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倾世韶华

阅读大咖

都市小说、异能小说,关注后免费阅读

许你倾世韶华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1

评分

超过98的同类书

万在读

89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2

“你没资格吃醋。”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的伤心却只换来讥讽。她从未以顾太太自诩,却也不想被他当成玩物。逃?她想走,却牵绊重重。“在我还没玩够前,都不会放你离开。”将一沓钱扔在床上,顾煦只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他以为,这是她最想要的。却不知,是爱,让她选择留下。

第1章 想要了?

夜晚。

“不要!”苏染染下意识地向床头退去。

站在床尾的男人,两年来,一直是她的噩梦。

可是,根本由不得她反抗,顾煦抓着她的脚踝。不屑开口,直接暴虐地撕扯去她所有的衣物,握住她纤细的手腕,用领带绑在床头。

他重重地啃咬,大手肆意揉捏,撩拨起一阵又一阵的火势。

“痛……嗯……”身体里不受控地传来空虚感,苏染染下意识地咬住唇。

“想要了?”顾煦挑眉,眼中尽是讥讽。他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让苏染染感到屈辱。

在外人眼里,他们的确是夫妻。可是,只有苏染染自己清楚。每次,顾煦都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她,却从未真正要过她。

“你不把我服侍高兴了,明天,我就能让你们家破产。”将她的头朝自己身下按去,顾煦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本来,他娶这个女人,就是用来报复折磨的。

毕竟,就算是那样做,他也不过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这个暴虐的男人,折磨了她一夜。直到她双眼无神地躺在地板上,全身都是斑斑点点的痕迹。他不耐烦地顺手拿着她的衣服擦拭了一下。临走前,苏染染听见他说:“这不正是你的目的么?费尽心机,也只是想爬上我的床而已。”

她的目的?苏染染在心中苦笑。在顾煦眼里,自己一直都是那么不堪。

永远也比不上他心底的白月光,更别提让他相信自己了。

若说她最大的错,大概就是,五年前爱上了这个男人。

躺了一会儿,苏染染强撑着浑身的疲惫酸痛,起身去浴室冲洗。继而下楼来到客厅。

由于两腿发软,下楼时,苏染染差点一脚踩空。家中佣人好心想上前扶她一把,却被顾老夫人一记眼刀吓得站在了原地。

“磨磨蹭蹭的。这都几点了,才起来。”顾老夫人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说:“整天当孕妇似的养着,结果到现在一个孩子都怀不上。”

孩子?苏染染苦笑,顾煦和自己,从未有过真正的夫妻之实。哪里来的孩子?

“夫人,您别和她一般见识。本来也没把她算成顾家儿媳,当心气坏了身子。”早早就来顾家问好的白薇雅,在一旁“善解人意”地说。

苏染染置若罔闻,独自朝厨间走去。没有佣人敢替她准备餐具,盛饭,甚至很多时候,顾老夫人都不允许她上桌。

盛了一碗粥,苏染染刚想端出去,就被紧随而来的白薇雅给拦住了。

“真是可怜呐。”白薇雅斜眼看向苏染染,抱着双臂,一副故作同情又看好戏的模样:“顾太太。如果曼晴泉下有知,看见你现在的处境,想必也是出了口恶气吧。”

“顾煦连个孩子都不想让你怀,估计你现在也慌得很吧。要是哪天,他玩你玩腻了,一脚把你踢出顾家大门,你可是连个靠山都没有呢。到时候,一个沦落街头的破鞋,啧啧。”

第2章:这就是真相

第2章 这就是真相

“陆曼晴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苏染染瞥了白薇雅一眼,想从她身旁绕开。尽管白薇雅素日对她冷嘲热讽的就不少,然而,“顾太太”这个称呼,还是狠狠地刺了一下苏染染的心。

“她究竟是怎么死的,你最清楚不过了。”忍住眼泪,苏染染看向白薇雅。冷冷的目光像是能看到人的心底一般,白薇雅不由自主地有些心虚。

然而很快,她就神色恢复如常。

真相究竟如何,并不重要。顾家人相信的那个,就是真相。

为了让苏染染认清到这一点,下一秒,白薇雅狠狠地撞了一下苏染染。没有反应过来的苏染染,手一抖,碗里的粥尽数泼了出来,洒在白薇雅的裙子上。碗也摔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这是干什么!”不待苏染染开口,白薇雅率先尖叫起来。

顾老夫人听见厨房里的动静,便起身过来看看。一见满地的狼藉,立刻阴沉着脸看向苏染染。

“伯母——”白薇雅眼中迅速蓄着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无辜样。

“刚刚,苏染染生气我和您说,本来也没把她算成顾家儿媳这些话。就,就想要拿粥泼我。”说着,白薇雅还拭了一下泪。

“苏染染!”顾老夫人拉长了脸,质问道:“是不是?”

“不是,我……”尽管知道,辩解也是徒劳无功。然而,苏染染正试图开口,便被顾老夫人给打断了:“我看这个家,是越来越容不下你了!”

“薇雅,她怎么对你的,你怎么还回去。”

面上哭丧着脸的白薇雅,听到这句话,有顾老夫人撑腰,眼底自是划过一丝得意。她拿起一碗粥,毫不留情地,尽数泼到了苏染染的脸上。

“贱人,以后闭上你的嘴。”

粥水顺着头发滴滴答答地淌下。苏染染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是有多狼狈。

“怎么回事?”恰巧,顾煦从公司回来。苏染染刚和他对视一眼,就迅速别过脸去。

尽管在这个男人面前,早就尊严尽失,被他肆意践踏。可是,现在,苏染染本能地还是不希望顾煦看见这样的自己。

皱了皱眉,顾煦眼中还带着厌恶。可是,当看到低着头,这般无助的苏染染时,他终究动了点恻隐之心。刚想给苏染染递一张纸巾,白薇雅就冲到了他的面前。

“阿煦,你知道么?”白薇雅哭得梨花带雨,有着不当演员都太过可惜的演技:“她刚刚骂我,说我勾引你,还有很多难听的话。她当初,肯定也是这样对曼晴的。所以,曼晴才会,才会……”

提到“陆曼晴”这个名字,果然,顾煦的脸色迅速变了。看苏染染时眼中仅有的那份温度也降到了冰点。

“本性难改。”顾煦只是沉声这样评价了苏染染一句,收回准备递纸巾的手,留给她一个背影。

“看到了么?这就是真相。”待众人都离开后,白薇雅走到苏染染身旁,压低声音警告了她一句,转而离开。

第3章:我的忍耐有限度

第3章 我的忍耐有限度

“太太,”家中最好心的保姆张嫂,趁顾老夫人不注意,悄悄走来,劝说道:“您先去换身衣服吧,厨房我来打扫。”

苏染染感激地看了眼张嫂,嘴唇嗫嚅片刻,终究还是不想拖累她:“没关系。这里,我换了衣服就来打扫。”

看着苏染染的背影,张嫂站在原地,叹了口气。尽管,夫人和少爷,明摆着都不喜欢她。可是,这两年间,苏染染在顾家的言行举止,张嫂都看在眼中。并没有什么不妥,更不觉得她有传言说的那般不堪。

名义上是顾太太,可是,苏染染此刻正和佣人一样拖着地。她蹲下身收拾碗的碎片时,颤抖的手一不小心被碎片割出一道口子,立刻涌出大股的鲜血。

钻心的痛从指间丝丝蔓延到心底,染红了瓷片。

大颗大颗的眼泪滴落,苏染染倔强地咬着唇。她刚忍痛将厨房刚收拾好,就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

“喂,爸,什么事?”看见来电显示,苏染染就清楚,反正肯定没什么好事。父亲,从来只会在用得着她的时候,才给她打电话。剩下的时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只当她不存在。她有没有受委屈,她过得好不好,从不会有娘家人关心。

“染染,你替爸和顾总说清楚。今天,今天那个想盗文件的人,真的不是爸指使的啊。真的不是!”父亲的声音显得很慌乱,像是出了大事。

“盗文件?”

“顾总还没和你说么?”苏父刚想和女儿说清事情始末,便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喊苏染染:“过来。”

“是顾总叫你么?快去,快去。”苏父催促道。

挂断电话前,苏染染还听见自己的父亲不忘叮嘱了一句:“不论顾总和你说什么,你都要坚持,这件事爸不知道。”

一头雾水的苏染染,只知道家里人大概又给她闯祸了。硬着头皮,跟在顾煦身后回到房间。一进屋,顾煦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苏炳国又来托你求情了?”

“他未免,也太高估,你在我眼里的地位了。”顾煦一步步逼近,像是嘲笑苏炳国般,冷冷地勾了勾唇:“自不量力。”

“是为什么事?”苏染染扭过头,不去看顾煦。

“今天,公司里当场抓到一名想要偷窃商业机密的员工。那个员工说,他是苏炳国安插在我公司的眼线。”顾煦反问苏染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苏染染不语。她知道,顾煦是在等她低下头替父亲求情。

尽管父亲一再强调,他是冤枉的。可是,自己父亲的人品,苏染染再清楚不过了。顾煦是不会冤枉自己父亲的。

有时候,苏染染很想告诉顾煦,他若是真的打算处置苏家的公司,准备撤资,悉听尊便吧。父亲的行事作风,也让苏染染心寒了。

可是,刚想开口,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自己的弟弟。他还在上高中,母亲又一直身体不好,常年躺在床榻。所以她这个做姐姐的,必须担起责任,给他一个安稳的环境。

犹豫许久,苏染染还是不得不开口了:“顾煦,我替我爸说声对不起,你能不能……”

“单是对不起就足够了?”顾煦挑眉。她越窘迫,他越像是在看好戏。

“苏染染,我对你们家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第4章:不过是个筹码

第4章 不过是个筹码

警告的语气,夹杂着浓烈的危险气息,令苏染染心惊:“你别忘了,苏炳国趁人之危做的那些好事。”

当初,顾煦的父亲病危,叔父想要夺权。顾家公司里外乱成一团。苏炳国就在这时,不择手段地打压顾氏生意,企图击垮顾家。

“我……”站在原地不动,其实苏染染知道他想要自己怎么做。

可是,她一直很排斥。

“看来诚意不够。”顾煦一脸失望地起身,就想离开。

“等等!”知道这个男人一旦离开房间,就不会再给自己第二次机会。苏染染追上前,小心翼翼地,像是鼓足了勇气般。最终还是伸手拉开顾煦西装裤的拉链,将头凑上去。

男性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和这个男人一样凛冽清冷。苏染染闭上眼,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想。她开始艰难地吞咽。

本就远超常人的尺寸,此刻正直直地抵着苏染染的喉咙。她偏开头,连咳了几声。

“继续。”一把抓住苏染染的头发,眼眸中都是冰冷的寒光。顾煦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把你的眼睛睁开。”

他要她亲眼看着这一切,面对这一切。

其实她的技术不算好,牙齿几次磕到自己那里。可是,只要看见这个女人半蹲着,对自己的臣服,顾煦就很满意。

是报复么?顾煦在心中想。也许吧,可能是因为,她始终倔强地对待陆曼晴的事,连一句抱歉都不肯说。亦或是她即便沦落到这样的处境,也依旧是不卑不亢的态度,激怒了他。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苏染染觉得自己整个人快要失去知觉,逐渐麻木时,顾煦才放过她。

对上她依旧倔强的目光,顾煦看见她眼中有泪,却一直没有落下。

温热斑驳的液体,还留在她的嘴角。脖颈处是他昨晚肆意凌虐的印记。

“这次的事,看在你服务态度不错的份上,我暂且放过苏炳国。”

“可是,你给我记住,你们苏家,还欠我爸一条命。”像随手丢一件东西般,顾煦将苏染染扔到床上,淡淡地道。

当初,趁机打压顾氏公司的,是苏炳国。派人将顾氏摇摇欲坠的消息,告诉病床上奄奄一息的顾父的,也是苏炳国。顾父受了刺激,病情急剧恶化。不久,便撒手人寰了。

被顾煦毫不客气地甩出去,苏染染先前被碎片割破的手指,不小心撞在床沿。钻心的痛再次袭来,苏染染下意识地握紧拳,汩汩鲜血从指间流出。

“苏染染,是苏炳国把你卖给我的。”看见这一幕,顾煦心下没由来的烦躁。将她一把拽到自己身边,一字顿一字地道:“所以,别装这么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就算卖惨,也不会有人管你。”

“因为,你不过是一个筹码罢了。”

一个顾煦继任总裁,重整家业后,苏炳国送上门来讨好他的筹码罢了。

“我什么身份,我很清楚。”苏染染咬住唇,好不容易平稳了心绪,用同样冷淡的态度回敬道:“不劳顾总提醒。”

她从来都是清醒的,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顾太太。

尽管,顾太太,曾是她少女时许下的,最甜蜜的心愿。

“很好,”顾煦没有再看她,随意地整了整衣服,便转身离开了。

他衣冠楚楚,她狼狈不堪。苏染染用力地按住伤口,恍然间还能感觉到,口中这个男人的气息。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恶心。她捂住嘴,跑到洗漱台前,几乎是不受控地,狠狠地呕吐着。

第5章:遇险

第5章 遇险

用冷水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良久,苏染染抬起头,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面上是掩饰不住的憔悴,散乱的头发,红肿的眼眶。她才二十几岁,可是她的人生,好像已经快要结束了一般绝望。

她能看得见转机么?她的余生,又要怎么办?就在这样无休无止的折磨中度过?

苏染染一遍遍地问着自己,却找不到答案。

顾煦从楼上下来,看了眼腕表,对顾老夫人道:“妈,我还得再回一趟公司,处理一些事务。您先吃吧。”

“这孩子,”顾老夫人站起身,心疼地说:“千万别累垮了身体。你后天,是不是还要去国外出差?”

“嗯。不过您放心,我会注意休息的。”顾煦点点头,接过佣人递来的公文包,便朝门外走去。

后天?出差?坐在一旁的白薇雅,虽然至始至终没有出声,却将顾家母子俩的话尽数听了进去。

顾老夫人素来厌恶苏染染,又一直向着她。趁顾煦不在,这倒是个好机会,彻底将苏染染赶出顾家。白薇雅不动声色地在心中筹谋起来。

新的一周,因为顾煦不在,没有人整夜整夜的折磨自己,苏染染感觉浑身都轻松了不少。可是,这天半夜,她刚入睡不久,便听到顾老夫人尖锐的声音。

“什么?薇雅她,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究竟是怎么回事?”顾老夫人的语气听上去很急切,连带着苏染染都一下清醒了。

“好,好。我马上来医院。你是说,还要叫上苏染染?”

闻言,来不及思考。几乎是下意识地浑身一抖,苏染染赶忙起身换衣服。等顾老夫人派佣人来敲门时,她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好了。

顾老夫人怒气冲冲地看了她一眼,叫人备车去医院。

苏染染没有问原因,更不敢多言。在这个家,她学会最多的,就是服从。

迅速赶到医院,在听说白薇雅已经脱离危险了之后,顾老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抱歉,伯母。这个点,还打扰您了……”躺在病床上的白薇雅,有气无力地朝顾老夫人笑笑。

“丫头,你这说的什么见外话。”在白薇雅和苏染染面前,顾老夫人永远判若两人。她关切地对白薇雅道:“你爸妈都在国外,我把你当成干女儿,照顾你也是应该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今天上完夜班回家,在路上,”说起这件事,白薇雅还很恐惧似的。手一直紧紧抓着床单,苍白着脸:“有两个人从巷子里跑出来,一把抓住我,要我跟他们走。我身上什么防备工具都没带,只能听他们话。他们,他们把我带到一间门窗全都封死了的屋子里,绑在那儿,然后,然后就开了煤气……”

“我等他们走了之后,使劲全身的力气去撞门。煤气味越来越重。好在,终于有人听到声音,救了我。”

“幸好白小姐吸入的煤气不多。要是再晚一点过来,可能就……”医生将检查单递给顾老夫人。看着白薇雅浑身青紫的痕迹,多半是撞门时留下的,顾老夫人很是心疼。

“知道那两个人是谁么?”顾老夫人不安地问:“为什么要对你下手?”

“那么晚,又是监控死角,没拍到。”白薇雅无奈地摇摇头。

“不过,”话锋一转,她不安的目光看向据说是救她的那个路人。顿了顿,又停留在一旁苏染染的身上,欲言又止。

第6章:赶出顾家

第6章 赶出顾家

“你尽管说。有伯母在,不用害怕。”顾老夫人安慰她。

那个救了白薇雅的路人开口道:“我经过时,倒是看见了两个可疑的身影。因为不放心,跟了他们一截路,还听见他们小声说什么‘跟苏小姐交差’。但是,因为听到白小姐那边屋子的动静,我就先去救人了。结果让那两人跑了。”

和苏小姐交差。

顾老夫人和苏染染同时变了脸色。

“你胡说!”苏染染无比震惊,本能地后退了两步,反驳道:“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伯母,你看她……”白薇雅抢先一步,失声痛哭起来:“我还没有说是她,她反应就这么大。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苏染染,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心狠手辣,要置我于死地。”

“我没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苏染染的身上。那份笃定与不容置疑,让她根本无力辩驳。

这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经历,早在三年前,她不就经历过了么?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顾老夫人上前,扬手便给了苏染染两巴掌。

她下手很重,鲜血顺着苏染染的嘴角流下,两边脸颊迅速肿的老高。可是,清脆的巴掌声只激起了每个人心中的快意。没有一个人同情苏染染,都觉得她是活该。

“当初,苏炳国做了多少龌龊事。没想到,你和他一样恶毒!”

“苏染染,我顾家,容不下你这样的人!”顾老夫人咬牙切齿地示意几个随从,几乎是连拖带拽,架着苏染染就回去。

一把将苏染染丢在顾家大门口,顾老夫人吩咐家中的佣人,将苏染染的东西随手扔出来。“哐哐”几声,地上扬起一阵尘土,也惊扰了附近的邻居。

众人都纷纷探出头,趴在窗户上围观。只见顾太太,穿着一件单薄的外衣,灰头土脸地摔坐在地上。

“给我滚!从今往后,不许踏入顾家半步!”顾老夫人气势汹汹地说完,转身离开。

顾家大门在苏染染面前“哐当”一声关上,不久后,便倏于平静。

趴在窗边看热闹的邻居们,没了兴趣。便也关上窗,拉上帘子,继续回去睡觉。哪里有人敢多事,关心苏染染一句。

独自瘫坐在地上。良久,苏染染才两手撑着地面,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没错,这些就是白薇雅说的真相,苏染染在心中苦笑。她在所有人眼里,到底是有多不堪。不论什么罪名,都扣到她的头上。不分青红皂白,想到的都是她。

夜晚降温很快,寒风肆意呼啸,凉意阵阵。苏染染冻得手脚冰凉,心,自然是更冷的。

顾老夫人不过让人将她几件贴身的衣服给扔了出来而已。剩下的,什么都没有留给她。抱住双臂,像一个游魂般,苏染染独自走在大街上。管它危险不危险,她现在,连个去处都没有。脸颊上还是火辣辣的痛,肿的老高。

“想死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走到了哪里。马路中央,一辆轿车来了个急刹车。司机将头探出窗外,恶狠狠地骂苏染染。

想死么?苏染染迷茫地问自己。她被顾家赶了出来。从此以后,在父亲面前,大概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她还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气象台几天前就发出了台风的预警。此刻,风越来越大。开始还是淅淅沥沥的小雨,顷刻间便转为大暴雨。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苏染染的脸上,身上,衣服湿漉漉地贴着,透过肌肤传来一阵阵寒冷。

感觉头越来越晕,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苏染染踉跄了两下,步伐愈发不稳。

第7章:顾家人欺负你了?

第7章 顾家人欺负你了?

这是哪儿?苏染染问自己。她无处可去,无家可归。倒下了,更没有人会关心自己。

可是,她真的好累,真的撑不住了。

恍惚中,她似乎看见,有人朝她飞奔而来。那人正焦急地说着什么,可是,她什么也听不见。

又是一个清晨。

“阿煦……”苏染染迷迷糊糊地,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在她身旁守了一夜的张明睿,顿时浑身一怔,眼眸黯淡下去。

这是在?头痛欲裂,苏染染强撑着睁开眼,发现四周都是洁白的墙壁。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明睿哥,是你?”苏染染声音很微弱,却不难听出声音中的意外。张明睿心中那份落寞迅速被对她的心疼所替代了。

“染染,你现在还在发烧,别起来。”张明睿按住想要起身的苏染染,替她倒了一杯水。

“到底怎么了?是顾家人欺负你了?”

他们从小就是邻居,他一直把苏染染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爱护。这两年,他去了国外学习。每次和苏染染联系,她总说顾家人对她很好,顾煦也宠着她。可是,现在看来,顾家人对她,分明很不好!

“你知道吗,当时有多危险。要不是我冲上去,你差点就出车祸了!”回想起昨夜千钧一发的那幕,张明睿依旧心有余悸。他连夜从机场归国,途经加油站,准备停车加油时,恰好看见苏染染独自一人浑浑噩噩地过马路,一辆大卡车朝她冲去。

“谢谢你,明睿哥。”苏染染闭上眼,看上去很是疲惫,什么也不想提。

这两年,她的确是骗了他。和他的信件中说的美好生活,都是她期盼、想象出的。因为苏染染清楚,告诉张明睿真相,也只能徒增他的担心罢了。顾煦那个男人,不是他能斗得过的,她也不想将他卷入这场是非。

“你先好好休息吧。”张明睿见她不想多谈,贴心地起身,离开病房,给她一个人留下空间。

当初,苏染染在大学,就对顾煦有好感,这一点张明睿清楚。可是当时,顾煦似乎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初恋陆曼晴。染染曾在他面前说过,要把这份喜欢埋在心底,不去打扰顾煦和陆曼晴。

然而,三年前,毕业之际,陆曼晴忽然下落不明,继而传来去世的消息。尽管最终以自杀结案,可从那以后,染染就和顾煦形同陌路。

直到两年前,张明睿忽然听闻染染要嫁给顾煦,心中怅然若失。他表面上说是去国外学习,实际上,就是在逃避。他喜欢染染,不愿看见她穿着婚纱嫁给另一个男人时的样子。

“张医生,张医生,”这里是他工作的医院。张明睿独自坐在办公桌前,沉思许久。直到小护士来喊他,才回过神来。

“抱歉。今天的手术,换宋医生做吧。”张明睿说罢,苍白着脸色起身,朝医院外走去。

第8章:她只是我的玩物
,许你倾世韶华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许你倾世韶华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阅读大咖

>>

一键复制公众号

许你倾世韶华

复制成功

关注"阅读大咖"后,回复小说名称许你倾世韶华,继续免费阅读下一章
微信添加小说公众号图示
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粘贴"阅读大咖"
许你倾世韶华

大家都在看

换一批

今日推荐

更多

精彩评论

  • 许你倾世韶华

    5****9965

    5小时前

    7

    许你倾世韶华

    7

  • 许你倾世韶华

    安生

    6小时前

    0

    许你倾世韶华

    0

  • 许你倾世韶华

    6小时前

    0

    许你倾世韶华

    0

  • 许你倾世韶华

    一蓑烟

    5小时前

    0

    许你倾世韶华

    0

  • 许你倾世韶华

    4小时前

    0

    许你倾世韶华

    0

许你倾世韶华
公众号复制成功
请在弹窗中选择"允许"或"打开"前往添加
关注步骤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粘贴搜索【阅读大咖
关注阅读大咖后,继续免费阅读!
取消
许你倾世韶华
阅读大咖
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等海量文学作文
许你倾世韶华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后继续阅读
许你倾世韶华
朕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