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闱惑:帝凰谋

阅读大咖

都市小说、异能小说,关注后免费阅读

宫闱惑:帝凰谋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2

评分

超过92的同类书

万在读

93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6

他复她容颜,给她新生,她用性命与他做交易。潜身宫闱,她遇到了惜她护她的男人。低贱为奴,她的手中竟掌握着这宫里众多人的生杀荣辱。看似江山锦绣,实则波涛暗涌,两副绝色容颜下的一颗玲珑心,将她卷至风口浪尖。既然此生注定不可平庸,那便身裹容华,凤临天下……

引诱(一)

“奴婢伺候王爷宽衣。”

我的双手移到男人的颈间,轻轻解开银丝云纹的衣领。

男人不动声色,只是任由我挨着他的身子,瞧也不瞧自己渐渐敞大的前襟。

我紧张的避开他的凝集在我脸上的目光,余光瞥了一眼旁边桌上空空如也的碗,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

他刚才明明已经当着我的面,将那一满碗汤羹一饮而尽,这个时候,我不该退缩才是。

我故意放慢了手上的动作,让自己在他身边停留得足够久。

今晚的妆容,是我对着镜子精心打扮的,浓淡相宜,就连脂粉的味道,也是我亲自调配的。

我才将男人脱下来的袍子挂在一旁,尚未完全回转过身,只觉得手倏地被人一把握住。

感觉着对方手上传来的力道,我小心翼翼的望了过去,只见男人上挑的凤眸,正含几分笑意的睨着我。

而下一刻,我便觉得手上一紧,整个身子便倒在男人身后的床上。

我才吸进去的气还没呼出来,他已经倾身附了上来。鼻尖几乎碰到一起,我只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动弹半分。

男人的动作极为连贯,只是我没想到,我颇费心思想要的东西,竟让我的心如此慌乱。

“王爷……”

我孱弱的唤了他一声,他不答,反而稍一俯身,薄唇便将我呵出的气纳入口中。

“唔--”

我被身上的男人抵在床头用力吻着,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到了最后只剩下急促的鼻息。

是那羹汤里的药,起了作用吗?

我的心,不禁一动!

过了今晚,我便要离开宣宁王府,一头扎进那深不见底的皇宫之中,用这副身子,去换取与他交易的筹码。

与其那样,不如将这清白的身子给了他,至少,我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爱慕的。

我正在胡思乱想,男人的唇突然离开了我。

胸口还在不断的起伏,男人的手已经附上我的衣领。

相比我刚才的动作,他显得熟练许多,只是三两下,我的衣裳便被他褪到肩膀,顺着手臂滑落到腕子。

突然感觉一阵凉意袭来,我不禁用手抚了一下暴露在外的肩臂,抬眸间,我看见男人的眼中,已经变了色彩。

那,是情 欲的颜色。

男人凝眸望着我,柔软的唇,再次附了上来。

细密的吻,沿着脖子落到肩膀,然后再到胸口。

我敏感的抖了一抖,他一手将我揽紧,一手扶住我的手臂。

虽是我下了药给他,也隐约知道男女间的这些东西,可是到了自己身上,我竟是这般羞涩。

之前想过的那些诱惑他的行为,此时早已被我忘得一干二净,从他吻上我开始,我便一直紧紧的闭着眼睛。

第2章:引诱(二)

引诱(二)

然而,男人的唇,突然毫无预兆的离开我的肌肤,我只觉得,被他握着的手臂,被他扯了过去。

没有了吻吮声和喘息声,房中突然静了下来。

他,怎么了?

我尽量压下自己尚未平复的喘息,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

男人的视线,正落在我手臂上的那一点朱红之上。

“你把本王教会你的东西,用在本王身上?”

他的声音魅惑,一语戳破了我的那一点小计谋。

“王爷?”

我佯装不知情的低声回问,本就低微的声音,此刻更显无力。

“你在青楼里,连勾引男人的这点本事,都没学会么?像你这样,如何完成答应本王的事,又有什么资格来让本王帮你呢?”

男人的语气轻佻,我的心,却越来越沉重。

“不过,你的这副身子,倒是可以弥补你的生涩。”

他用指腹轻轻的拂过那一点朱红。

“只是再美味的佳肴,本王却不能第一个品尝。”

听着他的话,我的心中顿时划过一丝失落。

而男人,却刷的冷下脸孔。

“记得你该做的!”

揽着我的手瞬间抽走,男人倏然起身,长臂扯过挂在一旁的外衣披在身上,便推门而出。

我的身子,因为没了支撑,不由向后撤了一下。

“本王还有事,你喜欢,就睡在这吧。”

男人的背影消失之前,只留下这样冰冷的一句话。

我听着房门被“嘭”的一声紧紧关起,再次闭上了眼睛。

是他,救了我的命,复了我的容颜,让我有了栖身之所,所以,我自是愿意拼尽全力去帮他,虽然我知道,他对我好,不过是利用,而我对他,又何尝不是呢?

可我没有想到,让我动心的,也是他。

这样的关系,不禁让我陷入痛苦,从我知道他要送我进宫的那一刻起,每次看着他,我的心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纠结。

然而心再疼,我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比起我的国家遭受的灾难,我的这一点痛,又算的了什么?

只是,一旦入宫,我便再没了与他相守的资格。

殷廷奕。

我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他的名字。

从明日起,这个名字,将永远被我搁在心底。

第3章:惑乱宫闱(一)

惑乱宫闱(一)

“凤姒。”

“是,奴婢在。”

听到管事太监在叫我的名字,我连忙应声。

“景元宫。”

没想到,我竟被安排到太子宫中。我想,这和殷廷奕的安排不无关系。

“我叫安露。”

与我同去景元宫伺候的,还有一名宫女。

听她向我介绍起自己,我不免打量起她。

眼前的女子与我年纪相仿,虽然算不上十分漂亮,却也生得甜美。

自从那场变故,我便寡言少语,愿意去与之讲话的,也唯有殷廷奕一人。

如今进了宫,我自当不能再似从前一般,于是便对她道:“我叫--”

“你叫凤姒!”

我还未说完,她便将我打断,清晰的道出我的名字,说罢,还朝我甜甜一笑。

“刚才周公公念你名字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了,你的名字真好听。”

听着她恭维的话,我只是淡淡笑了笑,而她见我笑了,不由惊喜。

“这半日来,我都不曾见你笑过,原来笑起来竟这般好看!若是换下这身宫服,别人还以为你是哪个宫里的主子!”

“姐姐莫要乱讲!”

我急忙将她止住,扫了一眼四周。

“知道的,是姐姐抬爱我,若被哪个好事的听了去,我是定要受罚的。”

“知道了。”

安露听了我的话,自知语失,忙缩了下肩膀,接着又朝我笑了下。

“我今年十七,你呢?”

“十六。”

“果然,我是姐姐!”

当她听说比我年长的时候,似是很高兴的模样。

“以后咱们可要相互照应。”

“嗯。”

“对了,我以前是尚服局的,你呢?”

“我--”

我尚未回答,便听一阵脚步声传来。

一个身姿袅袅的女子,正朝这边走来。

“是太子妃来了。”

我还未看清她的容貌,便被安露拉着,俯身下去行礼。

“奴婢叩见太子妃,太子妃金安。”

莹白色的裙摆,缓缓停在我们眼前。

“起来吧。”

“是,谢太子妃。”

“你们两个,是新来的?”

“回太子妃的话,奴婢安露、凤姒是内侍局吩咐过来伺候二位主子的。”

我跟在安露身边,一直听着她在回话。

“抬起头来。”

女子的声音听上去一直很和善,我便听话的抬起头。

对面的女子笑得温婉,一对娥眉让整个人显得柔情似水。

这就是当朝太子妃,沈湘盈。她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漠的美,一颦一笑,都是与世无争的样子。

只是听说,她的出身并不高,父亲只是三品参将,还是在她嫁给殷梓卓之后,才被调回京都。

沈湘盈的目光依次从安露和我脸上扫过,依旧淡淡笑着。

“花颜。”

第4章:惑乱宫闱(二)

惑乱宫闱(二)

她一弯唇角,轻轻说出两个字,便带着身边的侍婢,从我们面前走过。

“奴婢谢太子妃!”

见安露朝沈湘盈的背影谢着恩,我才明白过来的与安露一同福身。

“因为你,我也一起被夸赞了!”

待沈湘盈走远,安露转过来笑着对我道,不但不介意,反而还高兴的很。

“安露姐姐本就是个标致的人呢,哪里是因为我。”

安露听着我的话,笑得更开,拉了我的手,“走啦,待会儿太子就回来了,咱们进去伺候。”

太子大婚之后是有了府邸的,而近些日子皇帝病情加重,太子便又重新住回到宫中,伺候在侧以尽孝道。

满朝文武与汴京城的百姓闻知此事,纷纷对太子此举赞不绝口。

“父皇的身子这几日一直是这样吗?”

我和安露将饭菜上齐,便候在一旁,听着殷梓卓向沈湘盈问起。

“是。”

男人眉头微蹙的摇了摇头,正要去夹菜,却又停住了手。

“你在外的这些日子,父皇曾咳过一次血。”

殷梓卓此时干脆将碗筷放下来,眉头也跟着紧锁起来。

沈湘盈见此,也放下碗筷,“这次可有寻到什么良药?”

“只有些补身益气的药,刚才回宫时,我已给父皇送去。”

“嗯。”

沈湘盈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了什么,稍显紧张的望向身边的男人,“贵妃娘娘那里,你有没有去?”

“我回宫时,已经很晚,只在父皇那里待了片刻便回来了,哪里有功夫去向贵妃娘娘请安。”

殷梓卓说着,不由捻了捻眉心,皇上的事着实令他操心不少。

看着男人略显疲态的样子,沈湘盈露出些许疼惜,却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担心。

“这样,怕是不大好吧?”

她试探的问着殷梓卓,对方却露出安慰的笑容,“我明个一早再去,没事,放心吧。”

男人说着,拾起筷子夹了些菜到妻子碗里。

“吃饭吧,不要放冷了。”

说着,他对她笑笑,自己先吃了起来。

沈湘盈见夫君安慰起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重新拿起筷子,脸上才浮现出的笑容却无法掩饰眉间的那一丝担忧。

我听着他们的话,不免吃惊。

堂堂太子,要去向一个妃子请安,这是从未有过事。

可是从沈湘盈的表情看来,她不止担心,更有几分惧怕。

身在王府时,我便听人说起过罗贵妃。这个罗贵妃不过是宫婢出身,今日竟可以做到四妃之首。听说她私下里是极有手段的,不仅权倾后宫,人脉更是蔓延至朝廷。

大概是因为她的出身,以至于在皇后亡故五年后,皇上依旧没有立她为后。

不过,这都不是我最担心的。

当我看到殷梓卓在瞧着沈湘盈时那含情的眸子,我便觉得心中沉沉的,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难。

我清楚的记得,殷廷奕送我进宫的目的。

惑乱宫闱。

我不知道,凭我一个卑微的宫婢如何能够做到,而他对我却是极为信任的。

第5章:“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

皇上的身子每况愈下,说不定哪一天,这江山的主人便成了殷梓卓,而我想要介入到他们之间,绝非易事。

我望着铜镜中的自己,手轻轻抚上这张脸。

这个陌生的面孔,已经陪了我四年,唯一没有变的,只是我的这双眼睛。

镜中的这张脸,美得妖娆,美得惊心,可是自殷梓卓回到景元宫,连正眼都不曾瞧过我一眼。

“你还没睡呢?”

身后传来安露迷离的声音,她见灯还亮着,揉了揉眼睛,懒懒的朝我问着。

“都什么时辰了,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嗯,我这就去睡。”

我回头瞧了她一眼,然后吹熄了灯。

“三哥。”

我正挽着袖子在房间里擦拭着搁架,忽听一道好听的男子声音自外面传来。

“七弟来了。”

听见动静,我忙悄悄望了过去。

被殷梓卓唤作七弟的男人从外面进来,见到坐在里面的殷梓卓,露出微微笑意。

乍看上去,男人的眉眼生的极是好看,相比殷梓卓的温润,他的举手投足间,散发着雍容之气。

这就是襄国七皇子,殷梓珺。

屋子里没有别的侍女,我洗净了手,忙去沏茶。

“七弟喜欢喝凤凰水仙。”

“是。”

听见殷梓卓吩咐着,我忙回身应了一声,去架子上找到他所说的茶。

我恭敬的将泡好的茶端到他们跟前,当我先将茶放在殷梓卓面前时,才要转身,只听他问道:“你,叫什么?”

我已来了景元宫两日,他尚不知我的名字。

“回殿下,奴婢凤姒。”

他“哦”了一声,朝我点点头,脸上依旧是对每一个人都有的淡淡微笑。

我垂着头,来到殷梓珺跟前,将茶递给他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悄悄抬眸瞧了他一眼。

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也在望着我,视线相交的那一刻,我连忙略带慌乱的低下头去。

将茶放下,我便退了出去。

站在门外,想起刚才殷梓珺看我时的眼神,我不由吸了口气。

只是一瞬间,我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审视与怀疑。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顿时划过一丝紧张。

他们在屋里说着什么,我听不大清楚,我只是提着木桶,舀着水浇着院子里的花。

“凤姒。”

当我搁下木桶,直了直腰的时候,忽听有人唤我。

侧身望去,原是沈湘盈的贴身丫头惜白,正抱了一叠衣裳朝我而来。

“白姐姐?”

“我正在帮太子妃煎药,这些你帮我送去浣衣局吧。”

“好。”

惜白与她的主子一样,待人和气,像她这样算是半个主子的宫婢,还有这样好的脾气,在这宫里并不多见。

“我这就去。”

我接过她手里的一捧衣裳,只见她对我略带谢意的笑笑,转头回去。

才出了景元宫没多远,我便瞧着一顶轿辇朝这边而来,那轿子一眼看去便知华丽,后面随行的更是跟了二十余人。

于是远远的,我便低下头退开到一旁,只等那边轿辇过去,再行前往。

第6章:“不嫌自己碍眼么?”

“不嫌自己碍眼么?”

我猜,那轿子里坐的,定是哪个得宠的妃子。

眼看着那轿辇就要过去,突然一阵大风,拂起轿辇的窗帘,我隐约看见,里面是个衣着华美的女子。

也是这阵风,将我手里捧的最上面的那件蚕丝纱衣瞬间刮了出去。

“诶--”

我忙伸手去抓,无奈那衣衫轻薄,跟着疾风在半空打了几个转,便落在地上。

才要抬脚去捡,可一瞧那纱衣落下的位置,我不由紧张的愣在原地。

为首的侍女手一抬一挥,那华丽的轿辇就停在我的面前,她低头朝那纱衣扫了一眼,微仰起头。

“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挡贵妃娘娘的路?”

周围并无他人,很明显,她这话是冲我来的。

也是此时,我才知道,这轿辇里面坐的,竟是罗贵妃。

“奴婢叩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金安!”

我稳了稳神,连忙跑过去,不敢理那衣裳,跪在前面朝轿辇行了礼,又朝质问我的侍女欠了身,才接着道:“是奴婢不小心弄掉了衣裳,并非有意挡娘娘的路!奴婢这就将衣裳拾了。”

对方不等我动,立刻质问道:“贵妃娘娘面前,竟然如此粗手粗脚,如今惊了娘娘的驾,不罚你怎成!”

“娘娘明鉴,是刚才的那阵风吹落了衣裳,绝非是奴婢故意的,奴婢也没有这个胆子啊!”

我连连哀求,可面前的这女子根本不予理会。

“大胆,娘娘面前,岂容你狡辩,来人--”

“儿臣参见母妃,母妃金安。”

正当队伍里的两名太监得了命令走上前来时,我的身边忽然响起一个柔和的声音。

侧头望去,离我不远处,正是刚才在景元宫里见到的殷梓珺。

那侍女见了殷梓珺,急忙行礼。

“外头怎么了,这么吵。”

直到这个时候,轿辇里面才有了动静。

只听声音,便知里面坐的女子极具威严,语气不紧不慢,略带一丝不悦。

“是三哥宫里新来的丫头,被母妃的威仪惊着了,儿臣这就打发她走。”

不等那侍女回话,殷梓珺率先朝罗贵妃说起,然后转向我。

“不嫌自己碍眼么,还不下去。”

“是。”

见轿辇里面未再出声,我连忙将那纱衣拾起,与别的衣裳一起抱在怀里,一溜烟的离开了。

好险!

我走得焦急,却舒了口气。若不是碰巧遇见殷梓珺,我当真不知,罗贵妃会对我如何处置。

虽然刚才殷梓珺的语气并不和善,倒也替我解了围。

然而据我所知,罗贵妃并非殷梓珺的生母,他的生母亡故得早,皇上便将他交由罗贵妃抚养。而罗贵妃的子嗣,只有六皇子一人。

回到景元宫,天色已经晚了。

沈湘盈这两日身子不大好,早早的就睡下了,我便一个人漫步在景元宫空旷的园子里。

景元宫的宫人并不多,到了晚上,更是安静许多。

一株矮树下,我停下脚步。

望着天上的明月,此时此刻,我不禁想起了殷廷奕。

忘记一个人,当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默默的站着,不由轻叹一声。

“是谁在那边?”

第7章:同病相怜

同病相怜

听见声音,我才发现,旁边不远处的槐树下,殷梓卓正朝这边看过来。

“是奴婢扰了殿下,奴婢这就回去。”

我几步从树丛中走出,朝殷梓卓行了礼,心中只愿他不要为难于我就好。

“起来吧。”

他淡淡瞧着我,脸上尚有不曾褪去的一丝忧容。

“你叫凤姒?”

“回殿下,是奴婢。”

“你泡茶的手法,好得很。”

“是殿下谬赞了。”

“有心事?”

他比我想象的还要平易近人,见他并未追究,我便扯了个谎道:“只是惦念家人。”

“如此说来,咱们也算同病相怜了。”

男人说罢,继续望着某处。

同病相怜?

我不由疑惑的看着他。

他的亲人就在这宫里,有何惦念?

他似是感觉出我的不解,无奈的摇摇头,“父皇久病不愈,盈儿又染了寒疾,我却只能眼看着他们受病痛折磨。”

男人说罢,无声的呵了口气。

“染病还可痊愈,不像奴婢,倒是宁愿守着病榻上的双亲,也不愿如现在,只能望月兴叹。”

“你刚不是在惦念家人么?”

“是,是收养奴婢的人。”

他这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知恩图报,应该的。”

说罢,他终于又附上和煦的笑容,“你说的是,珍惜眼前人总好过兀自叹息。时候不早了,回去吧。”

珍惜眼前人。

望着男人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我的心中念着他留下的这句话。

如今,还有我该去珍惜的人吗?

--

“惜白呢?”

殷梓卓一边将亲自熬好的药倒入暖盅,一边问着。

“我叫她给贤妃娘娘送些父亲带回的果品,还要过一会儿才回来,这药让凤姒送去吧。”

男人望着我,略思片刻,然后道:“将这些药趁热给父皇送去,路上莫要耽搁。”

“是,奴婢明白。”

殷梓卓将暖盅交给我,便进去陪沈湘盈去了。

隔着纱帐,我看了一眼内室里,殷梓卓轻轻将沈湘盈从床上扶起来,便提了炖盅出了门。

“什么人?”

颐和宫外,我便被人拦住。

“奴婢奉太子殿下之命送药给皇上。”

那太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才准我进去。

“祝公公,这是太子殿下命奴婢送来给皇上的药。”

前面的纱帐是放下来的,我悄悄的扫过一眼,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祝海瞧了一眼我端上前的暖盅,“嗯”了一声,慢条斯理的问道:“路上可曾遇到什么人吗?”

“不曾遇到。”

“嗯。”

祝海这才点了点头,朝旁边的桌子处使了个眼色,“皇上正睡着呢,先搁着吧。”

“是。”

皇上的寝殿内,满是浓浓的药味儿,想必是病了多日,且病的不轻。

才走出颐和宫,便差点和一人撞上。

迎面而来的男人正把玩的着手里的什么东西,见了我,颇显不悦的将手里的东西塞进袖中。

我垂着头,一眼瞥见对方腰间的青玉坠子,连忙行礼,“奴婢叩见六皇子,六皇子金安。”

第8章:“我看上你了!”
,宫闱惑:帝凰谋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宫闱惑:帝凰谋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阅读大咖

>>

一键复制公众号

宫闱惑:帝凰谋

复制成功

关注"阅读大咖"后,回复小说名称宫闱惑:帝凰谋,继续免费阅读下一章
微信添加小说公众号图示
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粘贴"阅读大咖"
宫闱惑:帝凰谋

大家都在看

换一批

今日推荐

更多

精彩评论

  • 宫闱惑:帝凰谋

    雨中飞鱼

    3小时前

    0

    宫闱惑:帝凰谋

    0

  • 宫闱惑:帝凰谋

    5****9965

    3小时前

    7

    宫闱惑:帝凰谋

    7

  • 宫闱惑:帝凰谋

    安生

    4小时前

    0

    宫闱惑:帝凰谋

    0

  • 宫闱惑:帝凰谋

    小飞

    4小时前

    0

    宫闱惑:帝凰谋

    0

  • 宫闱惑:帝凰谋

    3小时前

    0

    宫闱惑:帝凰谋

    0

宫闱惑:帝凰谋
公众号复制成功
请在弹窗中选择"允许"或"打开"前往添加
关注步骤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粘贴搜索【阅读大咖
关注阅读大咖后,继续免费阅读!
取消
宫闱惑:帝凰谋
阅读大咖
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等海量文学作文
宫闱惑:帝凰谋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后继续阅读
宫闱惑:帝凰谋
朕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