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失忆宠妃

阅读大咖

都市小说、异能小说,关注后免费阅读

暴君的失忆宠妃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3

评分

超过87的同类书

万在读

89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1

  人家穿越吃香喝辣的,  为什么她穿越就在暴君的身边醒来?  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简直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赶紧收拾包袱滚蛋吧!

第1章 漂亮的男人

冰瑶醒来的时候,脑海中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记忆,犹如初生婴孩般纯净……

以至于看到身边浑身赤/裸的男子,抱着同样一丝不挂的她,她都没有惊慌失措的惊叫,而是略带了几分好奇的打量着他,

他是个年轻,漂亮的男子!

漂亮的冰瑶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词可以形容,

他的五官犹如雕刻般的俊美,浓密的剑眉斜耸着,挺直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虽然他闭着眼睛,但是睫毛长长的,密密的,卷卷的,微微的颤动着,冰瑶可以肯定,这双眼睛,一定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他的头发很长,黑的发亮,柔顺得像丝缎一样,冰瑶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上去,果然如想象中那般柔软,丝绸般的质感,

他蓦然的睁眼,

果然如冰瑶所料想的一般,他的眼睛很美,深邃而带着幽深,那坚毅的目光,将他身上的张扬,霸气,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冰瑶心底不由得带了点小小的惧意,在他冷然的视线中,讪讪的收回了手,不安的绞握着顺滑的床单,

他紧抿着性感的唇,眼眸幽深的盯着冰瑶,不发一语,

四目相对,时间都恍如静止了般,

冰瑶终于敌不过他眼眸中的魄力,带着几分怯意的转过头,打量起这间屋子……熟悉的感觉,开始在心头蔓延,一样的摆设,一样的布局,甚至连纱幔都是她最爱的颜色……

身边的男子不甘被冰瑶无视,翻身直接压上冰瑶,一连串细密的吻,便胡乱的由冰瑶的脸颊,啃吻到胸前,当然还在一路向下……

冰瑶的头,渐渐的疼痛了起来,那些往事,一幕一幕的袭上心头……快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明显的被挑起了情欲,眨着幽深的眸子,凝神的望着冰瑶,深情地唤着:“瑶儿……瑶儿……我的瑶儿……”

冰瑶没有接话,也没有挣扎,更没有迎合,犹如木偶般,任由着他在身上点起一个又一个的火焰,

十年的缠/绵

冰瑶心底泛寒,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欲,

他,认为那么残忍的对待过她以后,冰瑶还是原来的冰瑶吗?

冰瑶默然望着在她身上索取的男子,他叫凌玄,冰玄国最年轻的皇,也是冰瑶从八岁起,就刻放在心底的男子,

十年了……十年的缠/绵,十年的恩情,不过如纸薄!

这样一个俊美出众,霸气的男子,心底装的东西实在太多……他的爱,实在太过沉重,沉重的让冰瑶担当不起!

冰瑶看着他,一步一步地为了争夺江山社稷,不择手段,包括兄弟相残,

冰瑶帮着他,谋夺权势,被他当作礼物般,一次又一次的送走……用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帮着他,迷惑了一个又一个的绊脚石,

温文儒雅的前太子……粗犷豪野的威武将军……甚至敌国的亲王……都将命断送在她这个祸水红颜的手中,

世人都知,冰玄国公主,冰瑶,美的倾国倾城,却不知道,她有一身的武艺……冰瑶是凌玄的利剑,一把让人防备不及的利剑……

冰瑶望着素白,纤嫩的双手,沾满了洗不干净的血腥……

冰瑶厌倦了被心爱的男子一次又一次地将她当礼物,转送他人,却只能强颜欢笑,

厌倦了这样辗转的陪伴在别的男人身边,心底却不断的渴望,思念着他……

冰瑶,她只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渴望爱的女人,她不需要那么大的天下,也不需要自己爱的人身边,美女缭绕,

冰瑶,要的只是凌玄!只是留在凌玄的身边!

可是,冰瑶忘记了,凌玄要的是天下,要的是一统天下……

“别忘了,你——是我最出色的箭!”;凌玄嘴角弯弯的带着霸气的微笑,伸手轻抚冰瑶的肩,认真的开口道,

冰瑶痴痴的望着眼前俊美的男子,克制不住的泪水,不断的滑出眼角,悲伤的哀求着眼前凌玄:“不……玄,不要……”

冰瑶甘心情愿的为凌玄,做一支利剑,

暗结珠胎

冰瑶甘心情愿的为凌玄,做一支利剑,

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的降世……

那一夜的迷情,放纵,虽然,有太多的无奈,身不由己,

但是既然有了骨肉,冰瑶说什么都不会放弃了!孩子是无辜的……

“瑶儿,到底是谁?”凌玄隐忍着不快,挂着春风如玉般温和的朝着冰瑶开口道,他一定要把那个男人千刀万剐!

冰瑶沉默的摇了摇头,只字不语!

作为和亲公主,她的丈夫是日暮国的国主,而她,却跟好/色成疾,流连烟花之地的风流王爷,她名义上的儿子,暗结珠胎,实在是有违伦理道德,

“瑶儿,你在生我的气?”凌玄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冰瑶依旧是摇了摇头,她对不起凌玄在先,怎么有资格生气!

“那你倒是说啊?那个男人是谁?”凌玄终于克制不住的猛然摇晃着冰瑶的双肩,恨不得将冰瑶摇碎,

凌玄当然不会傻到认为冰瑶肚子里的孩子是日暮国那个垂暮老人的种,他不够资格!可是到底是谁?有本事将瑶儿……

冰瑶不吭不语,任由凌玄失控的咆哮着,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

清晰的五指印,盖在了冰瑶的脸上,

冰瑶捂着发烫的脸颊,望着凌玄,满眼的不可思议!

凌玄也出神的望着他的手,十年了,他第一次动手打她……

“瑶儿,对不起!”凌玄伸手,将冰瑶霸道的圈固在怀里,呢喃着道歉着,他失控了,可是,哪个男人遇到这样的事,能不失控呢?

冰瑶靠着凌玄熟悉的胸膛,贪心的吸取着他身上清新的气息,也许,以后这样的机会,不多了……

“瑶儿,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把你送人了!”凌玄犹如孩子般无助的抱着冰瑶,俊美的眼角,湿润了。

冰瑶伸手,将凌玄眼角的泪珠轻轻的拭干,朝着他灿烂的笑了笑,隐忍着想哭的冲动,哽咽的道:“玄,让我离开吧!”

冰瑶,已经不再是冰清玉洁的冰瑶,也不再是凌玄唯一的冰瑶了……

凌玄的身子猛然一震,手指紧握着拳,指尖都微微的泛白了,他突然间愤怒了起来,他的瑶儿,竟然说,要离开他?

不!凌玄绝对不许冰瑶离开!

“瑶儿,别胡思乱想,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凌玄轻轻的吻着冰瑶的眼角,郑重的丢下诺言,

冰瑶透彻的双眸,凝视着凌玄,第一次,从他眼眸内,看到了闪躲……

一切都是那个孽种引起的!这个污点,凌玄绝对不允许存在!

“喝了它!”凌玄的眼神冷漠而疏远,手里端着那黑糊糊的药碗,

“玄,我不喝,不喝……”冰瑶护着平坦的腹部,那里,正在酝酿一个小生命啊!冰瑶不断的后退,这不是她的玄,玄怎么可能那么的残忍!

“瑶儿,乖,喝了它!”凌玄温和,宠溺的出声,

听在冰瑶耳里,实在恐怖的出奇……冰瑶不断的惧怕,后退着,

凌玄朝着冰瑶靠近,犹如哄孩子一般的开口道:“瑶儿,孩子,我们以后会有的……这个先不要!”

冰瑶背抵着墙,不断的摇头,哭的满面的泪水,情急的揪着凌玄明黄色的衣摆,恳求道:“玄,别的我不要,我就要这个孩子……”

凌玄俊美的脸色,明显的刷白了……

“瑶儿,你还不明白么?”凌玄眼神复杂地望着这个他所深爱的女人,被她抓过的衣摆呈现出细密的褶皱,他的瑶儿,从来都没有如此的失态过,

凌玄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伸手抚摸着冰瑶柔嫩的脸颊,淡淡的道:“瑶儿,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想不透呢!”

明白,冰瑶乞会不明白!她刚从日暮国回来,带了身孕回来……这个孩子的存在,犹如一个尖刺一般,搁在凌玄的喉咙口,

第2章:让我离开吧

第2章 让我离开吧

这个孩子,是别人的种,这个孩子的存在,让凌玄不由得绿帽罩顶,时时刻刻的记着,冰瑶还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过……

他不是冰瑶唯一的男人!这个认知,让凌玄失控的想杀人!

没有了这个孩子,冰瑶还是凌玄一个人的冰瑶!

凌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当初,凌玄送她去日暮国,迷惑那老皇帝,早该料想到这样的结局了……

送出去的礼物,泼出去的水,千里之外,他还能控制的住局面吗?

没有了这个孩子,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的重新来过吗?

冰瑶凄凉的摇了摇头,不可能了!

白纸上染墨了,就再也白不回来了……

“瑶儿,为了我,不要这个孩子,好不好?”凌玄第一次低声下气的对着冰瑶开口道,

“玄,对不起!”冰瑶砰的一下子朝着凌玄跪下了,跪在了她深爱的男人面前,

凌玄高大俊伟的身子一个踉跄,他震惊,失望,他骄傲的瑶儿,怎么可能为了别人的孽种,而朝着他下跪?

“好!如果,瑶儿真的想要,那么就留下吧!”凌玄爱怜的扶起冰瑶,温柔地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真的可以吗?”冰瑶欣喜的望着凌玄,小心翼翼的求证着,

凌玄隐忍着不快,朝着冰瑶轻扯了下嘴角,点了点头:“只要,瑶儿高兴就好!”

冰瑶目瞪口呆的望着凌玄趁她不备,偷袭着将她点住了穴道,端着那碗噩梦般的药碗,一步一步的朝着冰瑶走近,

“玄,你想干嘛?”冰瑶的心,开始惊恐,开始不安,

“瑶儿,喝了它,我们重新来过!”凌玄的目光霸道的命令着冰瑶,

冰瑶坚决的摇头:“玄,你不要逼我!”

“瑶儿,你就没逼我吗?”凌玄笑的有些凄凉,

“玄,不要让我恨你……”冰瑶急切的大呼道,

“瑶儿,即使,你恨我,我也不能让这个孽种活着!”凌玄口气肃然的开口道,

“瑶儿,即使,你恨我,我也不能让这个孽种活着!”凌玄口气肃然的开口道,

冰瑶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这个孩子,难道真的保不住了吗?凌玄,竟然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孽种……

“玄,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请你,放过这个孩子好不好?”冰瑶的脸上满是决然的泪花,

“瑶儿,我什么都能答应你,但是这个孽种,不行!决不能留!”凌玄同样坚持着,

“玄,如果这个孩子没了,我真的会恨你!”冰瑶终于忍不住将这话说出了口,

“为了一个孽种,你就恨我?瑶儿,你对得起我吗?”凌玄满脸受伤的指责着冰瑶,

冰瑶被凌玄堵的哑口无言,

“瑶儿,没了这个孽种,以后,我们可以生一堆的孩子!”凌玄再一次的出声诱惑着,

冰瑶全身的力气,犹如被抽干了似的……原来,凌玄心中,别人的不过是个孽种……

“瑶儿,对不起……”凌玄正色的对着冰瑶道歉,接着抬手捏着冰瑶的下巴,便将那药朝着冰瑶嘴里灌了下去,

冰瑶漠然的喝着,自始至终,都不曾抬眸望着凌玄,

凌玄,原来,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是经不起时间的摧残……还是经不起考验……还是,你不够爱我!

凌玄望着冰瑶漠然的脸,疏远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心软的想停止,但是,强大的自尊,占有欲,还是让他强势的喂完了碗里的药,

凌玄,一如既往的呵护,珍视,宠爱冰瑶,甚至愿意立她为后,但是前提是,冰瑶的肚子里,不能留着别人的种!

直到冰瑶将那碗里的药汁喝的一滴都不剩,凌玄才将那碗愤怒的捏碎了,血液顺着他的手掌滴落下来,

冰瑶只是淡扫了眼,然后朝着凌玄倾国倾城的露了一个凄凉的笑后道:“玄,这碗药,断了我们十年的情分,以后,你是你,我是我!”

凌玄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一步,他的瑶儿,怎么会说出如此决然,无情的话语?

“你是不是爱上别的男人了?”凌玄终于克制不住他的怒火,伸手直接掐上了冰瑶的脖子,

如果不是爱上别的男人,他的冰瑶,怎么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

如果不是爱上别的男人,他的冰瑶,怎么会不顾一切的要护着这个孩子?哪怕与他决裂……

殷红色的血,流在冰瑶白嫩的颈脖上,妖艳的让人移不开眼,

冰瑶漠然的闭上了眼,泪珠,无声的顺着冰瑶的脸颊滑落,她只想把孩子留住,母子天性,无关情爱,但是,这样的解释,在这样的场景下,是那么的苍白,

凌玄渐渐地松开了冰瑶,望着冰瑶惨白的脸,心底莫名的揪疼,温和的凑着冰瑶的耳朵道:“瑶儿,不要生我的气,不要不理我……都过去了……”

冰瑶感觉身下有温热的液体流出……不一会,素白色的裙衫上,都是斑斑的血迹,肚子开始抽痛起来,

那是一条生命,在硬生生的从她体内剥离,

冰瑶撕咬着唇,豆大的冷汗不断的从额际冒出,痛,腹内犹如刀绞般的痛,更痛的是她的心……

凌玄抱着冰瑶急切的在那大呼:“御医,快宣御医!”

冰瑶渐渐的闭上了双眸,她很累,很累了……

这或许是个噩梦……很长,很真实的噩梦……梦醒了,冰瑶的眼角,还是不断的有泪水流出……

冰瑶蓦然的从回忆里震醒,望着在她胸前不断啃咬的凌玄,原来,那不是梦!

凌玄,真的,将她腹内,还未成形的孩子扼杀了!接着便给她打造了这么一个华丽的牢笼,囚禁了她……

凌玄抬眸,望着出神的冰瑶,不满的在她胸前用力的啃咬了口,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他的唇齿间,

没有意想中的惊叫,也没有呻吟,完完全全的事不关己,

第3章:等待着死亡

第3章 等待着死亡

冰瑶将凌玄完完全全的漠视了……从那孩子没了以后,冰瑶就不曾再开口说过话,一句都没有……

一个孽种没了,难道,真的要十年的情感去陪葬吗?

凌玄不服气,他粗暴的一把捏住冰瑶的下颌,他的手劲极大,冰瑶疼痛的邹起了眉,但是依旧没有出声,

凌玄视而不见,眼神冷冽的扫视了眼冰瑶,淡漠的开口道:“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他的话说完,那双白晰,修长的手,便直接的掐上了冰瑶纤嫩的脖子,

脖子上传来的力度,让冰瑶渐渐的接近了窒息,这个男人不是开玩笑,他真的想掐死冰瑶,

冰瑶连挣扎的力气都省了,绝望的闭眼,等待着死亡时,

凌玄触电似的松开了钳制的双手,犹如珍宝似的捧着冰瑶的脸蛋,冷冷的道:“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冰瑶带着怯意望着眼前的凌玄,再也没有当初的如暖样般的和煦了,为他的阴晴不定而感到心慌,害怕!

“瑶儿,我们之间,为什么非要这样?”凌玄挫败的抱着冰瑶出声道,那哀伤的星眸,让冰瑶有一刻心软动摇……或许,她对他的惩罚太过分了?

冰瑶略带着不忍的撇过眼,鼻尖酸酸的……这个男人,她曾经深爱了十年!

可是,在那未成形的孩子从体内脱离时,

冰瑶才发现,或许,她爱的还是不够彻底……因为,那一刻,冰瑶是真的恨他!

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一条无辜的生命!他口口声声说爱冰瑶,为什么连个孩子都容忍不下?

冰瑶想开口质问凌玄,到底有没有爱着她?不然为什么忍心将她一次又一次的送到别的男人身边?即使对她的实力有信心,但是,她是他深爱的女人,他怎么舍得她游走在别的男人之间冒险?

冰瑶挪了下嘴,刚想张口,喉咙便如火烧的的灼痛着……

“瑶儿,你说话!你说话啊!”凌玄用力的摇晃着冰瑶,摇得她披散的发在脸上拂过,还是微微的疼着,

凌玄的情绪,再一次的失控,他越来越不能控制他的口不择言与愤怒了……

“瑶儿,为了个孽种,你竟然真打算不要我了?”凌玄俊美的脸上挂着忧伤,那坚毅,魄力的星眸,也暗淡的失神着,

凌玄那一声孽种,再一次的将冰瑶的柔情打碎,

凌玄跟冰瑶,再也回不到当初了……那些跨越不过的裂痕,深深的埋在了彼此的心底!

凌玄的指节捏得泛白,几乎要将她的香肩捏碎了,冰瑶只是咬紧下唇忍着痛,哼也不哼一声,

冰瑶知道,她有多痛,凌玄亦也有多痛,可是她就是没办法一笑而过……就如,凌玄不能容忍那未出生的孩子一样的倔强跟坚持,

冰瑶紧咬着唇,淡淡的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唇齿之间,痛,很痛,但是冰瑶依旧忍着不出声,

凌玄终于平静下来,望着冰瑶雪白的贝齿下面渗出一排血珠子,他才猛然惊觉弄疼了她,他又失控的伤害了她吗?

凌玄急忙松开手,轻柔的将冰瑶搂抱着道:“瑶儿,对不起……对不起……”

冰瑶动都不动,牙齿,依旧麻木的咬着柔嫩的红唇,任由着温热的液体,从唇上,一路的流到敏感的颈脖,

凌玄略带着心疼的捏着冰瑶的下巴,强势的将手指伸入了冰瑶的嘴里,满含深情的道:“如果,你不开心,恨我的话,那么狠狠的咬我吧!”

冰瑶没有出声,眼中一片茫然的冷漠,毫无焦点的眺望着远处,也没有张嘴咬下去,

对于自己,冰瑶狠的下心,但是对于凌玄,她还是狠不下心……

凌玄望着冰瑶熟悉的容颜,却又分明陌生的眼,他的瑶儿,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熠熠生辉,永远流动着光彩,轻轻的挑眉,媚眼横生,怎么会如此的暗淡,无神?

“瑶儿,原谅我!”凌玄终于还是忍不住的低头,这样的冰瑶,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一不留神,就会失去她……

冰瑶不为所动,撇开了视线,

凌玄从冰瑶暗淡的眼神内,看到的是疏远的冷意,

凌玄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个人漠然的冷眼,便能将他伤的体无完肤,心也会如纠结般,隐隐作疼……

凌玄伸手抓着冰瑶柔嫩的柔夷,十指相扣,诚挚的开口道:“瑶儿,我们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我们再生一个孩子……”

冰瑶心头一痛!漠然的闭上了眼,她再也不能生了……

那日,她清醒着,听到了太医的话:“皇上,这药吃了,以后恐怕,就不能怀了……”

凌玄淡漠的道:“我知道,你下去!”

冰瑶一滴不漏的将那些药给喝了下去,带着以后都不能生孩子的绝然!因为,那是凌玄亲手喂的!

凌玄,他一定嫌弃自己脏了,不配再给他孕育宝宝了,所以,杜绝了,她做母亲的机会!

凌玄低头覆上冰瑶滴血的嘴唇,用舌尖细细舔舐伤口处的血丝,吮干那些又腥又咸的液体,双臂用力的将冰瑶搂入怀里,他真的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瑶儿,

或许,他错了……但是,若再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还是会选择,将瑶儿腹内的孩子给拿了……因为,瑶儿是他一个人的,他绝不允许出现其他人,分掉瑶儿的主意力,

不过,凌玄一定会学乖,不是那么霸道,强势的将瑶儿腹内的孩子堕去,而是选择很多种,让瑶儿不那么痛的方式了……

冰瑶任由着凌玄抱着、吻着、抚摸着,但是清明的双眸,说明了一个问题,她没有情欲……一丝一毫都没有……她就跟麻木的木偶娃娃一般!

凌玄终于停止一切动作,用力的抱着怀里僵硬的身躯,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心痛和无力:“瑶儿,真的回不去了吗?”

第4章:放我走吧

第4章 放我走吧

凌玄终于停止一切动作,用力的抱着怀里僵硬的身躯,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心痛和无力:“瑶儿,真的回不去了吗?”

“放我走吧!”冰瑶忍着嗓子灼烧的疼痛,张嘴说话,却发不出一丝的音,但是,冰瑶却一次又一次的呢喃着,

凌玄主意到了冰瑶失声这现象,忙朝着外面大呼道:“宣太医……快点!”

门边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渐渐的远去……

冰瑶只是轻扯了下凌玄的衣袖,

凌玄忙转过脸,关切的望着冰瑶,那双明亮的星眸内,满满的是化不开的深情,

冰瑶终于正视这凌玄,用唇语一字,一句的道:“放我走吧!”

凌玄的身子颓然的后退了几步,

终于还是说出口了是吗?他的瑶儿还是说出了要离开他了是吗?

冰瑶执着的望着凌玄,那悲切的眼,似乎想要把他深深的埋入心底……然后,决然的选择离开他!

当爱成殇了,彼此若不放手,

莫非还要像两个刺猬般相互偎依,相互疼痛吗?

凌玄望着冰瑶,视线是那么浓烈的灼热,良久之后,嘴里轻轻的吐了句:“我死都不会放你走!你若真想走,那么杀了我!”

冰瑶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凌玄,难道一定要用死亡的方式来解决吗?

不一会,门外的侍从,便叩响了门扉,

“皇上,太医来了!”

凌玄那丝柔情,自然的隐匿了起来,随意的从床头拿了件衣衫,将冰瑶密密实实的遮掩了起来,才淡漠的对着门外道了声:“宣!”

冰瑶疲倦的合上了眼睛,

“臣,参见皇上!”一个温和,磁性的声音,传入了冰瑶的耳内,

凌玄随意的扬手,倨傲的开口道:“去帮公主看看,怎么了!”

细小,轻微的悉嗦声后,

冰瑶的手腕上,便温柔的扣上了温和的五指,

冰瑶的手腕上,便温柔的扣上了温和的五指,

“为什么,瑶儿不能出声了?”凌玄的声音带着威严,但是同样的遮掩着内心的慌乱,

太医并没有唯唯诺诺的回话,而是闭目,沉思,专注的把脉,

此时,无声,胜有声!

随后那温热的指尖,便从冰瑶的手腕上撤离,那太医轻微的叹了口气道:“公主,急怒攻心,又服用了过激的药物,暂时的失音了!”

那声细微的轻叹声,让冰瑶漫不经心的睁着眸子,看向了太医,

温文和煦的俊美五官,温和的幽深星眸,外加一抹和煦的笑容,不是神医云墨又是谁?

四目相对,流光四溢……

冰瑶淡然的朝着他一笑,用唇语道:“你回来了!”

那双温和的星眸,溢满了暖暖的温情,云墨也朝着冰瑶露了个如暖阳般和煦的灿烂笑容,同样的用唇语道:“是的,我回来了!”

凌玄不悦的重咳了一声,提醒着两个人,不是叙旧的时刻!

云墨才淡然的朝着凌玄鞠身服礼,回话道:“我先开几贴药吧,不过,心药,需要心药医!公主能不能开口说话,关键是看,她想不想要开口说话!”

云墨的话说完,便也不顾凌玄刷白的脸,径直的走到书桌边上,龙飞凤舞的执笔而写了一连串的药方,

接着,云墨看了眼冰瑶,朝着凌玄再一次疏远的福了个礼,便提着药箱告退了!

凌玄默不作声的望着冰瑶,那双眼眸内的情感实在太过复杂,复杂的冰瑶再也没有勇气去对视……

冰瑶撇过头,侧过身子,便不再睁眼,

凌玄伸手将被子轻柔的为冰瑶盖上,伸手想抚上冰瑶的发,手举了半天,最后手指握拳,叹了口气,便大步的走了……

冰瑶目送着凌玄离去的背影,心头万般滋味纠结……

冰瑶目送着凌玄离去的背影,心头万般滋味纠结……

夜深人静……自凌玄走后,冰瑶静静的睡了一天……靠着药物,她终于没有做噩梦,也没有泪流满面……

一声细微的扣窗声,让自小习武的冰瑶警觉的意识到有人来了,和衣起身,等待着客人,

玄瑶殿的安全,甚至比凌玄的天玄殿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时候,能不惊动任何人儿来的,除了熟人,老朋友,应该不会有那么好运的刺客,探子之类!

屋内烛火的照耀下,云墨,温和淡雅的俊脸,便投影到了纱幔上,

冰瑶凝神的望着云墨的那双眼睛,幽潭般深沉,但是纯净透彻的泛着明亮的光芒,从他的眼内,冰瑶还是看到了悲伤……

“冰冰,你跟他到底怎么回事?”云墨轻微不可闻的叹息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冰瑶轻扯了下嘴角,依旧勉强的挤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用唇语道:“没事!”

“你这个样子叫没事?”云墨没好气的睨了眼冰瑶,

冰瑶轻摇了摇头,朝着云墨张开手,抱了上去,一个犹如暖阳般和煦的男子,或许还能带给她一些温暖吧……

“都是哥不好,哥哥该带你走的!”云墨手抚着冰瑶的发丝,似是喃喃自语的开口道,

冰瑶的脊背一僵,抬眸,望着云墨,泪花克制不住的闪烁着,

云墨轻柔的伸手,为冰瑶拭去眼角的湿润,温和的开口道:“冰冰,这次,跟哥走,好不好?”

冰瑶带着泪花,郑重的点了点头,暗哑着嗓音道:“哥,我跟你走……”

房门,碰的一声,被踹开了,

凌玄黑着脸,望着搂抱在一起的冰瑶跟云墨,怒发冲冠的道:“你们两个……”

云墨并没有如往常般,将冰瑶推开,适可而止的保持着距离,而是将冰瑶更加急切的揽到了怀里,目光坚决的望着凌玄,不吭不卑的道:“皇上,臣带妹妹回去,有何错吗?”

第5章:深深的刺疼

第5章 深深的刺疼

云墨并没有如往常般,将冰瑶推开,适可而止的保持着距离,而是将冰瑶更加急切的揽到了怀里,目光坚决的望着凌玄,不吭不卑的道:“皇上,臣带妹妹回去,有何错吗?”

凌玄淡扫了眼云墨,又把视线对上冰瑶,霸道的开口道:“冰瑶,她不是你们云家的人,她是冰玄国的公主!”

“不管,冰冰是公主也好,太子妃也好,或者将军夫人,敌国后妃……在我眼里,冰冰,只是云家的小女儿,我的妹妹!”云墨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刺疼了凌玄,

这个傲视天下的男子,竟然心虚的保持了沉默……因为,是他,将冰瑶一次一次的辗转,送给了这些人……

冰瑶的每一个身份称呼,都让他很痛,很痛……但是更痛的是,冰瑶从来就不反抗,相反,媚眼四射的勾惑了一个,又一个的绊脚石……

云墨那么温和的男子,竟然也会说出如此尖锐的话语,

冰瑶只觉得自己很冷!很冷……那种由心底,泛出的冷意,渐渐的游走在全身,流向四肢……

云墨拦腰将冰瑶抱起,快步的朝着屋外轻跃了出去,

凌玄回神,忙大呼着:“来人,拦住他们……”

云墨的怀抱,很温暖……

冰瑶放纵着自己,靠着他,

多少年了?她自从被凌玄带入宫中,与云家断绝关系后,这一声哥,对她来说,是多么奢侈的事……

凌玄那么狂妄,霸道的男子,彻彻底底的占有了冰瑶的思维,生活……

“冰冰,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家的!”云墨朝着冰瑶露了一个温暖的笑意,

家?还有家吗?

为了杜绝冰瑶的后路,为了独占着冰瑶的思维,

凌玄早把云家的老少都处死了……

云墨能够侥幸的活着,也只是因为,他从小便在江湖中长大……

冰瑶不发一语,紧紧的够抱着云墨,

云墨能够侥幸的活着,也只是因为,他从小便在江湖中长大……

冰瑶不发一语,紧紧的够抱着云墨,

上一次,云墨来带她走,

冰瑶淡笑着拒绝了:“哥,我不走,我要陪着玄!”

云墨的神情悲哀而又愤怒,指着冰瑶大骂道:“你还要陪着他?那个杀害云家三十六条人命的魔鬼……”

冰瑶的心头一怔,无力的说了句:“我只知道,八岁起,我的使命,便是陪着玄……当初,是你们将我送给他的……”

云墨惨然的笑了,狂笑了,直到眼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珠,才淡淡的道:“也罢,妹妹,这是你的选择!”

冰瑶含笑着送云墨离去,是的,她爱凌玄,爱的卑微而又执着,

冰瑶明知道,云家的惨死,与凌玄有关,但是还是天真的相信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去日暮国和亲的道路,

结果,当真相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是让人不可置信的!

凌玄,那个将她宠在手心里的男子,是那么的阴狠,毒辣!

冰瑶不排除,那是日暮国国主的计谋,但是,若没有因,怎么会有果呢?

凌玄,那个为了皇位,可以亲手杀死兄长的霸主,

为了兵权,可以风轻云淡的将她作为礼物送给将军的霸主,

为了天下,可以将她送给一个年老的可以当她爹的男人做妃子……

这样一个心系天下的霸主……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

云家,也是凌玄归政的绊脚石啊……

后面凌玄带着人在追捕着,那一声一声撕心裂肺的吼着:“瑶儿……瑶儿……”

云墨带着冰瑶闪过了一道又一道森然的宫门,

最后的一道红墙,从冰瑶的眼眸中闪过,冰瑶犹如孩子气般纯真的笑了起来……她终于能够离开,那华丽的笼子了……

最后的一道红墙,从冰瑶的眼眸中闪过,冰瑶犹如孩子气般纯真的笑了起来……她终于能够离开,那华丽的笼子了……

云墨一个漂亮的闪身,便抱着冰瑶跃上了马背,扬鞭一甩,马儿撒开蹄子疯了似的只往前跑,

这是一匹好马!快如闪电……

冰瑶靠在云墨的胸前,吸取着他身上淡雅的清香味,那么的熟悉与安心,原来,这就是亲人的味道,

快马奔腾,耳边是刷刷的风声,刮的脸颊生疼,

冰瑶似乎感觉不到,只是觉得空气里的味道,都是香香的……

十年了,冰瑶已经十年没有如此自在的快马奔驰过了……

即使,最终还是逃不了,要被凌玄带回去,那么在这之前,冰瑶,只是想好好的,享受下,自由的味道!

云墨体贴的将冰瑶在他怀里舒适的调了个姿势,扬手,挡下了不少的风吹,

“哥,我们能走掉吗?”冰瑶扬着头,开口道,

凌玄,他怎么可能肯放任冰瑶离开他?

云墨给了冰瑶一个安心的笑容:“放心吧,有哥哥在,哥哥一定能带你走!”

身后是大群的追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就在身后不远处,

雨林一样的箭每次都被他们险险躲过,钉在他们前一秒刚跑过的地方,如果稍迟一下下他们就会双双被射落于马下,变成两只名副其实的刺猬。

看来,凌玄,真的不会放她走了……冰瑶紧紧的拽着云墨的衣摆,渴望从他那,获取点力量,

云墨分神的伸手,握着冰瑶略带冰凉的手,安慰道:“冰冰,不要害怕!”

马遇到袭击,前蹄跪倒了下去,

马背上的云墨抱着冰瑶弃马,几个优雅的翻身后,稳落在了地面上,

一大群弓箭手,已然的围指着他们,

终于,还是要面对了……

一大群弓箭手,已然的围指着他们,

终于,还是要面对了……

冰瑶从云墨怀里下来,拖着疲惫的身子,望着不远处的悬崖,怔怔的发呆,还是躲不过去了吗?

凌玄骑着追风,赶来,朝着冰瑶伸手,温和的唤道:“瑶儿,到我这来……”

冰瑶倒退了小步,靠上了云墨的胸膛,

凌玄的面色一冷,眸光凌厉的扫视着冰瑶,

云墨沉重的呼吸拂过她的耳畔,留下一片温热,痒痒麻麻,如同儿时那般的宠溺,冰瑶突然的清明了起来,凌玄不会为难她,但是哥哥呢?云墨带着她要走,凌玄怎么可能容的下云墨,

冰瑶凄凉的回头凝望着云墨……哥哥,对不起,把你牵扯了进来!

凌玄整个俊脸阴沉着,不耐烦的出声道:“瑶儿,你别挑战我的耐性!”

冰瑶犹豫了几秒,还是朝着凌玄跨出了步子,

云墨眼疾手快的将冰瑶拉回,凑着冰瑶的耳朵道:“瑶儿,哥哥再也不会赌气,丢下你受苦了……”

冰瑶咬着唇,望着凌玄,

凌玄的脸,黑的骇人,怒视着云墨,开口道:“放下瑶儿,我让你走,不追究你!”

云墨和煦的朝着冰瑶笑了笑:“我怎么忍心看着我宝贝的妹妹,为了你受尽苦楚,而不管不顾呢?”

“我跟瑶儿之间的感情,用不着你多说!”凌玄一如既往的霸道,

“你们之间的感情,我是没资格说什么!但是,你将我妹妹当做礼物般,一次一次辗转送人,我能不管不顾吗?你现在甚至还在她身上下药,你还能大言不惭的跟我说,你爱她?”云墨正义凛然的指着凌玄质问道,

下药,原来,凌玄,不但不够爱她,甚至,还在她身上下药,防备她?

冰瑶突然觉得,她很想笑,很像放声的狂笑……原来,她爱上的是这样一个男子!

第6章:纵容的笑意

第6章 纵容的笑意

冰瑶突然觉得,她很想笑,很像放声的狂笑……原来,她爱上的是这样一个男子!

既然,没有办法逃离开这样个男子,那么,就保住他们云家唯一的男丁,让哥安全的离去吧……冰瑶心里已经有了选择,

“瑶儿,听我解释!”凌玄的口气,有些急切,

冰瑶推开云墨,回头对着他灿烂的一笑:“哥,对不起,我还是不能跟你走!”

云墨眼眸复杂,凄凉,但是还是对着冰瑶扯出了一个淡然的笑容:“哥哥理解!”

凌玄的面色,明显的缓和,朝着冰瑶走近,伸手一把将冰瑶捞进怀里,

冰瑶暗哑的嗓音,对着凌玄唇语道:“放过,我哥,是我要他带我走的……”

凌玄轻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冰瑶随着凌玄,骑上了那骏马,

凌玄扬鞭,快马疾奔,

冰瑶从凌玄怀里转过头,想给哥哥最后一个安稳的眼神,

也就是在回头的那一刹那……

那些拿箭围攻着云墨的弓箭手,都齐发……

就在那短暂得不能在短暂的一刹那时间内,无数支箭已经射向了云墨,

云墨挥舞着剑,挑开了飞射的箭,有几只没能躲过的箭射在了云墨的胸口之上,齐支没入,血染白衣……

接着便是漫天的箭再一次的朝着云墨发出,

云墨白衫上的血迹,更加浓郁的散发了出来,

冰瑶忍不住恶心的想吐……哥哥……哥哥,连你都要离开我了吗?

接着,便有更多,更多的箭,犹如射靶一般的,穿刺着云墨的身子,而钉进了他的胸膛,腰腹,心口……

冰瑶彻底的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住了:“不……不……”

凌玄不满冰瑶在他怀里挣扎,用力的将冰瑶按扣到了胸膛上,嘴唇抿的死死的,

云墨支立不住,而倒地了……面上依旧含着宠溺,纵容的笑意,

凌玄不满冰瑶在他怀里挣扎,用力的将冰瑶按扣到了胸膛上,嘴唇抿的死死的,

云墨支立不住,而倒地了……面上依旧含着宠溺,纵容的笑意,

冰瑶手指进拽着拳,浑身克制不住的颤抖着,

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痛恨和怒意铺天盖地而来,似滔天巨浪一样汹涌澎湃!

抬眸望着凌玄,那个她爱入骨子里的男人,伸着的手指,硬生生的强握成拳,掐进肉里,都浑然不觉,

冰瑶将脸埋入手掌之中,泪水从手指间的缝隙中一颗颗滴落上地上,顺带着的,还有猩红色的血迹……

凌玄,你将我们之间的情分,彻底的断了……

冰瑶挣扎着从凌玄怀里跳下了马,飞快的在地上打滚着,

疼痛在四肢蔓延……

冰瑶浑然不觉……

凌玄急切的下马,一个纵身抱住了冰瑶,

两个人,急速的翻滚着……

那一瞬间,冰瑶是带着感动的!

但是在看到云墨那么凄惨的尸体,

冰瑶的心,立马的就凉了下去,

止住了翻滚,凌玄将冰瑶翻过身子,仔细的检查了翻,眼眸略带着心疼的扫过那些擦伤之处,

冰瑶轻轻的推开了凌玄,漠然的起身,带着浑身的褴褛,一步,一步的朝着皇宫走去……

夕阳的余韵,播撒在她身上,拉出好长,好长一段估计的影子……

凌玄伸手去抓,却发现,只有空气……望着空荡荡的手掌,

他第一次开始茫然……是不是,他真的错了?

凌玄仰头望着天空,努力的吞咽下眼角打转的泪珠,

他爱瑶儿,但是他更爱江山,他需要一把为他披肩斩麻的利剑……

凌玄望着冰瑶越来越小的背影,才恍然,她已经走远,忙提步追了上去,心头莫名的开始惊恐,好像要发生什么似的……

凌玄望着冰瑶越来越小的背影,才恍然,她已经走远,忙提步追了上去,心头莫名的开始惊恐,好像要发生什么似的……

冰瑶站立在悬崖边上,

风吹着冰瑶的发丝……墨发飞舞,衣袂飘飘,犹如偏偏飞舞的彩蝶般,

冰瑶张开双臂,尽情的呼吸着清凉的空气……展翅欲飞……

一堆的护卫围着,却不敢贸然的上前,生怕,一个闪失,他们倾国倾城的公主,便掉崖……香消玉陨……

凌玄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痴痴的望着冰瑶,轻声的呼唤道:“瑶儿,是我错了,你别吓我,好不好?”

冰瑶恍如未闻,背对着凌玄转身,含泪望着那挚爱的容颜,倾国倾城的笑了笑,

凌玄心头的警觉更甚了,朝着冰瑶小心翼翼的伸手,呼唤道:“瑶儿,过来……”

冰瑶轻轻的摇了摇头,用唇语对着凌玄道了句:“诀别了,玄!”

凌玄眼睁睁的望着他的瑶儿,转身,便一个纵身,跃下了悬崖……

飞的感觉是什么?

就是这样,耳边风声呼呼的刮过脸颊,人犹如抛物体一般,没有规则的往下运动……原来,死亡是这样的简单……

冰瑶笑了,美丽的容颜绽开成一朵娇艳的花,那是比人间任何一朵花儿都要美上千万倍的花朵,只有这么一朵,别无其他!

雪白色的衣袂迎风飞舞,展成耀眼夺目的光芒,刺伤了周围的人的眼睛!

凌玄飞身向下抓去,只有空气,弥留在他指尖……他没有抓住瑶儿,他眼睁睁的看着瑶儿从他眼前,纵身跳了下去……

冰瑶闭上双眼……决然的泪水,从眼角溢出……

凌玄发狂似的在崖边长啸,那样的悲切之情,让人不由得动容……

“派人下去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凌玄深叹了口气,终于对着发呆了的侍卫们吩咐下去……

“玄,不要,不要……”冰瑶迷迷糊糊的低喃着,泪流满面,眼前是一片一片的殷红色血花飞溅,云墨一袭白衣染满了血色,身上都是箭支,

那抹淡定,纵容的笑意,在冰瑶的眼前,挥洒不开,

冰瑶伸手,努力的想抓着哥哥越来越透明的身子,渐渐的,脑海中开始空白了起来……那些影像,犹如被漂洗了似的……消失的干干净净!

清晨薄雾犹未散去,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朦胧的光亮,逐去无尽黑暗。

暮成远轻踏树枝,往那山林深处走去,敏感的他,突然停下脚步,因为他闻到一股很淡的血腥味,

顺着那淡淡弥漫在林间的味道,暮成远走寻了过去,眼角余光瞥见草丛间隐约似有异样,基于一份好奇心使然,他趋上前去想一探究竟,这才发现,那儿居然躺了个浑身是血的人!

虽然,衣衫凌乱,带着脏兮兮,不过,从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不难看出,是个女人……

女人,他不稀罕!暮成远想也没想,抬脚便准备走人,

“哥……对不起!”冰瑶抓不住云墨的身子,不由得惊慌失措的呼喊了起来,

这一声悲切的呼喊,让暮成远的脚步顿了顿,

“王爷!”跟随而来的侍卫,风影显然也发现了异样,随意的扫了眼那女子,便低垂着头,

“看看,断气了没?”暮成远清冷的出声道,

风影忙利索的上前,勾抱着冰瑶,轻叹了下鼻息,恭敬的回道:“还没死!”

“那你看着办吧!”暮成远说完这句话,人已经起身,朝着林子深处再一次的走了进去,

风影没有犹豫,将冰瑶掉崖碰伤之处,都随意的包扎了下,又给她喂了点水,

暮成远显然有些不悦,朝着风影吼道:“还不快走?”

风影犹豫了一下,拦腰直接将冰瑶抱在怀里,便跟上暮成远的步子。

第7章:风影错了

第7章 风影错了

风影没有犹豫,将冰瑶掉崖碰伤之处,都随意的包扎了下,又给她喂了点水,

暮成远显然有些不悦,朝着风影吼道:“还不快走?”

风影犹豫了一下,拦腰直接将冰瑶抱在怀里,便跟上暮成远的步子,

暮成远没好气的瞅了眼风影,又淡扫了眼他怀里的女子,淡淡的道:“谁让你救的?”

风影一听这话,忙把冰瑶轻轻的搁到了地上,背着手,小声的解释道:“王爷,这个姑娘这么可怜,丢在这里,肯定要被野兽叼走了……”

冰瑶那张艳丽绝俗的小脸,便半遮掩的映入了暮成远的眼内,

暮成远不为所动,口气依旧冷冰冰的:“你是主子还是我是?”

风影忙半跪着道:“风影错了!”

暮成远冷哼了声,快步的走了,

风影略带着怜悯的望了眼地上的冰瑶,真是可怜的姑娘!便也提气,纵身追上了这个阴晴不定的主子!

冰瑶一直昏睡着……辗转的醒来,又沉沉的睡去……

“美人啊。……”好猥琐的声音传入冰瑶的耳内,接着,冰瑶便感觉到有一双手,游走在她柔嫩的脸颊上,

冰瑶想睁眼看看,却有点力不从心,

“老三,瞧你那德性!”又一声不满的责备声,

“大哥,这妞,真的很漂亮啊!”那个猥琐的声音再一次的开口道,

“我看看!”那被称为大哥的汉子,也凑着冰瑶看了起来,

冰瑶敏感的感觉到了两个急促的呼吸声,

“大哥,这么嫩的货,我们先吃了吧……”那老三再一次猥琐的出声,

冰瑶蓦然的睁开了眼睛,怒视着那老三的爪子,冷冷的道:“滚!”

那老三明显的被冰瑶的气势所吓到,讪讪的伸回了手,

“没出息!”那老大冷哼了声,抬手便将冰瑶给拎了起来,啧啧的道了两声,

“没出息!”那老大冷哼了声,抬手便将冰瑶给拎了起来,啧啧的道了两声,

那老三明显的也见色起胆了,咧着口水哈喇子道:“老大,你先还是我先?”

那老大二话没说,直接伸手要撕冰瑶的衣衫,

冰瑶有些木然,甚至都忘记了反抗跟挣扎……

“欺负个女人算什么?”一声戏虐的声音响起,便有一个男子随后出现,

身影快如闪电的从老三眼前飘过,

也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冰瑶已经被捞到了他怀里,

冰瑶沉默不语的望着眼前这个将她揽入怀里的清俊挺拔的青年男子,他有一头浓黑乌发随意披散在背上,面容冷若晨霜,剑眉星眸,鼻梁挺直,嘴角挂着一抹浅淡的笑意,

看似风轻云淡,但是与生俱来的霸气,却让人不得不成服,

“不想死的,滚!”同样冰冷的语言,从他性感的唇间飘出来,

那老大跟老三,明显的被吓到了,连滚带爬的便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那男子清冷的问道,

冰瑶摇了摇头,扯着暗哑的嗓子道:“我忘记了……”

“我叫莫殇,你没名字的话,我给你取个吧!”莫殇嘴角轻扯了下,弯弯的勾着邪魅的笑意,

冰瑶点了点头,

“就叫你轻舞吧!”莫殇随意的开口道,

冰瑶点了点头:“我叫轻舞!”

“你好脏!”莫殇捏着冰瑶的下巴,俊眉微微的皱了下,不等冰瑶开口说话,便将冰瑶一把提起,

冰瑶靠着莫殇,任由着被他提着疾驰在林间奔走……

“去洗洗吧……”莫殇将冰瑶放下,

冰瑶望着眼前这个泛着磷光的溪潭,嘴角不由得扬起了笑容,

“我去外面等你!”莫殇边说边走,

莫殇消失在冰瑶的眼眸内,

莫殇消失在冰瑶的眼眸内,

冰瑶释然一笑,玉手轻扬,沾染着血迹的白色衣衫飘然落地,

待衣衫褪尽,玉雕莲足缓缓伸进清冷的泉水中,让酸疼的四肢尽数的清水围绕中消磨,冰瑶开心的玩起了水花,舒缓着疲累身躯……

顺着溪流踏步而来,听着水花的拍踏,以及女子咯咯的笑声,

让暮成远屏气凝神的放缓了步伐,抬眼望去的是背对着他一个完美的裸背,白皙光滑,黑瀑一般的长发散落周身,在水中略起了点点水花,

暮成远不是善男信女,所以对于这种夜半三更出现的女子,着实很难产生好感!

尤其在这冰玄国,他刚杀了追捕自己的夜门月夜堂主夜野,与侍卫风影失去了联系,此刻这个女子出现的太诡异,

暮成远轻声抽出袖中的短剑,在冷眸中闪过一丝精光,他不介意送她上路,成为真正的女鬼!

冰瑶感觉到有股不寻常的气息靠近她,慌乱的转过身子:“啊!登徒子!”

冰瑶惊天地位鬼神的尖叫划破天际,

差点震断丛林的树枝,惊起了夜鸟的扑腾声,惊怒交集下本能的身子一沉将自己完完全全藏在水面下。

冰瑶万万也没料到此时此刻此地竟然还有他人,而且还是个男人,见鬼了!

莫殇呢?不是在外面把风么?怎么让人进来了?

“登徒子?”暮成远冷漠的眼眸中起了一丝冷然,望着惊慌失措但还满是羞愤神色怒瞪自己的女人,这个女人貌似有点熟?

“你`````你个色胚,下流!还瞅什么瞅啊!”冰瑶恼羞成怒的漫骂,

“还装什么正经?”暮成远冷漠的嘴角上扬,有些戏谑的望着没入水中只留个美艳绝伦的小脸,看着她恼怒羞红的样子,突然觉得心情不是很坏!

而且,总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在哪里见过……莫名的有股熟悉!

第8章:火冒三丈
,暴君的失忆宠妃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暴君的失忆宠妃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阅读大咖

>>

一键复制公众号

暴君的失忆宠妃

复制成功

关注"阅读大咖"后,回复小说名称暴君的失忆宠妃,继续免费阅读下一章
微信添加小说公众号图示
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粘贴"阅读大咖"
暴君的失忆宠妃

大家都在看

换一批

今日推荐

更多

精彩评论

  • 暴君的失忆宠妃

    阿西吧

    6小时前

    0

    暴君的失忆宠妃

    0

  • 暴君的失忆宠妃

    青青

    6小时前

    0

    暴君的失忆宠妃

    0

  • 暴君的失忆宠妃

    小说客

    1小时前

    0

    暴君的失忆宠妃

    0

  • 暴君的失忆宠妃

    1小时前

    0

    暴君的失忆宠妃

    0

  • 暴君的失忆宠妃

    ▍Me-未成年

    4小时前

    0

    暴君的失忆宠妃

    0

暴君的失忆宠妃
公众号复制成功
请在弹窗中选择"允许"或"打开"前往添加
关注步骤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粘贴搜索【阅读大咖
关注阅读大咖后,继续免费阅读!
取消
暴君的失忆宠妃
阅读大咖
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等海量文学作文
暴君的失忆宠妃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后继续阅读
暴君的失忆宠妃
朕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