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女谋心乱皇都

阅读大咖

都市小说、异能小说,关注后免费阅读

长女谋心乱皇都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1

评分

超过98的同类书

万在读

86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2

我是阮将军府嫡出长女,却沦落得连下人都不如。一场高热之后,我突然看透了人情世故。只愿此生安定,远离纷争。可权倾天下的国师大人,誉满京都的战神王爷,都与我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尔虞我诈的京都他护我周全,水深火热的宫廷我为他犯险,最后的最后,我才明白——什么情根深种?自古都是情深不寿。人心,从来没有人能看透……

第1章 .否则必死!

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种感觉,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莫名熟悉,好像曾经你到过这里,经历过这些……

我就有,而且这种感觉非常强烈。

就比如现在,我坐在梳妆镜前,奶娘站在一旁为我梳头,一边梳还一边说,“今日就是小姐十五岁的生辰了,小姐也该向老爷提一提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她放下梳子时,碰掉了胭脂盒……

她的话,她的动作,甚至胭脂盒掉在地上的样子……似乎都和我脑海里曾经出现过的一模一样!

我是在梦里见过这一幕吗?

我皱起眉头,正打算问问奶娘,她有没有过这种体验,她却猛地一拍头,“我给小姐煮的粥还在锅里……”

她捡起胭脂盒,急匆匆奔出门。

对……就连这一幕也和脑海中的情形完全重合!

这是一种预知能力?还是人真的有所谓的前世?

我手指敲着桌面琢磨着,窗口穿来一声清亮的鸟叫,像是画眉,分外悦耳。

寻声看去,没瞧见画眉,却见窗台上放着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条,那纸条被风一吹,像一片落叶似得,吹落在我的脚边。

隐约有墨迹,透过纸背,呼唤着我一看究竟。

我朝窗外看了看,是谁放的字条?什么时候放上去的?

好奇心驱使我捡起字条,缓缓展开,“千万不要喝你继母送来的燕窝银耳羹,否则必死!切记!”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旁人也有这种预知的能力?

仔细一想又觉的十分荒唐可笑,继母不待见我,一日三餐还苛待我呢,又怎么会送燕窝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笑着要把字条扔掉,却发现那字竟一点点变浅,最后消失不见。我捏在手里的字条,变成了一张净白的纸条,我翻来覆去的看,刚刚还浓郁的墨色,现在却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出邪了不成?

我往纸条上哈气,甚至把纸条泡进水里,字条除了便湿变软,再无变化。

纸条先前还有的字迹苍劲有力,甚至比我临摹的名家字帖更有风骨,也不像是哪个无聊之人故意戏弄我吧?

我把变成白纸的字条夹进书里……这一幕我倒是没了那种熟悉感,也许似曾相识只是一种错觉吧。

奶娘把红豆汤和两只红鸡蛋端来给我。我捏着白瓷勺正要喝汤,勺子自己却啪的,断成了两截。

惊得我把手里捏着的半截也扔在了桌上。

“勺子断了……是不祥之兆吧?”我嘀咕。

“呸呸!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奶娘双手合十,连连朝四下作揖,“今日是小姐生辰,可不许说不吉利的话。”

奇怪了,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回来了,好像我在梦里还是哪里,也曾经见过这一幕,听过一样的话。

我压下心头的怪异感,喝下红豆粥,吃了一个红鸡蛋,另一个硬逼着奶娘吃了,她年纪不小了,日日还要操劳我的事,不吃些好的怎么行呢。

我又让奶娘检查了我衣着是否得体,她连连点头,说我长大了,也长开了,是平城最漂亮的姑娘。

我恭恭敬敬的要去给爹爹磕头请安,刚出门迎面撞见继母房里的大丫鬟,她手里提着精致的食盒,脸上带着笑,“今日小姐生辰,夫人特地送来了燕窝银耳羹给小姐……”

那张墨迹消失的字条,唰的出现在我眼前,燕窝银耳羹……千万不要喝!否则必死!切记!

奶娘上前要接食盒,丫鬟却躲开了,她笑眯眯的看着我,“夫人交代了,要婢子亲自看着小姐服下,方能回去复命。免得欺主的刁奴偷食吃。”

奶娘气得脸面涨红,“老奴出身杨家,虽不大富大贵,却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岂会贪吃一碗燕窝?”

“这可是夫人的一番心意,小姐不亲自接过,当面食用,实为不敬呀。”丫鬟斜眼看着我,虽然还挂着笑,眼中却有了威胁的狠厉。

“我……我刚用了红豆粥和红鸡蛋,实在腹中胀满,这不是浪费了好东西?不如我先去答谢了母亲,回来再用?”我身上开始冒汗。

丫鬟却冷笑一声,“那可不行,小姐是两全了,婢子如何回去复命呢?难不成一直在这里等着?夫人那边不要人伺候了?”

继母房中的丫鬟在我面前一向横行,如果没有那张字条,我端起碗也就吃了。可现在丫鬟强硬的态度却让我越发心里没底……莫非这羹里真的有毒?

“小姐还赶着在老爷出门前,去给老爷磕头请安,可不能在这儿耽误时间。”奶娘替我说话。

丫鬟却呵的一笑,“那正好,婢子就随小姐一起去。不知哪些刁奴总在老爷面前告状,说夫人苛待小姐,让老爷也亲自看看,夫人把自己的燕窝都让出来给小姐,小姐还不领情呢!”

丫鬟竟在我们前头转身,往爹爹院子里去。若是有毒,她不敢拿到爹爹面前吧?

她脚步毫不迟疑,甚至比平日里还更快些。

爹爹本来就疑心是我对继母不够敬重,若是丫鬟再去告了状,让我惹了爹爹厌烦,只怕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

说不定那张字条,就是继母派人放在我窗台上的!故意让我疑神疑鬼,爹爹质问起来,字条已经变成了白纸,我百口莫辩!对,一定就是这样!

我快步追上丫鬟,“好姐姐,是我糊涂了!”

她被我扯住袖子才勉强停下,把食盒打开。

一只精致的粉瓷梅花碗,一旁放着梅花勺。碗里是熬煮的晶莹剔透的银耳和燕窝,点缀着几粒鲜红可爱的枸杞。

我端过碗,胆战心惊的抿了一口,没有一丝异味儿。

丫鬟板着脸,还生着气,嘴里嘀咕,“好心当成驴肝肺,糟践了好东西。”

我小口小口把羹吃完,甘甜清爽,入口顺滑……我还活着!

我越发肯定了,那张字条一定是故意骗我。

燕窝是富贵人家的夫人小姐补身体的东西,我娘在世的时候我还小,即便偶尔吃过也不记得了。如今当算是长大后,头一回吃,可入口我却不觉得它陌生,仿佛吃惯了似的。

这就奇怪了。我狐疑的看了奶娘一眼,奶娘却是满眼蓄泪,颤巍巍的伸出手摸我的头,又疼惜的把我抱在怀里。

她这么一抱,我脑中却浮现了一副奇怪的景象……我被人抱着,压倒在床上,抱我的是个老男人,约莫有五十多岁,胡子都泛着白……我却比他还热情,奋力的扯开他的腰带,扯下他的衣裳,张着腿哀求他……

“嗷——”我怪叫一声,推开奶娘。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猛然间遍体生寒,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适才那不堪的景象里,我穿的正是现如今这一身衣裳!

第2章:.我脑海中那个老男人!

第2章 .我脑海中那个老男人!

我们已经走到半路,穿过这个回廊就能到爹爹的书房。

我却猛地站住,“莲嬷嬷,我们回去换一身衣裳吧,这套不合适。”

不管刚才的景象是错觉也好,是某种预兆也罢,我觉得这兆头太不好了。

奶娘一把抓住我,“我的好小姐!再磨蹭就晚了,老爷今日还要出门呢!”

我心中大为不安,总觉得有不祥的事情要发生,硬拖着她往回走。

没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呼呼风声。

我心惊的回头,却见爹爹书房的小厮快步追来,衣服兜着风呼呼作响。

“小姐留步,”他气喘吁吁,“老爷请小姐往书房去。”

说话间,我忽然觉得浑身发热,小腹那里有股热流涌动。心里也痒痒的,像是忽然间缺了点什么,急待填补……身体有种莫名的渴望……

脑海里我抱着老男人,倒在床上的画面越来越清晰。我心里又急又怕,害怕这小厮是被人买通了故意来引我去不该去的地方。

“正要去给老爷磕头请安呢!小姐过了今日,就满十五岁了,也是大姑娘了……”奶娘笑眯眯的说。

大姑娘的意思,就是可以议亲了。继母待我不好,奶娘一直盼着爹爹给我做主,让我嫁个好人家,不在这里受苦。

“小姐这边请吧。”小厮笑容可掬的指着回廊另一头。

空荡荡的回廊,像一只巨大的猛兽,正张着血盆大口,要把我吞吃入腹。

“不……我忽敢不适,实在不能去给爹爹请安,还望爹爹恕罪!”我福了福身,趁奶娘不备,提步往回,一路小跑。

小厮愕然叫了我一声。像是催命符一样,我跑的更快了。

但是体内那股子蠢蠢欲动的欲望,让我脚步不由变得踉跄。

奶娘不知使了多大的力气,气喘吁吁的追上我,一把抓住我的手,“小姐,老爷请您去书房呢!”

她每个字都咬的极重,爹爹最喜欢用规矩来要求我,行礼问安这种事更是要做的一丝不苟。

我若在生辰这天迟了,就是不敬父上,免不了讨父亲嫌恶,我心里又慌又乱……身体里那股四处蹿升的欲望更是让我从头到脚的发软。

啾啾——

一声鸟叫,竟从路边花丛中传出,这鸟叫我似乎听过!对了,那张字条!

我猛咬了下舌尖,疼痛让我清醒了许多,眯眼往草丛里看去,传来鸟叫声的花丛里,果然躺着一张折起的纸条。

我左右看了眼,小厮没追来,只有奶娘在一旁。我飞快上前,捡起字条,“不听劝诫!自取灭亡!速去书房,可免大难!”

苍劲的笔迹,带着威严的气势。

这笔体比我爹爹的还霸气,阮府上下,谁能有这般浑厚的笔力?

我脑子有些不清醒了,牙咬着舌尖,也渐渐感觉不到疼。

“这写的啥?小姐莫要耽误功夫了……”奶娘急的要哭了,她盼着我出嫁,盼着离开继母的手掌盼了太久了。

我把字条攥在手心,数个念头千回百转。字条让我去书房?去还是不去?

书房里等着我的,究竟是严厉的爹爹……还是脑海里那个面目可憎的老男人?

我眼前不但那个老男人的脸渐渐清晰,就连他压在我身上的那种羞耻……又满足的感觉都愈发清晰起来!

“回去!”我猛咬了下嘴唇,嘴里弥漫着一股子血腥味儿。

那字条定是骗我,欲置我于死地!

奶娘看出我脸色不对,不敢再勉强我去给爹爹请安,她扶着我回到小院儿,一路都在唉声叹息。

她让我坐在床上。

回到自己的房中,坐在熟悉的床帐里,我终于觉得心安了,只是那股蹿升的热流无法抑制。

“莲嬷嬷,给我打一桶水,我要沐浴。”她说去烧水,我赶紧摇头,“不!要冷水!越凉越好!快!”

我连催了几遍,她跺脚而去。

我倒在床上,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口中忍不住轻哼。那绵软妩媚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莲嬷嬷……”我翻身起来,跌跌撞撞的来到窗边,扒在窗棂上,我正欲叫莲嬷嬷过来,直接把冷水浇在我身上。

刚一张嘴,我却浑身一僵,声音卡在嗓子眼儿里!

院中只有一个人,却不是奶娘,而是我脑海中那个老男人!

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眼前尽是我和他在床榻上纠缠的一幕幕……

躲起来!我应该躲起来!

“咚——”该死的,我竟撞上了窗边的三脚花架。

这声音引得那老男人猛然抬头,朝我望来。

我们的视线,忽的撞在一起,他脸面微红,快步向我的闺房而来。

门没闩,奶娘离开的时候只是把门关上了。我倚在窗边,腿软的站都站不稳。

我想起来了!脑中的那副情景里,我与老男人赤身纠缠的地方——就是这里,就在我的床榻上!

吱呀——一声门响。

第3章:.巨大的网罗陷阱

第3章 .巨大的网罗陷阱

我惊恐的看着房门,一只大脚已经迈了进来。

让我跟一个陌生的老男人苟合……我不如现在就死!

我拔下头上的簪子,扬手要插入咽喉——咚的一声,天地都安静了。

我扶着墙,踉跄起身,只见那老男人晕倒在地上,他身边站着一个手握木棍的蒙面人。

是他把老男人打晕了?

我该喊救命,还是谢谢?

那蒙面人却是蹭的跳进屋子,用一团布塞住我的嘴,把我扛在肩头,拔腿就跑。他跑的飞快,我的脑袋磕在他坚硬的脊背上,眼冒金星。

他身上的温度,和独属于男人的气息,却让我觉得舒服。

他这是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他跑了一阵子,进了某间屋子,猛地把我甩在地上。

我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往他身上蹭去。只有这样我才觉得好受些……

他身子一僵,硬把我拉开,拔出我嘴里塞着的布团,顺势往我嘴里扔了一颗药丸。

我张嘴就要吐出来。

他却手劲儿极大的托住我的下颌骨,迫使我闭上嘴,他另一手掌在我背后猛然一拍。

咕咚,我把药咽了!

他蒙着脸,只露一双眼在外头,这双眼黑沉沉的,如古井深潭幽暗可怕。他往我手里塞了个纸条,没等我回过神,他就纵身跳出了窗子。

药丸滑入腹中,有股清凉凉的感觉,我身上那股燥热急切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浇了盆冷水在上头,刺啦一声,欲火都熄灭了。

我这才有精力环顾四周,咦,这里是?我爹的书房,蒙面人把我扛到我爹的书房做什么?

我低头打开手中的字条,熟悉的笔迹,字体略显潦草,只有“沉默”两字。我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再没找到其他提示。

就连沉默两字,也在渐渐变浅,院中忽然传来喧闹之声,纸条上的两个字,也倏而消失不见。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我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网罗陷阱之中,眨眼之间就要粉身碎骨。

一张张字条,一幕幕奇怪的景象。似乎正带领着我,奔赴万劫不复的境地。

那蒙面人看似是在救我,却又处处透着似乎不可告人的目的……

“去找!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跑到哪里去?”院子里传来爹爹的怒吼之声,“无法无天,今日找到她,看我不家法处置!”

听闻家法两字,我浑身一抖,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爹爹口中的“小丫头片子”,说的是我?

我抬眼瞟了瞟墙上挂着的那条长鞭,辫子上带着无数细小的倒钩,每个钩子尖利无比,寒光凛冽。这就是他的“家法”,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每个小钩子上都能刮掉些肉。

咣当,书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我浑身一激灵,翻身跪在地上。

门外的天光倾泻进来,在地上投出几个拉长的人影。

“瑾瑜!?你怎么在这儿!?”爹爹的声音,惊讶的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我张嘴想解释,猛然想起字条上的提示“沉默”。我一次次不相信纸条,结果落入险境,不如就相信一次!

我闭紧了嘴,额上已经冒出汗来。

“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爹爹的声音,震的我耳朵嗡嗡作响。

我抬头,偷偷往门口瞟了一眼,这么一看,简直魂飞魄散,浑身冰冷。

房门口,站在最前头的不是我爹爹,而是闯入我院子的那老男人!

老男人身后是个瘦高的年轻男子,带着一张银面具,只露出眼睛和嘴,再后头才是我爹。

“你这不孝女!聋了吗?生辰之日不来向我磕头谢生养之恩!却将圣上诱至你院中击晕!你想干什么?看我今日不打死你!”爹爹一把夺下墙上的长鞭,鞭子裹着狠厉的风,冲我而来。

我惊得脑中一片空白……不是因为他要打死我,而是,他说被敲晕的是谁?圣上?当今天子吗?

我猛地抬起头,战战兢兢的看向那老男人的脸。

眼中一阵刺痛,像是有尖刀,扎进了我的瞳仁。太熟悉了,这张脸,我像是已经见过了无数次……可这怎么可能?

狠厉的风已经扫到了我脸颊,长鞭却骤然停下,只有鞭子末梢,落在我的脊背上。顿时一片火辣辣的疼。

我的眼泪涌出眼眶,额上的汗却滴进了眼,眼目酸涩。

“东平将军息怒。”带着银面具的男子缓缓开口,“等圣上问清楚了,再行发落。”

我爹赶紧收起鞭子,躬身行礼,退到一旁。

银面男扶着圣上落座,抬头问我,“你可曾见过圣上?”

我张嘴要说话,又猛地闭上,仓惶的摇头。

“先前这一段时间,你在哪里?”他声音不紧不慢的,随和的像是在聊天。

我大气不敢喘,闭紧了嘴,一声不吭。

啪,我爹狠狠一巴掌落在我后脑勺上,“说话呀!”

我扑倒在地,鼻子一酸,冒出一股腥味儿。

银面男嘶了一声,蹲下身递给我一张净白的手帕。见我不接,他竟把手伸到我脸上,一抹,手帕上一片殷红的血迹。

他的手指恰蹭过我的脸颊,带着温热滑腻的触感。

我心头一颤,慌忙拿过手帕摁住鼻子止血,并跪着往后退了两步。

银面男哼笑一声,“瞧她这会儿吓得话都不会说了,又岂敢打晕圣上?东平将军别随随便便拉来一个人,就做了真凶的替死鬼呀。”

“这……微臣不敢。”爹爹慌忙拱手作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不是她。”圣上忽然开口,书房霎时一静,“朕微服而来,得知此事的人不多。去看看她房中可有失窃?”

一般贼人光天化日岂能入得我家府上?况且,那贼是有多不开眼,才会去偷我那小破院子?

我有许多为自己辩解的话,此时都憋在肚子里。

“与她无关,叫她走吧。”圣上抬手指了指我,却没看我。

爹爹踢了我一脚,冷声说,“还不谢恩,去找你母亲领罚!”

我欲哭无泪……还不如让我在这儿挨顿鞭子算了!我到了继母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吧?

我朝圣上磕了头,颤颤巍巍站起来往后退。

“等等!”圣上突然朝我伸手,我顿时僵在那里。

他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一阵子,书房里的人都屏气凝声,大眼瞪小眼。

我心头发紧,生怕他认出我来。

“哦,不是……”圣上的语气透出失望,手背朝外摆了摆,叫我离开。

我勉强撑着自己退到书房外,腿一软,就往地上跪去。

等在一旁的老嬷嬷,一把拽住我,“要跪,等到了夫人面前再跪不迟。”

她朝我一笑,满脸阴森,“这次,可是你自己撞到夫人手里的,怪不得旁人。”

第4章:.银面男子

第4章 .银面男子

浑浑噩噩的我被带到继母面前,嬷嬷一推,我便噗通跪在地上。

我旁边还跪了一个人,侧脸一看,竟是继母房中的大丫鬟,给我送燕窝银耳羹的那个。

“夫人饶命,婢子当真亲眼看着她把一碗羹都吃了!”丫鬟哭哭啼啼的,她抬头哀求望向继母时,却把我吓了一跳,呵,清秀的小脸儿这会儿肿的跟红烧猪头一样。

我生生打了个寒颤,心已经凉透了,我今日怕是……活不成了吧。

“瑾瑜,”继母突然唤我的名字,“那碗羹,你吃了吗?”

我咬住牙,闭紧嘴,心里默念着,“沉默是金,沉默是金。”

“真的吃了!婢子眼睁睁看着的!”丫鬟哭道,“小姐你说话呀!你说呀!”

掌刑嬷嬷狠狠一个耳光,将丫鬟扇趴在地。

我闭上眼,心里继续念着“沉默,沉默,沉默……”

“她这是怎么了?”继母问带我来的仆妇。

仆妇赶紧躬身答,“怕是吓傻了,在书房里就一言不发的,怎么问都不吭声。”

“呵,她当年那么大胆,她的女儿,竟就这点儿胆量?”继母语气透着嘲弄。

她?谁?我娘?

“瑾瑜,你可知道你错过了什么?你若是吃了那羹,这会儿就已经伺候了圣上了……圣上自会把你带进宫里,日后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现在呢?唉……”她缓缓起身,抬手指着我,“你只有死路一条!”

长长的白绫扔在我面前,我看了看白绫,又瞟了眼继母的脸。

她没有得意,反而一脸失望。

继母第一次看见我,就说要割下我的脸皮,做人皮面具拿着玩儿……当年我才七八岁,把我吓得做了一个月的噩梦。荣华富贵这样的好事,她怎么舍得给我?

现在我得罪了圣上,惹恼了爹爹,她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她反而挺失望的?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还有,我脑子里出现的那些清晰的,似乎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一幕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抱着白绫,回到我的院子。

一推门就听见莲嬷嬷悲戚的哭声,她坐在地上,屋子里乱成一团。我为数不多的衣服,胭脂水粉,七零八落的被扔在地上,上头还印着许多肮脏的大脚印子。

莲嬷嬷听到声音,抹了把脸,抬头见是我,惊得从地上跳起来,一把将我拉入怀中,“小姐呀,小姐!活着就好!回来就好!”

“不好,”我摇摇头,握紧手里的白绫,做鬼也得做个明白鬼,“莲嬷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莲嬷嬷比我还茫然,她吸了吸鼻子,“老奴从井里打了水回来,这院里院外就站了好些人。有个带银面的,问我小姐去哪儿了。我见他是个男人,又口气不善,不敢说实话,说小姐去给老爷请安了……”

幸好我在书房里沉默,一言不发!莲嬷嬷的话,正好为我作证,表明我当时不在院中,不可能打晕圣上。若是我开口为自己辩解,事情反而更糟。

可是……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白绫,心里一片苦涩酸胀。

证明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难逃一死?

“老奴不敢去找小姐,便在这里求夫人在天之灵,保佑小姐平安无事。谁知又冲进来一伙儿人,强盗一般,拿着个单子在这里东翻西找,说少了一对儿耳坠子。还说是夫人的耳坠子,小姐你见过夫人的耳坠子吗?”莲嬷嬷瞪眼问我。

这会儿她才看见我手里拿着的白绫,她猛地一激灵。

“嬷嬷别怕,我不能连累你,今日的事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深吸了口气,勉强对奶娘笑着,把继母如何算计我,想让我伺候圣上,圣上却被打晕在我院中的事情告诉她。

莲嬷嬷抓着我的手,抓得我生疼,她眼目里含着泪,泛着红血丝,“还不如……不如……就成了呢!那可是圣上啊!虽说年纪大了些,可小姐若是真能得了宠……日后谁还敢欺负小姐?!”

她竟这么说,我不由得把手从她手里抽出来。

靠那种手段得宠?我宁可干干净净的死。圣上那年纪,当我爷爷都嫌老。

我没告诉莲嬷嬷的是……在我脑海深处,我似乎真的伺候了圣上,而我也真的入了宫……

我踩着凳子把白绫扔过房梁,打了死结。

莲嬷嬷扑上来抱住我,死活不让我把脖子往里套,“要死,也是老奴先死!夫人临终把小姐托付给老奴,老奴没保护好小姐,老奴对不起夫人……”

“莲嬷嬷,你是杨家的奴婢,没了我,你就能回杨家去。”我朝她咧嘴笑,“阮家真的挺苦的,你日后要好好过,把我俩的日子,都挣回来。”

莲嬷嬷抱着我的腿,泣不成声。

屋子里悲悲戚戚,外头却突然传来一声高喊,“阮小姐跪迎接驾——”

声音尖利,不男不女。

吓得莲嬷嬷腿一抖,撞翻了我脚下的凳子,咚的一声巨响,我和凳子一起摔在地上。

外头人受惊,冲上来,咣当踹开房门。

最先进门的,竟是那个带着银面的年轻男子。他凝眸看我,又抬眼看了看悬在梁上的白绫,“这么着急死?”

他的语气里尽是嘲弄,鄙夷。

我耳朵脸颊顿时都烧了起来,又羞又怒。他们一个个权势滔天,怎么会理解一个没娘孩子的孤苦可怜?

第5章:.喜从天降

第5章 .喜从天降

“先别忙着死,你母亲的遗物找到了,贼人欲在当铺出手,人赃并获。”银面男子深深看了我一眼,“阮小姐日后可以安心睡觉了。”

他走到我身边,亲自伸手把我拉起来,他掌心温热,握在我手上有粗砺感。

莲嬷嬷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他的动作,男女授受不亲,他、他、他……

我的脸烧的更厉害了,可我爹都对他恭恭敬敬的,我似乎也不太敢甩开他。

我刚站稳,他便松了手。

他提步出门,站在门廊外那老男人……哦不,是圣上,他站在圣上的身边。

莲嬷嬷莫名紧张,我搀扶了她几次,她都腿软的无法起身,我只好独自来到院中,屈膝跪下,朝圣上磕头。

“你看看,这可是你母亲的遗物?”圣上缓缓开口,语气沉甸甸的,像一块巨石压在我脖子上。

太监把一只精致的金丝楠木盒子放在我手中,盒子里躺着一对绿的透亮的水滴形耳坠子。

这耳坠子说是玉,却又比玉清透的多,绿得纯粹鲜亮,色泽明丽喜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宝石。更别提这耳坠子的做工之精湛了,上面缠枝的银丝纤细如发,银钩柔和生光。

我心里发颤,这是我娘的东西吗?我娘有这样的好东西我怎从没见过?

院子里分明站了许多人,此时却一个个盯着我,安静的能听见风从耳畔拂过。

我心里砰砰跳的很快,生怕说错了话,再惹祸上身。猛然想起字条上“沉默”两字,我索性闭紧了嘴,眼泪却悄然滑落。

“阮小姐这是睹物思人了吧,也是可怜……”银面男子轻叹一声。

“这耳坠子乃是祖母绿,虽十分罕有,但以她的性子,朕以为她早扔了……”圣上语气透着一股子浓浓的怅然和伤感,“那贼人倒是识货……她既留给了你,你就好生收着吧。”

盒子和耳坠子此时却显得格外沉重,几乎要压断我的手腕。

圣上举目看着我所住的小院子,忽而转向我爹,“这是你与杨氏的女儿?”

我爹看了我一眼,垂头躬身说,“是。”

“你就让她住这样的院子?!”圣上忽然间抬高了声调,不怒自威的气势让我爹的腰更弯了几分,“这院子里连个看门的婆子都没有?也难怪贼人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堂堂东平将军府,竟如此寒酸?是朕亏待了阮爱卿吗?你府上若是困窘,不若朕从宫里给你派来些人伺候?”

圣上脸上带着笑,出口的话却句句戳心窝子。

我爹噗通就跪下了,“臣不敢!臣……节俭惯了,倒是忽略了这些,圣上恕罪!”

这话不嫌寒颤?阮府上下,除了这个院子,哪里不是雕梁画栋?他都不觉的这话打脸吗?

“给她换个大点儿的院子,独一个老婆子伺候成何体统?叫人知道了也要笑话阮爱卿。”

我爹连忙答应。我很是一愣,这简直是……喜从天降啊?

圣上长叹一声,坐上步撵,带着人浩浩荡荡离去。

我这窄仄的院子,一下子又空荡起来。我按着腿,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裙子,抬眼瞧见我爹还没离开,他正瞪着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我。

“爹爹……”

他猛然抬手,狠狠给了我一个耳光,力道之大,把我掀翻在地,我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却没解气,抬脚踢在我身上,“贱人!贱人!”

“老爷,你会打死她的,她是你的骨肉啊……”莲嬷嬷从屋里跑出来,拼了命抱住我爹的腿。

我觉得他刚踢得两脚,像是把我的骨头都踢断了,疼得呼吸都得小心翼翼。我大概根本不是我爹亲生的,继母带来的那女孩子才是他生的吧。

“贱蹄子!住大院子?派人伺候?你配吗?”他气喘吁吁,气得不轻。

看看,哪有父亲这么骂自己的女儿?

我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跪好,“爹爹息怒,别为我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呢。”

我倒并非是故意气他,是他老教我,要孝为先、孝为先。我这是孝顺他呢,他却被气得踢开莲嬷嬷,又一拳打断了院里的玉兰树,愤然离开。

我们主仆两人,像两片枯黄的落叶,各自趴在地上喘息。

到底是我年轻,恢复的快,我喘了一会儿身上就不那么疼了。我搀扶着莲嬷嬷从地上起来,扶她回屋里坐着。

她问我伤势,我摇摇头,打开那只金丝楠木的首饰盒子,祖母绿的耳坠子熠熠生光。

“嬷嬷,你见过我娘有这对耳坠子吗?”

莲嬷嬷凑上来看,她眉头皱了好久好久,却最终是摇摇头,“没有,从没见过。”

我琢磨着,明日得回外祖家一趟。我娘出嫁以前的事情莲嬷嬷或许不知情,关于这对耳坠子背后有什么事,我总得回外祖家问问清楚。

还有给我字条那蒙面人,他果真去当铺里出手这对儿耳坠了吗?他从哪儿来的耳坠?他如今是不是已经被抓了?

我脑子里有一团乱麻,还没理出头绪。夜里又被爹爹传唤。

这会儿都亥时了,府里上下也该洗洗睡了,他又叫我过去干什么?白日里还没打够?夜里再补一顿胖揍?

“烦请小哥哥带路。”心里千般不满,我还是垂头跟着爹爹身边的小厮去了。

谁知竟看见我爹在书房喝的烂醉如泥,看见我就拉着我的手哭道,“爹爹对不起你……”

我吓得赶紧去摸他的头,喝酒喝进脑子里了吗?

“是我没本事,是我对不住你娘,是我先对不起她……”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力的拍着我的肩膀,“这些年苦了你了,明日爹就给你换大院子……府上最机灵的丫鬟,可你挑!”

这是唱的哪一出呢?

我反倒比白天,他踢我,骂我贱人时还紧张起来。

“爹爹别这么说,都是女儿的错……”我话没说完,他就趴在酒桌上,醉的不省人事。

我和小厮扶他在书房里歇下,才回来睡觉。但心头的不安,却越发的明显。

爹爹酒后醉话岂能当真?但这话要是传进继母的耳朵里,不知她又会怎么对付我呢。

次日天刚亮,我就爬起来飞快的洗漱好。

“嬷嬷你在家看着院子,我今日要回外祖家一趟。”我怀里揣着那对耳坠,如揣着一团炭火般。

嬷嬷连连摇头,攥紧了我的手,“那不成,乙氏不会让你去的,万一叫她知道……”

乙氏就是我继母,“顾不得那么多,昨日险些死在她手里。这对耳坠叫我翻了身,我回去问问清楚,日后她再欺负我,也好知道用什么法子来对付。”

嬷嬷见我主意坚决,眼含担忧的放开手,叮嘱我速去速回。

我穿了件最好的衣裳,却还是没有继母房中丫鬟的衣服鲜亮。

趁着天将亮,我往西院角门小跑而去。

“站住!”几株桂花树后猛然传来一声轻喝。

眼看角门在望,我怎么甘心被拦住。我卯足力气甩开步子快跑。

“给我堵住她!”桂花树后的声音,威严凶悍。

角门口蹭蹭蹿出两三个粗壮的仆妇,张开双臂,抢食的母鸡一般,朝我扑过来。

第6章:.他是国师

第6章 .他是国师

幸而我与仆妇们比较起来显得格外苗条,我弯着身子,从她们胳膊中间,擦身挤过。

“哪院子的丫鬟,这么大胆?!”

我听出呼喝的声音,乃是继母院子里的管家仆妇,心中紧张更甚,若叫她逮住,别说今天出不了家门,只怕日后再也没有出门的机会了。

眼前的角门似乎是我能看到的唯一希望,我一辈子都没跑的这么快过,胸腔憋的像是要炸开了。

咣当一声,我连拉开门闩的功夫都没有,肩头猛撞在门板上。

疼得我肩膀上的骨头似乎都碎了,门也应声而开。

我顾不得喘息,跳出角门直冲街角狂奔而去,一口气跑出一里多地,我实在跑不动了,不得不停下来,像是脱水的鱼,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

我心惊胆战的回头,没有……没有人追来。

管家仆妇只当跑出来的是个丫鬟,天不亮,她没看清楚我,她定会一个院子挨一个的去查问是谁跑了,等她查清楚,我也应当从外祖父家里找到我想找的答案了吧?

我从怀里摸出几枚铜钱,雇了辆看起来简朴却干净的马车,往城西外祖家前去。

母亲故去以后,我与外祖父家的来往就更少了,虽然都住在平城,以往逢年过节都会走动,如今却只有过年的时候,我才会被外祖家接回来住上两三日。

那便是我一年当中最轻松自在的两三日。

我从马车上下来,把剩余的车钱付妥,杨家门房眯眼看了看我,不待我走近,门房便兴奋的朝里喊道,“是表小姐!表小姐回来了!快……快去禀报老太爷!”

我心头一暖,“我许久不回来,这么远你就认出我了?”

门房是杨府的老人,他摸着头嘿嘿一笑,“表小姐跟小姐当年愈发相似,老远一看,就觉得亲切……”

提起我娘,想到今日我来的目的,我脸上表情不由一肃。

门房也屏气敛声,“老太爷也时常念起小姐呢。”

杨家仆从待我如自家的小姐一般,听说我要求见外祖父,便恭恭敬敬的把我请去小花厅坐着。

外祖父脚步蹒跚,他其实身体硬朗,不过每次见我就会禁不住的流露伤感。我愈大,他的伤感愈加明显。

“外祖父!”我忙起身行礼。

他一把扶住我,“一家人,不要见外。”

他往我身后瞧了瞧,不由露出狐疑之色,不年不节,我空着手回来,没带礼物不说,连个仆从都没带,委实不像话。

“外祖父,我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我压低了声音,脸色严肃,“我有一件事,性命攸关的大事,要请教您。”

外祖父一听,顾不得责骂我不懂规矩,忙挥手叫人都退出花厅。

我从怀中摸出那只金星紫檀木的小盒子,“您瞧,就是这……”

他脸色骤然一变,面上红晕霎时变得煞白煞白,不见血色,“怎……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心头一紧,他果然认识!

我砰的打开盒子,那一对儿祖母绿耳坠倒映在他眼底,碧绿的宝石流光溢彩。

外祖父却噗通,跌坐在椅子上。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

“外祖父?这对耳坠子,真是我娘的?”

“怎么会在你手中?为何会在你手中?这不是真品……定是赝品吧?”外祖父像个溺水之人抓着我的胳膊,把我抓的生疼。

他神色慌乱的吩咐随从,去把他书架最高处的盒子拿过来。

等待这一会儿,只听他呼吸急促,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搭理我一句。

直到随从把他要的盒子取来,他从身上摸出钥匙开锁,那是一只古朴没有任何出众之处的红木盒子,却锁得严严实实。

盒子一掀——外祖父踉跄倒退一步,险些跌坐在地。

我忙伸手扶他,“外祖父?”

“没了、没了……是真品……”他双目无神的看着桌子上,我带来那只精致的金星紫檀木盒子,看着盒子里的祖母绿耳坠,他脸色变得比那宝石还绿,“祸患啊……”

看他这反映,这对耳坠真是我娘的没错,而且一直是外祖父代为保管的。为何它会出现在当铺?并且出现的时机那么巧?

我正欲把昨日发生的事情讲给外祖父,却忽闻外头下人禀报,“老太爷,国师……国师来了!”

外祖父神情一怔,茫然回头,“国师?他来杨家做什么?”

下人摇头不知。

外祖父猛地想起什么,他立即伸手去收桌上那一对耳坠,仓惶说着,“不、不能让他看见!”

大约是越慌越容易出错,他把装着耳坠的盒子,藏在胸前口袋里,国师被请进门,他朝国师行礼之时,那盒子却咣当从他胸口掉了下来,正砸在国师脚前头。

花厅里安静了那么一瞬,我感觉到外祖父的呼吸都凝滞了。

我蹲着身子,偷偷抬眼,瞧见国师大人弯身把那只小盒子给捡了起来。

国师捡起盒子,便将目光投在我身上,我的视线也撞上他的脸,银面男子!我暗吃了一惊,原来他就是国师!

“这盒子眼熟。”银面男子啪的打开盒子,哼笑一声,提步向我走来。

我连连倒退。

“别动。”他从盒子里捏出一只耳坠,把手伸到我耳畔,他手指不轻不重的捏上我的耳垂。

我的耳朵腾的烧了起来。

他的指腹,却没有离开我的耳朵,温热的指尖蹭上了我的脸颊。

外祖父瞧见他动作,脸色一僵,咚朝他跪了下来,“求国师,不要把瑾瑜带进宫……老臣给您磕头了!求您高抬贵手!瑾瑜她没有那个福分……”

银面男子没看外祖父,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我的耳垂,盯着我的侧脸。

外祖父声音悲戚,哀求间要落下泪来,我于心不忍,膝盖一软,也要跪下。

银面男子却伸手握住我的胳膊,他手上发力,使得我与他站的更近了些,我肩头几乎贴上了他的胸膛。

“祖母绿不适合你,永远——不要带。”他抬手把耳坠子扔回盒子。

我不明所以,却见外祖父长松了一口气,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拱手道了声,“多谢国师体恤……”

银面男子抿嘴笑了笑,除了微微勾起的嘴角,看不到更多的表情,叫人觉得他阴沉不定。

“杨大人不必紧张,我是来给阮小姐送礼的。”

他拍了拍手,猛地从花厅外头跃入一人来,看打扮像是个丫鬟,梳着双髻,胳膊腿都格外修长。我已经算同龄中个高的了,丫鬟却比我还高了一头。

“圣上担心阮府的丫鬟伺候起来不尽心,让我挑一个好的给阮小姐送来。”银面男子说完,低头看我,他温热的呼吸扑在我脸上,惊得我心跳快似擂鼓,“阮小姐可还满意?”

外祖父脸色变了几变,暗暗朝我点头。

我小声答道,“多谢国师。”

银面男摸了摸我的头,提步朝门口走去,他欲跨出门槛,回头见我还站在原地,扬声问道,“阮小姐怎么还不走?”

外祖父替我答道,“瑾瑜难得回来一趟,老臣还有些话要交代于她。”

银面男长长的哦了一声,语调轻松,“我刚从阮家过来,来的时候,你院子里那老嬷嬷被阮夫人抓去责打。阮小姐若是回去的早些,兴许还能见到最后一面。”

莲嬷嬷要被乙氏打死了?

我心猛地揪在一起,疼的喘不过气,“我得回家!”我急的提步就要走。

外祖父却一把攥住我的胳膊,“我叫人备车送你回去,就一句话,你听我一句!”

我急得要哭出来,心知外祖父定是为我好,抹了把眼,连连点头。

“记住,谁也不要相信,尤其是……国师。”外祖父说完,深深的看了眼国师送来那瘦高的丫鬟。

第7章:.看着我的眼神极为鄙夷
,长女谋心乱皇都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长女谋心乱皇都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一键复制公众号

长女谋心乱皇都

复制成功

关注""后,回复小说名称长女谋心乱皇都,继续免费阅读下一章
微信添加小说公众号图示
右上角"+"添加朋友公众号粘贴""
长女谋心乱皇都

大家都在看

换一批

精彩评论

  • 长女谋心乱皇都

    艳艳

    4小时前

    0

    长女谋心乱皇都

    0

长女谋心乱皇都
公众号复制成功
请在弹窗中选择"允许"或"打开"前往添加
关注步骤
打开微信 → 右上角+号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粘贴搜索【
关注后,继续免费阅读!
取消
长女谋心乱皇都
阅读大咖
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等海量文学作文
长女谋心乱皇都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后继续阅读
长女谋心乱皇都
朕知道了