才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小丫头的脸,还算清秀。

“起来吧!跪着多累。”

玉馨月一开口那小丫头就立马缩手,跪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惶恐。

“是奴婢该死,是奴婢该死,请夫人饶命,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话说的玉馨月满头黑线啊!起初或许是有想给这个丫鬟一个下马威,可也不只要说想要他的命啊!自己到底是哪一点给了这个女人这个感觉?

“你跪着我看的脖子都酸了,起来吧!不是说要伺候洗漱吗?伺候啊!”

玉馨月之前也是个大家小姐,受人伺候的还算习惯。

苏慕颜虽说胆子小了点,不过也还算心灵手巧,梳头的功夫十分了得。

玉馨月看着镜子中完全陌生的脸,一时间还真有点接受不了,这张脸果真算是倾国倾城,只是怎么看都带着一股子的狐媚之气,只要稍稍蹙眉,就能让人觉得太妖冶了,眼睛之中的煞气也太明显了。

不像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倒像是征战沙场的女战士。

“这个女人,不,我是说,我之前的性格是不是很差劲?动不动就杀人?”

玉馨月轻声问了一句,身后的苏慕颜像是被吓了一跳,手上的梳子都掉到了地上,玉馨月看了她一眼,苏慕颜就慌忙跪在了地上,诚惶诚恐的几乎哭出来了。

好吧!现在不用苏慕颜回答,玉馨月就知道了自己之前肯定是有问题了。

玉馨月的事情她好多还是想不起来,唯一记得清楚的事情就是跟那个狗屁皇帝相关的,可那些东西偏偏是玉馨月就想忘的!

第8章:下马威
,大明权后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大明权后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阅读大咖

>>

一键复制公众号

大明权后

复制成功

关注"阅读大咖"后,回复小说名称大明权后,继续免费阅读下一章
微信添加小说公众号图示
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粘贴"阅读大咖"
大明权后

大家都在看

换一批

今日推荐

更多

精彩评论

  • 大明权后

    5****9965

    2小时前

    7

    大明权后

    7

  • 大明权后

    扑 ...街

    3小时前

    1

    大明权后

    1

  • 大明权后

    安生

    1小时前

    0

    大明权后

    0

  • 大明权后

    小飞

    2小时前

    0

    大明权后

    0

  • 大明权后

    小说客

    3小时前

    0

    大明权后

    0

大明权后
公众号复制成功
请在弹窗中选择"允许"或"打开"前往添加
关注步骤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粘贴搜索【阅读大咖
关注阅读大咖后,继续免费阅读!
取消
大明权后
阅读大咖
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等海量文学作文
大明权后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后继续阅读
大明权后
朕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