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阅读大咖

都市小说、异能小说,关注后免费阅读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3

评分

超过82的同类书

万在读

90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3

李长歌的理想生活是有吃有喝,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可她却倒霉的穿越重生了!而且才刚刚穿越过来就要嫁给一个抖S?!李长歌内心是崩溃的,但谁让她是一个“傻子”呢。老娘大仇未报,想圆房。。。门都没有!“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喜欢男人!”“来人,扶夫人进去歇息,我回来之前,不许出府。”“果然是个死变态,伤还没好就要去找野男人!”

第1章 死而复生

细密如银毫的雨丝轻纱一般笼罩天地,雨露拂吹着挺秀细长的凤尾竹,汇聚成珠,顺着幽雅别致的叶尾滑落而下,水晶断线一般,敲打在油纸伞上,时断时续,清越如仕女轻击编钟。

一身翠衣的小丫头撑着油纸伞,身后还跟了个背着药箱的老大夫。因着是下雨天,路上湿滑,本就年纪大大夫走路更是小心翼翼。

小丫头见老大夫走的极慢,转身拉起他的袖子连走带跑,一脸急切,“大夫,您快些,我家小姐等着您救命呢!”

被拉着跑的大夫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我说小丫头,要是在这样跑下去,我这把老骨头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马上就到了,就在前面。”小丫头望着前方,不禁又加快了脚步。

雨下的极密,河水也漫过了原先的堤岸,堤岸旁却躺着位年轻女子,那女子面上没有一丝血色,身上早已湿透,全身上下没有哪一处是干着的,鞋底儿也粘了好些泥,显然是掉进了河里。

“嬷嬷,大夫来了!”方才那小丫头将大夫拉进人群。

在一旁撑伞的老嬷嬷见大夫来了,立马让开来,“大夫,您快来看看我家小姐。”

老大夫将将站稳便蹲下来仔细检查,过了好一阵子才摇头叹气道,“哎......太晚了......已经回天乏术了......”

“什么?!”听此消息,一旁的小丫头和嬷嬷都瘫软在地,

围观的人都面露不忍,忍不住悄声议论。

“诶诶,这二小姐死在咱们庄子里,要是府上来人了,会不会怪罪咱们?”

旁边的人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好怪罪的,她是自己掉进河里的,又不是我们害她,再说,一个被府上遗弃送到庄子里的二小姐,府上又不会在意。”

“说的也是......”

和围观的人站在一起的绿衣女子,看着躺在地上的人,面上浮现出狰狞的笑意,随即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夫,长歌姐她......真的没救了吗?”

老大夫再次摇了摇头。

听及此,荷香有些紧张地走向前,蹲下探了探鼻息,随即心中狂跳不止。

果真是死了。

荷香心中抑不住的欣喜,哈哈!这个傻子终于死了!

她双眸微眯,随即不动声色地踩向她的手指。

让你平时在我面前炫耀你那些首饰衣服,要不是为了拿到你的首饰,我早就不想和你这个傻子一起了,一脸的傻气,看着就厌烦。

看着李长歌原本白皙的手指已经红肿不堪,荷香这才解了气,看向她,忽地眸子中狠光乍现,她得让这个傻子死得透彻点儿,免得……

一旁的翠云和嬷嬷此时都已瘫倒在地,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动作,荷香的眸子暗了暗,眼下是最好下手的机会……

随即,荷香拿起手中沾了水的丝帕捂住李长歌的口鼻,可她的手还未收回,那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却突然睁开眼,直直的望着她,带着一股子让人惊滞的凛冽,让人不寒而栗。

荷香被骇得一跳,“长歌姐……你醒了?”

李长歌又闭上眼,隐去心中的惊愕,她刚刚是被疼醒的,那个喊她“长歌姐”的女人,却要杀她……

但她记得刚才是掉进湖里,难道被救起来了?可刚才那个人踩她手指,要杀她的人明明穿着古装……

突然惊觉,这副身子似乎也不是原本熟悉的感觉,而且,她脑中还有另一个记忆……

荷香见他重新闭上眼,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便再次起了杀意,可这次还未等她动手,便听见一声如同来自地狱般的声音,“想杀我?”

这声音让荷香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长……长歌姐……你……”

李长歌直起身来,盯着荷香,“怎么,是想让我死地更彻底一些是么?”

她犀利的目光似乎要将荷香直接穿透了,荷香的手抖了抖,手中的丝帕险些掉在地上。

见方才躺在地上来的人“活了”过来,周围的人骇得愣了片刻,随即四下逃去,口中还喊道,“诈尸了!”

看着活过来的李长歌,荷香彻底惊滞,这个傻子居然活了?!刚才明明已经……既然没死,那就再找机会,反正是个傻子,让她死也不是难事……

思及此,荷香稳住心神,勉强笑道,“荷香怎会让长歌姐死呢……”

李长歌嘴角勾起一丝笑,红唇轻启,“是么?我看你刚才踩我踩得倒是挺欢实。”随即将方才被荷香踩得红肿的手递到她的面前。

荷香跟见了鬼似地愣在原地。

“小姐……您醒了?”翠云推开荷香,急切的问道。

李长歌瞥向一旁的小丫鬟,脑中的记忆乍现,喃喃道:“翠云?”

听见小姐唤她,翠云欣喜异常,“小姐,您真的醒了?”

一旁的老嬷嬷见状,忙拉过老大夫,“大夫,您瞧瞧我家小姐,是不是好了?”

老大夫此时也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上前为李长歌把脉,惊讶地说道,“这真是怪了.....方才的脉象确实是已经停了,可现下怎就......”他换了手再次确认,才点头,“她活过来了,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凉,还需要静养几日。”

“太好了,小姐您没事就好!”翠云同老嬷嬷一起扶起李长歌。

与依旧愣在原地的荷香擦肩而过时,李长歌嘴唇微勾,轻吐出一句话来,“我说荷香,我以往对你言听计从,你想要的那些金银首饰我全都给了你,可你却想让我死,你说,咱们俩这个帐要怎么来算呢?”

明明是笑着的,却让人感到一股从头到脚的冰滞,那含笑的声音如同催命符一般。

见荷香愣在原地,李长歌暗自冷笑,她方才在原主的记忆里看到了以往荷香对她的种种,以为以前的“她”傻到什么都不懂?她不禁冷笑,好一个“好闺蜜”,你的“好闺蜜”就是这样对你的,李长歌啊李长歌,我该说你善良呢还是蠢呢。

回了屋,翠云伺候李长歌换下湿衣裳后便扶着她躺上了床榻,“小姐您先休息,奴婢给您熬药去。”

“嗯。”李长歌点头回应。思绪却飘得老远。面个试还能掉进湖里,还狗血的穿越了?!不过,她这身体的原主身世还真是凄惨……

“哎……”李长歌叹了口气,既然我占了你的身体,那么以前那些欺负过你的人我必不会让她好过,李府对吧,这笔账我会帮你好好清算清算!

“谢谢!”忽然脑中传来一道声音,随后便飘散去。

李长歌勾唇笑了笑,放心!我会替你好好活着!

入夜后的山里凉气渗人,床上的人翻了翻身,眉头微微皱起,显是睡得不太舒坦。

不知过了多久,李长歌忽然醒了过来,她起身走到桌边,却发现屋里异常亮堂。可桌上并没点蜡烛,她转身却正好瞧见躺在床上的自己,心中一跳,这到底怎么回事?!她身子明明好好地躺在床上,那她现在这副身子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又死了?我去!不是吧!

李长歌颤颤巍巍地走近,仔细查看了好一会儿才松了口气,床上的自己依旧活着,而且睡的很香,显然是没有死的。

第2章:遇刺

第2章 遇刺

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死的话怎么可能灵魂出窍?

李长歌越去深究却越想不通,她现在脑子里都快打结了!

算了不想了!李长歌干脆放弃想要解释这件匪夷所思的问题,她瞥了一眼床上的人后又看了看自己,确定没问题后才长舒了一口气。心底却澎湃成一片。

我靠!我穿越重生了还带了个外挂?!这也太玄幻了吧!有了这个能力那办事儿就方便多了。

思及此,李长歌便来到白日里醒来的河边,上前仔细查看,果然如此。

李长歌冷笑,那荷香果然是故意骗她来河边摘果子,然后上了这提前做了手脚的树,不出所料的掉进河里。因着是下雨天,也不会有人怀疑是她害得……

可她着实不明白,原主对她也算掏心掏肺了,为何要至李长歌于死地呢?是觉得没有了利用价值还是说……

李长歌在湖边站了好一会儿才往回走。刚走到屋子外面,就撞见一对人正抱在一处,李长歌愣了一愣,这月黑风高夜,确实是幽会的好时机。不过这种事她还是不要撞破得好,想着便正要绕开走。

那男人拍了拍荷香,回道:“这件事荷香你办的很好,大小姐那边也对你称赞有加,放心吧,过不了几日我就带你离开。”

荷香?她半夜在这里幽会啊,听语气,这个男的应该也知道荷香暗害了李长歌才对,过去看看。

李长歌走近了几步离近了看,果真是荷香,不过荷香的眼光可不怎么地,这男的长的....下不为例!

此时,抱在一团的两人终于分开了些。

“当真?”荷香一脸欣喜地仰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当真。”

见他应了,荷香重新靠在他怀里,有点担心道:“不过那傻女人掉进河里居然还没死,而且那傻子怕是知道是我害了她……”

男人亲了亲荷香的脸颊,松开她道:“不怕,今晚我已做好万全的准备,不怕她不死……”随即那男人拿出藏在袖中的匕首,“荷香,你先回屋等我的好消息。”说着便从窗户翻身进了屋。

见此,李长歌暗叫一声不好,随即一个闪身进了屋。

眼看着那锋利的匕首就要刺进她的胸口,床上的人忽地朝左边翻了一下身,堪堪避开那致命的一刀,可那匕首还是划到了右胳膊。

“啊……”李长歌疼得倒抽一口凉气,脑子异常清明,可身子却虚弱至极,刺杀她的人是男子,单靠自己怕是在劫难逃。

“有刺客!!”李长歌奋力大喊,并向着床尾滚去,以期望叫醒院子中的其他人来支援自己。

黑影无声冷笑,扬手就向着李长歌的脖子抹去,李长歌随手捞起身旁的枕头拍在匕首上,匕首穿过软垫时被带歪了,险些再次刺到她。

李长歌咬牙忍着疼反手一撑,在床边坐了起来,趁着他力道用了手臂还未收回的空档,一脚踢在了他的胯下,迫使他向后退了一步。

“哼~”黑衣人发出一声压抑至极的闷哼,身子微微弓下,想要向前迈步去刺李长歌,但是那股深入灵魂的疼痛却让这半步一时半刻迈不出去。

李长歌迅速的向着门口跑去,这时黑衣人也缓过来了,向着门口追来。经过陈列架时李长歌左手拿过花瓶使劲全身力气向后甩去。

这一次动静不小,旁屋的翠云和老嬷嬷都被惊醒了,“小姐,出什么事了?”

黑影头上被砸的渗了血,听见屋外的喊声,晃着脑袋站起身来,还未有动作便听前方的人悠幽幽说道,“屋外的人已经被惊动了,你要是不想被拆穿身份押送官府坐牢,你就尽管过来,不过,刺杀朝廷命官的女儿可不是光坐牢那么简单。”

听着屋外急切的敲门声,黑影顿了顿,随即翻身出了窗户。

李长歌松了口气,方才已是硬撑着一口气,现在见他逃走,实在撑不住,瘫坐在地。拧头看了一下伤口,创口鲜红,血液已经有凝固的趋势。还好没毒,不然这次死定了。

门外的人推门而进,“小姐……”

见着胳膊上正淌着血的自家小姐,嬷嬷惊呼一声,“翠云,快,快去请大夫……”

“不用……”李长歌打断她的话,顿了顿,又重新说道,“翠云你去拿些金疮药和绷带来先简单包扎一下。”

“可小姐……”小姐现在脸色煞白,胳膊还留着血,这…...

“没事,胳膊上只是皮外伤,不要紧。”李长歌吐出一口气,“嬷嬷,你扶我躺回床上。”

“好,好。”

片刻,翠云拿来了金疮药,嬷嬷接过,掀起李长歌的衣袖一阵心惊,“这……谁下这么狠的手……”

李长歌忆起方才的人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伤口包扎好后却任有血从绷带中渗出来,翠云望着自家小姐煞白的脸,甚是心疼道,“小姐,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吧。”

李长歌摇了摇头,“没事,只是皮外伤,不用紧张。”她知道胳膊上的伤并不严重,目前身子如此虚弱恐怕是和方才灵魂出窍有关……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来刺杀小姐……”

李长歌心中冷笑,那个人她基本猜出来是谁了,想让她死的除了她还有谁……

“今晚他未得手,估计还会再来。”

“那……要不要给庄子里的管事说一下,让管事派些人过来……”

“暂时不用。”李长歌轻声说道,“以免那人狗急跳墙,这件事我自有办法,嬷嬷,你和翠云先回屋歇息着吧。”

“不行,老奴和翠云今晚便为小姐轮流守夜。”

见两人打定了主意,李长歌也不再反对,“也好。”她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心中长舒一口气,有人守夜也好,免得那人半夜再来偷袭。她现在这副身子怕是真不能再经受什么事儿了。

李长歌重新躺回床上睡去。

因着前半夜的事儿,后半夜三人都没怎么休息好。次日一大早李长歌便醒了过来。阳光透过窗户爬进屋内,落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影子。

李长歌撑起身来,胳膊上用了力,疼得她一皱眉,这刚醒来,就遇到这种事儿,简直闹心得很……

“哎…..”李长歌叹了口气,要不是昨天身子本就未恢复元气,晚上又灵魂出窍了一趟,要不然,怎可能让那个人逃走。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灵魂出窍后,身体会变的比平时虚弱许多……

那么这样一来,灵魂出窍这件事到底该如何解释呢?难道是......身体原主的魂魄尚未完全消散?

李长歌眼前一亮,想到一个可能,因为穿越,自己的灵魂融入了这个身体,而原主人的灵魂却还未彻底消散,然后就出现昨晚那种情形,灵魂可以脱离肉体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是原主人残存的魂魄在维持身体的存活。

如果是这样,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不过时间不能太长,而且身体的消耗需要降到最低才可以使用。

第3章:荷香来访

第3章 荷香来访

李长歌叹了口气,起身坐到铜镜前,李长歌这才看清这具身体的模样,青螺眉黛长似蹙非蹙,眼眸漆黑,脸上脂粉未施,却更显清丽,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李长歌摸了摸脸颊,不仅感慨,这长的也忒标致了。

“小姐,您都盯着铜镜看了好久了。”身后传来翠云清脆的声音。

李长歌转身问道:“有多久?”

翠云一边熟练地伺候她洗漱更衣,一边回道:“从奴婢进门便见小姐盯着铜镜,就连奴婢唤了好几声小姐都没听见,不过小姐,昨晚那件事,真的不打算告诉管事吗?”

李长歌微微一笑,前世的她整容网红脸看的多了,见着这标致的纯天然美女当然得多看几眼了。“不用告诉管事,这件事我已经找到解决方法了,翠云你不用担心。”就算告诉管事,那管事也不一定能管,昨晚的人显然是那个人派来的,这种事情,管事肯定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懒得管。既然知道结局,她又何必去自讨无趣……

思忖着,嬷嬷进来轻声道:“小姐,荷香来探望你了。”

李长歌顿了顿,回道,“快请荷香妹妹进来。”看来还真是迫不及待呢。她喝了口茶将茶壶递给翠云,说道:“翠云,你帮我泡壶金银花来。”

翠云接过茶壶却不免有些担忧,“小姐.....奴婢出去了万一荷香......”

李长歌拍了拍她的头安慰道:“放心,你家小姐可不会像以往那样傻不拉几的。”

“嗯!”翠云点头应道转身便出了里屋。

不过须臾,嬷嬷便领着荷香进来。

荷香一进门见李长歌依旧好好地坐着,双手紧了紧。

这傻子居然没事!不知昨晚的事……

思及此,荷香又换了个表情,踏进门殷切的询问道:“长歌姐姐今日可感觉好些了?喝了药没?”荷香一进来便殷切的询问,眼圈渐渐泛红,不一会便掉下大颗大颗的眼泪。她年芳十四,身量却比同龄人高挑,眉眼长的颇为秀丽,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楚楚动人,“长歌姐,都是荷香不好,都是荷香害了你......昨天荷香也不是要故意踩你……”

可不是么,你害得可不只是这一点儿。

李长歌冷眼看着她,你要做戏,我便把戏做足。随即回道,“荷香妹妹快别哭了,我没怪你,而且我已经好多了,大夫说再静养两日便好了。不过……”她顿了顿,看了眼胳膊上的伤,又转眸看向她说道,“昨晚也不知道是谁,半夜闯进我屋里要刺杀我,还好我躲得快……”

荷香手上顿了顿,片刻后便抬头一脸惊讶,“那长歌姐,那个人……有抓到吗?”

“哎……就是可惜了没抓到……”回应间,李长歌摇了摇头,发间的白玉步摇应着她摇头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

“没抓到就好……”荷香楠楠自语。

“嗯?荷香妹妹你说什么?”李长歌问道。

荷香愣了愣,回道,“没……没什么,荷香说长歌姐没事就好……”说话间便有意无意地瞥向她的发间。

见着她直愣愣地盯着,李长歌嘴角扬了扬,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贪财。随即她又一笑,伸手拔下步摇拿在手里,朱唇轻启:“这个步摇好看吗?”

“好看!”荷香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手上的步摇,目光不曾移开一寸。

“荷香妹妹想要么?”

听及此,荷香猛地抬头,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如捣蒜般点头:“嗯。”

“可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李长歌轻轻抚摸这步摇,似是有些舍不得。

见她依依不舍地拿着步摇,荷香心思一动,“长歌姐姐不妨将这步摇放在我这里,我替姐姐留着,免得被坏人抢了去......”话刚说完,荷香便伸手想抢过步摇,却被李长歌扬手躲开,李长歌眸子一冷,“怎么,妹妹是要上手抢?”

荷香见未得手,便重新坐下,“怎么会呢?我是想替姐姐保管。以往姐姐也是将首饰和朱钗放在我这儿保管着呢。”

李长歌微微一顿,保管?没被当掉就算好的了,如今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心下一转便问道:“说起我娘,我好久没有去祭拜她了,我这次大难不死,定是她在护佑着我,我打算明日去祭拜一番。还要麻烦荷香你将我的首饰都取来,无论如何,我得打扮得庄重一些。”

听到要取回首饰,荷香愕然道“啊……那个……首饰我锁在房里,钥匙是我奶奶拿着,不巧她去天香寺祈福去了,要5日后才回来,长歌姐不如就带着这个步摇去吧。”

李长歌冷哼一声,眉间冷了几分,“荷香妹妹的房子被锁了?那我这里还有间柴房,不如就让给你睡上5天吧。”

不等荷香反应过来,李长歌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又说道:“说起柴房,那里倒是有把柴刀,正好可以开你的房门,这样就可以取回我的首饰,你也不用睡柴房了。后面我再给你补一个新门,怎么样?”

“这…….”

李长歌冷冷一笑,“怎么,难道荷香你不愿意?还是说你根本都是在骗我,把首饰交给当铺老板保管了?”

“我们是好朋友......荷香怎可能骗长歌姐呢……”荷香心中骇然,咽了口唾沫,低头不敢看她。

“好朋友?”李长歌似是听到什么好像的笑话般,笑得直不起身,“你确定....是好朋友?”

“长歌姐你......”荷香对她突如其来的变脸很是疑惑。

笑了好一会儿,李长歌才揉着肚子直起身来,睨着她冷笑:“好一句好朋友,我这个好朋友对我还是极好,平日里明说带我出去一起玩儿,可你却合着那些个丫头一起欺负我,你以为我不知道?昨日骗我到做了手脚的果树上摘果子,掉进河里差点淹死,听大夫说我断气了,立马跑过来查看,还不忘踩我两脚。”

荷香目露惊愕,“你怎么知道........你不是......”

“我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个傻的么?”李长歌截住她的话,“我以前是傻,傻得将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你每每来我这儿装柔弱哭穷,我哪次不是将身边的首饰朱钗都给了你,你倒好,明着感谢万千,可暗地里没少骂我傻吧。荷香,我倒想问问你,我李长歌哪点对不住你,我这两日日思夜想,着实找不出半分对不住你的地方,荷香妹妹,今日咱俩就来好生说道说道。”

荷香被逼问地哑口无言,没想到她这掉了河,不仅没生病,反而把脑子给治好了。她看着眼前冷傲着的一张脸,着实坐不住了,起身说道:“长歌姐姐.......你身体刚恢复......你先休息,我改日再过来。”说着便朝门口走去。

见她快走到门口时,李长歌又加了一把火,说道:“哦,对了,荷香妹妹,昨晚来刺杀我的人身形和你昨晚幽会的那个相好也忒像了,不过你的眼光着实太差,那个男人长得实在不咋地......”

此话一出,荷香愣在当场,转身像看见鬼似地看着她,全身抖得厉害,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踏出门去,出门的那刻还能听见身后李长歌的声音:“荷香妹妹下次来时记得带上我放在你那儿保管的东西......我李家的东西,可是官家之物”

荷香是夺门而出的,翠云在外见着,要不是自家小姐在屋里,她还以为荷香是不是见了鬼。她端了泡好的金银花茶进了屋,倒上一杯递给小姐,好奇地问道:“小姐,荷香这是怎么了?好像见了鬼似地。”

李长歌轻笑着,“做了亏心事呗。”说完便将杯中的金银花茶一饮而尽。

第4章:被赐婚

第4章 被赐婚

未央都城

宽大的书房被一扇青玉屏风一分为二,左边摆放着简单的紫檀书桌,墙上挂着几幅水墨丹青画,彰显着主人雅致脱俗的性情。

右边临窗的矮几旁,两个俊秀非凡的男子正对面而坐,眼睛专注地看着矮几上。

片刻后,着一身月白衣衫的苏越嘴角微扬, “皇上,您输了。”

对面着一身明黄长袍的男子叹了口气,收回手上的棋子,“苏越你这棋技又长进不少,朕都下不赢你了,不行,得再来一局。”

窗外,早已是月上梢头,苏越轻笑着回道,“天色不早了,宫里的娘娘还等着皇上呢。”

皇上瞧了瞧窗外,“你说你也不小了,也该找个人来管管你了。”

“俗话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臣现下只觉还未做好‘修身’,所以这‘齐家’之事还没心思。”苏越将棋盘上的棋子收回,又倒了杯茶递给皇上。

皇上接过茶杯酌了一口,“诶,苏越眼下正随着朕治国平天下呢,怎未做到‘修身’?朕看这娶妻一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他顿了顿,忽地又忆起什么,随即说道,“朕看李尚书家的嫡女倒是不错的人选,又温柔又知书达理,和你倒是挺般配。”说完,他便转眸看向他,却见苏越依旧一脸气定神闲地喝着茶,凤眼微眯。

“苏越,如若你觉得不错,那明日我便下道圣旨将你俩赐婚如何?”

正执杯喝茶的苏越手顿了顿,放下茶杯,“一切由皇上安排。”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听不出半点情绪起伏。

“好,既然你没异议,明日朕便下旨赐婚。”说完便起身出了书房。皇上有些恼火,这人从小便是这副模样,甚是无趣。

见皇上起身出门,苏越起身俯身一拜,“恭送皇上。”

待他走远后,苏越在书房门口站了站,轻声喊道,“墨珏。”

“属下在。”随即一身墨衣的男子瞬间出现在他面前。

“去查李府和左相。”

“是。”墨珏应下后瞬间又消失不见。

夜风撩起苏越的长袍,他却丝毫不在意,原本温润的眼神却有些晦暗不明。

翌日

李府大厅

府里上下众人都跪在大厅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李府嫡女聪慧贤淑,才德兼备,特赐婚右相苏越为一品夫人,择吉日完婚。钦此。”

李鸿云众人齐声谢恩。

传旨的太监将圣旨送到李鸿云手上,笑道:“恭喜李大人,恭喜江氏。”

李鸿云接过圣旨,稳了稳心神,“多谢公公,有劳公公了。”

传旨太监看了看李鸿云身后的人,号称第一美女的李府大小姐绝世无双,可要嫁给那位先后虐死了两位夫人的右相……怕是……

传旨太监叹了口气,虽然有些惋惜,可这些事情却不是他一个太监能够管的了的,随即说了声不敢当便告辞了。

传旨太监走后,跪在身后的李静姝早已白了脸,瘫倒在地。

“小姐…….小姐!”

琉璃院

满屋都是瓷器碎片,李静姝将屋里能砸的东西都统统砸了,即使这样又如何,她依旧是要嫁给那个恶名在外的右丞相,她这一生就要毁在那人手里……

“小姐,您这样会伤了身子的!”连翘望着自家小姐满脸泪痕,心底直叹气,小姐这样美好善良的人为何偏偏要嫁给那种人?这不是要毁了小姐一生吗!

“小姐,老爷和夫人定会有办法的!”

李静姝咬着唇双手紧握,忽地心中一阵清明,是的呢,她是李府嫡女,她父亲定是不会让她嫁于那样的人毁掉她的一生,她是要嫁给那个天下最尊贵的人的,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都不能嫁给旁人!

她回过神来,问道:“庄子里的那个贱人,是不是还活着?”

连翘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回道:“没死,那边的人说是活了。”

李静姝眼神一勾,似是想到了什么,起身找了条三尺长的白绫悬挂到屋梁上。“连翘,一路哭着跑过去,就说我听说要嫁给右丞相,一时心灰意冷,上吊自杀了。”

“好!”连翘自是知道了她的办法,随即应了声便按照小姐的吩咐一路哭喊着:“不好了!小姐上吊自杀了!”

待连翘跑出去后,李静姝松了口气,眼中晦暗不明,反正她那个妹妹本就有痴傻症,时常神志不清,嫁过去了就算被折磨她也感觉不到。

李府书房内

“老爷,你快想想办法吧。不让咱们的女儿嫁给那种人啊!”

“我这不是在想嘛!”李鸿云急的在屋内打转,现在满脑子都是皇上的那道圣旨,根本是想不到什么办法。

“这是皇上赐婚,哪是说推掉就能推掉的?”

“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去送死啊!那苏越前后都折磨死了两位夫人,听说前阵子还折磨死了个贴身丫鬟,你说我们女儿嫁进去岂不是羊入虎口吗?”想着自己女儿即将要嫁入如地狱般的苏府,江氏心里便拧成一团。

见着坐在一旁暗自垂泪的夫人,李鸿云忙上前安慰道:“夫人别急,这婚期还未定,我们还有时间想出办法来。”李鸿云心里百转千回,眉心都快拧成一疙瘩。

此时,书房门外却想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老爷夫人不好了!”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李鸿云开了门便见府里的管事嬷嬷和连翘正站在门外急的直搓手。

“老爷,小姐她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了?”一听女儿院里出事,江氏着急忙慌地走到门口问道。

连翘边抹着泪边说:“小姐知道要嫁给苏府的苏越,便找了白绫上吊了,小姐还说,她就算是死也不要嫁去苏府。”

“什么?”江氏还未听完便已软了腿。

李鸿云拉住她将她扶起来,“夫人!”

“老爷,救救静姝吧,她不能嫁去苏府!”

李鸿云扶起她,轻声安慰,“我保证决不让静姝嫁过去,夫人宽心,我们先去看看静姝。”

见老爷做了承诺,江氏这才放了心,一行人又急急忙忙地赶去琉璃院。

琉璃院里

一踏进里屋,江氏便见着平日里活蹦乱跳的女儿正躺在床榻上,脸色煞白,原本白皙的脖子上印着一道红痕,心口一跳,立马扑了过去泣不成声:“静姝,我可怜的静姝……”

“娘……”李静姝似是找到了主心骨,拉住母亲的手,哑声道:“娘,我不要嫁去苏府,我不要嫁过去!女儿不想被那样折磨而死!”

江氏替女儿擦掉眼泪,好一阵心疼,“静姝放心,我和你爹一定不会让你嫁过去!”

李鸿云走到床榻旁坐下,叹了口气,拍了拍李静姝的手轻声安慰道:“静姝放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爹定会护你周全。这几日你好好休息,一切有爹在。”

“嗯。”李静姝重重点了点头。

随后李鸿云又将女儿身上的被子掖了掖便起身,“夫人,静姝这边你先照顾着。”

“好。”江氏应道。

待李鸿云走后,李静姝卧在江氏怀里,依旧抽抽搭搭地小声哭泣,“娘,爹那边真的有办法吗?毕竟,这是皇上赐婚。”

“放心。”江氏拍着李静姝的背轻声安慰着,“你爹那边会有办法。”

李静姝轻轻点头,随即心中一转,退出江氏的怀抱,哑着声音说,“娘,我想到了一个人可以帮我们。”

“谁?”

“庄子里的那位。”李静姝望着江氏说道。

“李长歌?”江氏惊愕道,“那傻子?”

李静姝呼了口气,拉着江氏的手,点点头,“她能帮我。”

第5章:被欺负

第5章 被欺负

江氏心下一亮,心里打起了小算盘,片刻后,江氏便甚是欣喜地说道,“静姝这几日好好休息,娘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今晚便和你爹商议。”

“好。”李静姝重新靠进江氏的怀里,面上多了些笑意,那笑意越来越深,殊不知,她笑意里另一种情绪。

夜晚,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牡丹园内

里屋便亮起了烛光,透着屋里一高一矮的身影。

李鸿云深揉着眉心问道,“静姝好些了吗?”

江氏替李鸿云脱好外衣,挂到屏风上,又为他脱了鞋袜,一边为他洗脚,一边轻声问道:“嗯,好些了。连翘在身边照顾着。不过,我倒是想起来,庄子里的那个人倒是可以解决这次的麻烦。”

“长歌?”听及,李鸿云眼中闪过一阵厌恶,“她一个傻子能帮什么忙?”

江氏轻柔一笑,随即回道:“就是因着她是个傻子,替静姝嫁过去才不会露馅呀。况且她原本就是李府的嫡女,让她替嫁也不算欺君吧。”

江氏见他未作答应,便又继续说道:“老爷你想想,皇上下的圣旨,只是赐婚与李府嫡女和苏府,但并未指定具体是谁对吧。李长歌以往本就是嫡女,这也是外人都知道的,将她嫁去苏府,别说苏府的人有何怀疑,就算皇上也不会说什么。”

李鸿云心思回转,这倒是不错的办法,长歌本就没什么用处,眼下让她嫁过去,也算帮了李府一次,毕竟不能让静姝毁在这里……

心中有了主意,李鸿云回道,“夫人,此事就交由你去办。”

见他应下,江氏心中欣喜异常,“好,明日我便做好安排。”

翌日

琉璃院

李静姝坐在梳妆台前,梳了个剜心双流髻,发后垂着两根细长的辫子,伸手拿了朵小金花簪将两个辫子弄在一起,柳弯上均匀的宝石瓒被阳光照着闪闪放光,她又拿了白莲凤瓒戴在发上。此时,门外响起连翘清脆又带有急促的喊声:“小姐,小姐。”

“怎么了?”李静姝将发饰带好后起身。

“小姐……”连翘着急忙慌地跑进里屋,“老爷方才一回府便说是要将二小姐李长歌接回来。”

“当真?”李静姝紧了紧手,心快跳到了嗓子眼。

“嗯嗯。当真!”连翘重重点了点头,“现下夫人正安排人去庄子接人呢!”

愣了半响,李静姝终是松了口气,昨日她给娘提起这个人的时候并没有多少胜算,不过想来爹也不会拒绝这个方法,毕竟……她才是这李家真正的嫡女,爹还要指望着她呢。

连翘自是知道自家小姐聪明得紧,定会想出好法子解决,没想到这么快便见效了,开心得不行,“太好了!小姐终于不用嫁去苏府受罪了!不过……”她看向小姐脖子上的伤痕,甚是心疼,“小姐这伤疤不知何时才能下去,要是留下疤痕那可就……”

李静姝坐回镜前,摸了摸脖子上依旧红着的痕迹,勾唇一笑,“无妨,这个伤抹些药膏过几日便消下去了。”能让爹答应,她受点皮外伤又有何妨。思及此,李静姝眼中闪过一丝晦暗,妹妹啊,这可是你自己的命,你可不要怪姐姐。

庄子

出了这口恶气,李长歌心里舒畅了许多,瞧着外面阳光正好,刚好可以出去晒晒太阳,“翠云,你带我出去转转吧。整天躺在屋里,都快发霉了。”

“好。”翠云扶起小姐出了屋。

屋外的天气着实不错,阳光赫赫,白云一片又一片略过蓝天,不远处便是那茂密的黄角树,枝叶浓浓的,绿绿的,根部蜿蜒交错,古态盎然,看着好不惬意。

李长歌深吸一口气,周围的空气中隐隐有暗香浮动,一丝一缕索饶鼻端。

“小姐你看。”翠云兴奋地仰起头指着天空,“小姐醒了连天空都放晴了!她们都说小姐是灾星,我看小姐是福星才对,前几日小姐昏迷不醒时天一直阴着,现在小姐一醒,天气就变好了......”翠云将将把话说完便捂着嘴,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小姐,“小姐......”

李长歌却释然一笑,柔声道:“没事,这些事我并不在意。”恐怕这“灾星”的头衔跟她那个继母和姐姐也脱不了干系。

李长歌并不以为然,但翠云却呆愣在原地,惊愕地合不拢嘴,小姐从醒来过后变了好多,以往都特别厌恶别人提“灾星”这个词,可今日小姐说不在乎?!好奇怪......

李长歌走到老槐树底下便停了下来,朝下望去。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整个庄子的最高处,虽离庄子远了些,但也落得个清净,而且这里看风景极好,站在她这个角度,正好将整个庄子的风景尽收眼底,风拂过,还有淡淡地清香,何不美哉。虽说她被扔到这庄子来,但给她选的这个住处还是不赖的。

翠云望着脸上藏匿不住笑意地小姐,还是忍不住心底的疑惑,说出了口,“奴婢发现小姐变了好多。”

“变得多吗?都变了哪些?”李长歌依旧欣赏着前方的美景,问道。

“以往小姐从来不会来这儿看风景,小姐说这个庄子里的所有人都视你为灾星,时常欺负你,所以你也很不愿站在这里。而且......”翠云顿了顿,看向眼前的小姐,低头继续说道:“而且小姐以往整天郁郁寡欢,奴婢很少见小姐笑过的。”

家里都是那样的人,又亲眼目睹自己母亲被害死,怎么可能还能笑着?她就是没亲身经历,看得开些罢了。李长歌心中思忖着,朱唇亲启道:“环境能改变人,人亦能改变环境,但往往是被环境改变了人。我这次大难不死,也就看开了许多迷障。”

“唔......”翠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她见着眼前的小丫头一脸难以释怀地模样,无声笑起,“你呀,还小,自然不懂得这些道理,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嗯?翠云一听更疑惑了,小姐也不比自己大几岁呀,感觉说这话像是小姐活了好久似地。

“好啦,想那么多作甚,你去帮我沏壶茶来,我就坐这儿晒会儿太阳。”正好老槐树底下有天然形成的石墩,坐在这边晒太阳刚好。

“是。”翠云也不再多想,领了吩咐便回屋沏茶去了。

沏好了茶便端着出了屋,刚走没几步,便见庄子里其他几个丫头围了上来。

“哟,这不是那傻子小姐的丫鬟么,去给你那傻小姐送茶?”

翠云咬唇回道,“不要叫我家小姐‘傻子’!小姐她不傻!”

此话一出便听见一阵笑声。

“哈哈……..”

“整个庄子里的人都知道你那个小姐是个傻子,怎么,你忘了?”那丫头嗤笑着说道,“上次让那个傻子去给我们干活,她还不是傻不拉几的跑了去。她那个傻子,还以为我们真把她当朋友,让她干啥就干啥,真是傻到不行。”

“就是……”

还未等那人说完,便被翠云打断了话,“不许你们这样说小姐!”

第6章:整治丫头

第6章 整治丫头

只听“啪”的一声,翠云脸上赫然出现五个手指印,“你这丫头没长记性是吧,居然敢顶嘴了?!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正待她举起手时不远处却响起一道凛冽的声音,“住手!”

李长歌走过去扶起翠云,“翠云,怎么样?”

翠云抬起头见着自家小姐, “小姐......”

李长歌这才发现翠云右脸已肿得老高,五个手指印印在她白皙的脸上异常显眼。她深吸了口气,抑制住胸中那快要爆发的火山。

李长歌将周围的人巡视了一圈,这些人不正是以往时常欺负她的人么,那感情好,她今日便把以往的帐还有今天翠云的帐好好和你们算算。可还未待她发作,便听见其中一人说道:“哟,这不是那个被遗弃的傻二小姐么,怎的,你一个傻子要如何?”语气中充满不屑与嘲讽。

“呲。”站在她旁边的另一个丫头啐了一口,眼神中却渗出些嫉妒的影子来“一个被府里遗弃到庄子里的人还真把自己当千金小姐了……要我换作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哪儿还有脸留在这儿。”

“就是,傻不拉几的,那天掉进河里怎么没把你给淹死……”

“啪”一道清脆响亮的耳光将剩余的污言秽语打回了肚子。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便听到李长歌吐出冰冷地一句话来:“一群智障,我要是死在这里,你们能逃脱得了干系?”

挨打的丫头捂着已经肿的老高的脸,尖叫道,“你个死傻子,敢打我?!”

李长歌勾唇冷笑,“我打的就是你。”说完便又是一巴掌呼向那丫头的左脸,“欺软怕硬的蠢货。”

这两巴掌她基本用了十成十的力道,不过须臾,那丫头脸上已肿得似包子。

周围剩余的几人见好友挨了打也不敢上去帮忙,只觉今日似撞了鬼般,眼前这个李长歌跟疯了似的,几人都害怕被殃及,不敢贸然向前。

挨打的丫头见都不上前,暗自咬牙,伸手就朝李长歌挥去,手却在半空中被她拦住,一脸的不可置信叫道,“李长歌!”

李长歌右手捏住她的手腕处,令她动弹不得。只听她凉凉地说道:“怎么,你还想殴打朝廷命官的女儿?你可知殴打朝廷命官的家人会有何下场?如果不想被杖毙你大可来打。”

因着两人离得近,那丫头能清楚地看见李长歌嘴边的笑意,可那笑却令她背脊发凉。

见她未有所动,李长歌右手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怎么,还想来打吗?”

这一捏疼的她额头上冷汗直冒,张了张嘴连连说着:“不敢......不敢。”她们几人都是从小干农活的人,虽说比不上男子,身体却比一般女子要强上许多,可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姐居然能将她手腕捏得动弹不得,冷汗直冒,恐怕她今日......见了鬼。

见她噤了声,李长歌松了手将她推开,转身扶过翠云,正想息事宁人,可偏偏有人不长记性,非要撞上墙来,只听身后一人啐了一口道,“呸,不就是被府上遗弃的草包傻子吗?还真把自己当跟葱了,当真以为你还是那个在府里享福的二小姐?一个傻子灾星,神气什么,之前还不是被我们呼来喝去……”

不好!翠云倒抽一口凉气,自家小姐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能感觉到,从小姐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寒之气,如果说方才小姐是和风细雨,那么这会儿小姐怕是要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了。她咽了口唾沫,只见小姐随手从地上捡起拇指粗的树枝来,转身挥了过去。

随后便听见一阵“啊”的尖叫声。翠云转身瞧去,方才说话的人已经跪在地上,衣服上已经渗出些血痕,那人却依旧咬牙切齿地骂道:“李长歌,你是疯了吗!”

还未等周围的人看清,李长歌又是一棍挥了过去,嘴唇微勾:“很好。”她转过身去,看着方才的丫头,轻笑着说道,“来,继续,说说你们以往欺负我的故事。”

她明明是笑着说的,可那笑,仿佛是地府出来的魔鬼般,周围的其他人全都躲的远远的,生怕殃及到自己,毕竟在她们看来,今日的李长歌确实是疯了。

“疯了”的李长歌踱步走近跪在地上的人,把玩着手中的树枝,语气轻柔:“继续啊,怎么不说了?”

身上已出现两道血痕,望着近在咫尺的人,跪在地上的丫头抖得如秋风中的树叶般。只能听见她的声音在耳边,“我就算是在这庄子里,也依旧是李家的小姐,就算是杀了你,你觉得县令会拿我怎样吗?”

李长歌看向躲在一边的其余几人,似是在询问她们。但李长歌不等她们回答便又问道:“嬷嬷,庄子里管事的是何人,将她叫来,就说庄子里的有几个下人不知尊卑,随意谩骂主子,让管事的给个交代。”

正赶来的嬷嬷听及此,立即应道:“是,小姐,老奴现在就去将管事叫来,将这几个丫头一并送走,庄子里留不得这种下人!”说着便朝前走去。

几个丫头一听要将她们送走,全都吓得白了脸,跪下瑟瑟发抖道:“求小姐饶命啊!求小姐饶命!奴婢们在也不敢了!求小姐不要将我们送走!求求小姐了。”她们都知道被送出庄子后的下场,虽然在庄子里生活得苦了些,可被送出去那可是连命都会没的。

李长歌弯腰看着她们,问道:“知错了?”

“知错了!奴婢们都知错了!”她们今天是魔障了才来这里,要是能重来一次,她们一定离这个魔鬼远远的!

半响后

李长歌便浅浅一笑,“既然你们知错了,今日之事那便算了。”

听及此,跪着的人全都松了口气,但又听见李长歌说了两个字:“不过......”众人心中又是一紧。

李长歌收起笑意,敛目低眉,“如若再让我听见从你们口中说出傻子以及灾星之类的......”她顿了一顿,复又继续说道:“本小姐便做了主将直接你们全都送出去。懂?”

“懂......懂......”

“懂了就给我滚。”李长歌牵起嘴角,眉宇间都是厌恶,实在是不想再见到这几个。

“谢小姐,谢小姐......”得了应允,跪着的几人踉跄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李长歌的眼前。

人走后,李长歌才长舒一口气,她方才瞥见嬷嬷过来,便借着嬷嬷和管事来压她们,幸好这招管用,如若她们耍起横来,她还真不知该如何下手了,毕竟她目前确实是没有实权的二小姐。

第7章:试探荷香

第7章 试探荷香

自从前几日那件事过后,李长歌也算是过了几天清净日子,殊不知一场惊天大阴谋正等着她。

这日晌午,李长歌着了件水蓝色衣裙,坐在黄角树下的木墩上冥想,对于自己魂穿过来的事情,依旧想不通。那日刚从面试的公司出来就被人推进湖里,紧接着醒来便魂穿到这个二小姐的身上,这一切肯定不是巧合,可她又没得罪什么人,谁把她推进湖里的?而且,她的灵魂穿越到古代,那么她在现代的身体……岂不是已经死了?!我靠,那她岂不是回不去了?!

李长歌猛地睁开眼,难道她真的……回不去了?

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方才狂跳的心,重新坐好,早知道她那天就不应该出门去面试。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能魂穿到这个二小姐身上,也是一种缘分吧。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翠云跑了过来,“小姐,荷香来了。”

李长歌回神有些惊愕,没想到来的还挺快。随即起身,“让她来屋里找我。”

“好。”翠云应了后便飞快地跑去。

李长歌望着跑的飞快地翠云,忽地一笑,或许穿越过来也并不是什么坏事,想着便踱步走近屋里。

她刚进屋没多久,荷香便抱着首饰盒出现在门口,李长歌坐下斟了两杯茶,说道,“进来坐吧。”

荷香望着淡定喝茶的她,咬唇站在门口不动。

李长歌好笑道,“怎么,怕我吃了你?”

“长歌姐说笑了。”荷香吸了口气便进来门坐在一旁,随即将首饰盒递给李长歌,“长歌姐,这是你之前存放在我这里的首饰。”

李长歌接过首饰盒,打开一看,里面的朱钗步摇一个不少,看来她是花了大价钱呀,她将首饰盒放到一边,“多谢荷香妹妹为我保管这些首饰了。”

“长歌姐客气了。”荷香舔了舔唇。

李长歌将斟好茶的茶杯推到她面前,“这是我今日才泡的茉莉花茶,甚是香甜,荷香妹妹你也尝尝。”

“不……不用。”荷香摆了摆手。

李长歌也不强迫,只是笑而不语,自顾自的品起茶来,一旁的荷香却如坐针毡。

过了片刻,荷香委实坐不下去了,便起身准备离开,却听到李长歌悠悠地开口说道:“荷香妹妹,你不打算与我说说,那日究竟为何害我么?”

荷香的背脊一僵,转身故作镇定道:“长歌姐这是何意?”

李长歌望着她,眸子微冷,“你也不要和我卖关子,既然我都知道你与你那相好的事,自然也就知道你和你相好合起伙来加害于我的事。而且…….”她故意顿了顿,“那晚来刺杀我的人也和你脱不了干系吧。”

“我……”荷香想起昨晚见着那几个丫鬟时的模样,身子不受控制地抖了抖,“我不是有意要加害姐姐的!我……”

“你是为了你那相好吧。”李长歌一语中的,骇得荷香瘦弱的身子不禁又抖上一抖。见她不说话,李长歌既又说道,“你和你相好合起伙来一起害我的事,我早就知道了,还有,大小姐是不是答应了你相好,只要我死了之后,你相好便带你离开庄子。是吧?”

此话一出,本准备端起茶杯喝茶的荷香,手却僵在了半空中,半响,又哆嗦着缩了回去,面色苍如白纸,“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长歌意味深长地勾唇一笑,“你猜啊。”

荷香咬唇望着眼前一脸笑意却令她背脊发凉的人,心中慌了神,“李长歌,你想要我怎样......”

李长歌纤指拿捏着茶杯轻轻转动道:“虽说那时我浑浑噩噩没少受你欺负,但你也是唯一一个能陪着我玩耍的人,况且你还有个奶奶要照顾。所以我也不会拿你怎样的,我只想让你帮我一次。”说罢,眼睛紧紧的盯着荷香,似乎想要探寻她的脑海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荷香被她盯的有些发慌,结巴着说道:“我....我能帮你什....什么,我只是....只是个乡下的贱民。”只是说到贱民时,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和向往。

李长歌笑了笑,挪开目光道:“你也知道,我是李家真正意义上的嫡女,而我那便宜姐姐也是因此三番五次想要害我。不过就是害怕我病好了,会拿回那些本该属于我的一切,被她所占有的东西。”

“现在,我已经好了,所以打算像收回那些首饰一样,收回我的东西,顺便给她一点‘报酬’。不过你放心,我现在不会轻举妄动的,在有十足把握的时候我会叫你来作证,而你只需要实话实说。到时候我会给爹爹说免去你的罪责,并且会认你做义妹的。“

荷香低头咬着唇,一言不发,片刻后,荷香抬起头来说道,“长歌姐,随口诬陷官员亲人是重罪,你没有证据,还是不要乱说,我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便转身要走。

猛然间荷香看到门后有一个穿有捕快衣服的人正写着什么,急忙转身带着哭腔说道:“长歌姐,我...我是被逼的,我不知道他们要你死啊!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长歌姐....”

李长歌站起来踱步走向荷香,“只要你能做到我刚刚所说的,这件事就对你只有好处。你想清楚了吗?”

“好,我答应你。我先走了”荷香低头走出门去,手指攥着衣角,也不知在盘算些什么。

李长歌抬眸望着荷香离去的身影,不禁叹息,她对荷香始终是有些狠不下心,这或许是受原主的影响吧,毕竟她是原主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不过,这样的一个人毕竟不好控制,吓一吓她也好。

思绪回转,李长歌对着门后藏着的“捕快”说道,“嬷嬷,今天辛苦你了。你稍后将这捕快衣服拿到我出事的那棵树上挂着。”

那人走出阴影,果真是刚刚没见到人的徐嬷嬷,徐嬷嬷应声答应道:“好。”

当众人散去忙碌自己的事情后,李长歌这才舒了一口气,还好昨晚灵魂出窍看到这捕快衣服,不然怕是荷香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答应。思及此,李长歌将杯里的冷茶一口饮尽,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见天色暗了才回了屋。

夜色微凉

入了夜的山里也是雾气环绕,带着些许山风,吹在人的身上,渗着丝丝寒意。庄子里也是灯火通明。

庄子西南角的木屋里,烛火的光将几人的身影印在纸窗上,影影倬倬。

“春华,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其中一人看着坐在床榻上的女子,问道。

“那死疯子下了狠手,我这伤恐怕还得养上好几日。”说到此处,名唤春华的女子咬牙说道,“这个仇,我杜春华一定要报!”

第8章:李府来人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阅读大咖

>>

一键复制公众号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复制成功

关注"阅读大咖"后,回复小说名称冷丞相的腹黑嫡妻,继续免费阅读下一章
微信添加小说公众号图示
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粘贴"阅读大咖"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大家都在看

换一批

今日推荐

更多

精彩评论

  •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雨中飞鱼

    6小时前

    0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0

  •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青青

    6小时前

    0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0

  •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天空好蓝

    5小时前

    0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0

  •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一蓑烟

    2小时前

    0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0

  •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Me-未成年

    5小时前

    0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0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公众号复制成功
请在弹窗中选择"允许"或"打开"前往添加
关注步骤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粘贴搜索【阅读大咖
关注阅读大咖后,继续免费阅读!
取消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阅读大咖
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等海量文学作文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后继续阅读
冷丞相的腹黑嫡妻
朕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